Title: Eternal Warmth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State: END
Pa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G
Warning: None

Summary:
Sirius Black完成Mcgonagall作业的过程。风格甜。


圣诞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夜里,同学们都在休息室里做最后的狂欢。而Sirius Black决心在一个小时之内搞定期末作文。

没错,是期末作文。

每个学期期末的时候,Mcgonagall总会在诸多变形学作业之外给Gryffindor们额外的留一篇作文,而作文的分数将在期末考的成绩中占有一定的比例。

Sirius Black一向很厌烦这个,他并不是一个会用羽毛笔表达内心的人,而且他认为自己从这项作业中除了浪费时间之外得不到任何其他的。

Severus说Slytherin从来不留这样无聊的作业。面对爱人的鄙夷,Sirius的内心又添加了一份对于这项额外作业的厌恶。

他还记得圣诞节前最后一节作文课,当他们走进教室,Sirius真心的希望他的变形课教师把这种无聊的事情忘到脑后。

结果,就在下课的一瞬间,Mcgonagall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差点忘记给你们留期末作文。”

Sirius的目光瞬间呆滞。

“由于最近的社会形式,”Mcgonagall的表情转而严肃。“You-Know-Who给社会带来了恐慌与黑暗。但这个时候我不允许任何人对生活失去信念。

“这个学期的期末作文题目是:永恒的温暖


______



钟又敲了,还是毫无思路,Pince夫人走了过来整理学生胡乱摆放的书籍,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显然是因为发现一个圣诞节假期最后一天还留在图书馆学习到夜晚的好孩子而感到无比的欣慰。

永恒的温暖,狗屁。回到休息室的路上,Sirius咒骂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写作文这么一件差事?

休息室里狂欢如潮,大家都已经玩疯了。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原来是James在表演魔法焰火。Sirius决心不去打搅他,于是费力的挤到Remus面前。“永恒的温暖,你写了什么?”

“我心目中永恒的温暖嘛。”Remus说:“是我父母,在我被狼人咬伤之后,他们不旦不嫌弃我,反而给我更多的关心与爱护,我父亲还四处奔走,最终让我得以在此上学。”

父母。Sirius冷冷的想,很好的题材,我为什么不好好写写他们是如何鄙视我是一个Gryffindor并且在我出走之后将我除名的呢。

一阵震耳欲聋的狂欢声,Sirius知道是James终于表演完了,他凑上前去。

“嘿,哥们。”James一把将他拉住。“我刚才怎么样?”

“堪称完美。”Sirius真诚的说,“但我不想那该死的期末考不及格,所以,告诉我,你那永恒的温暖是什么?”

“瞎扯的。”James说,“我跟你一样,谁他妈知道什么是永恒的温暖,纯属为了不被关禁闭胡诌的。”

“你诌的什么?”

“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时时获得新的知识,让我感觉到心脏永远是跳动的,温热的。”James说,然后侧过脸做了一个呕吐的姿态。“我劝你不要学我,写完之后我真的快吐了。”

也许问一个女生比较好,Sirius想着,她们的感官通常都很发达

“Arlene,永恒的温暖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是每当春天来临,我看到鸟儿从树林间飞出,阳光从新绿的树丫中渗下来,空气中飘来泥土的芳香……”

“Edith,永恒的温暖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当我难过、哭泣的时候,朋友们轻轻的拥我入怀……为我擦拭眼泪……”

“Jane,什么能让你感觉到永恒的温暖?”

“嗯……”女孩子脸红了。“如果你能……约我出去的话……”

女孩子羞涩的表情让Sirius想到了Severus,虽然Slughorn不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但Severus也许有什么好点子

但Sirius知道自己只是为了去看一看Severus找借口。

十一点半,Severus会准时从图书馆回到Slytherin的休息室,Sirius抓起James的隐形衣便冲了出去。



______




果然,十一点半的时候,隐形的Sirius在Slytherin休息室门前等到了Severus的脚步声。后者略显疲惫,手里握着几本刚从图书馆借回来的艰深书籍。迈着若有若无的步子,仿佛在空中飘着一般——他一定是累坏了,Sirius心疼的想,却不敢出声,在Severus念出口令之后,顺着打开的门溜了进去,跟随着Severus进入了他的宿舍。

宿舍里空无一人——Slytherin们的家庭一般都很优越,这个时候,他们大多坐在华贵的皮椅上,倚靠着炉火,享受今年在家里度过的最后一晚。这更让在黑暗中独自落座的Severus显得单薄了起来。他点亮蜡烛,走到壁炉边,用魔杖将火点燃,脱去外衣爬上床,顺手拿起床头的一本大部头的书,开始认真的阅读起来,鼻子几乎贴在书页上。

午夜的钟声响起,开始飘雪。

Severus抬头看了一眼,雪花映入他的眼帘。Sirius看到他仿佛是下意识的将棉被往身上拉了拉,然后将书翻过一页,皱着眉继续阅读。烛光照在他脸上,在他的面庞上落下一个浅褐色的影子,睫毛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显得美丽异常。

“哗啦”。随着隐形衣被抖落的声音,Sirius出现在空气中。他径直走向Severus的床铺,坐在床沿上,开始脱外衣。

“蠢货,你在做什么?”Severus抬眼看了看Sirius,将书合上。

“什么都不做。”Sirius欢快的回答着。他已经脱完了外衣,伸手将Severus的书拿了过来,放在床头上,然后将被子拉一半到自己身上,返身紧紧的抱住黑发的少年。

“Black,你……”Severus因为Sirius紧紧的拥抱而感觉到胸腔发紧。片刻后,Sirius终于松开手,从怀里掏出羊皮纸,又从桌上拿了Severus的羽毛笔,潦草的开始写——

平安夜的钟声刚过,窗外飘着洁白的飞雪,壁炉中发出令人安心的噼啪声,Severus在我的怀抱里安静的入睡。

这就是我心目中永恒的温暖。


写罢,他不顾Severus的抗议,一直拥着他,两人一起进入安静的梦乡。



-END-


Author's Note:

这个创意是在看《最游记》的小番外的时候,峰仓老师很KUSO的给悟空留了一篇作文,让他写夏天的感觉,当时觉得很温暖,于是也想给Sirius留一篇作文。
于是就写出来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1-c570be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