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n Your Memories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State: END
Paring: Sirius/Severus
Raing: R
Warning: Rape 本人处女作,不保质。

Summary:
战后,残余食死徒在寻找失去记忆的Snape,Snape被抽离出来的记忆成为了寻找残余食死徒的证据,但由于身体的虚弱,Snape的记忆不能导入他的身体,由于种种原因,他的记忆被暂时导入Sirius Black脑中,后者在同时成为了Snape的看护,他会不由自主的接触到Snape的记忆。

Epilogue

这是霍格沃茨里典型的秋天,一片澄澈的天空铺满了整个校园,长青的树木林立在周围,随着不老的微风晃动着枝叶。假期的时候,这里不会有学生,但有来往的工作人员,幸福的看着绿地的猎场看守。

一个有着绿色眼眸的男孩子跑向湖边,激动的脸颊通红,他冲着另外两个孩子兴奋的挥舞着双臂。一口气跑到他们面前。
“Snape教授醒了。”Harry Potter裂开嘴,露出整齐的牙齿。

棕发的女巫最先反应过来,然后猛地拥抱住红头发的、还在呆愣状态的男巫。“Snape教授醒了!他醒了Ron!”她的眼里噙着泪花,用力的呼吸着。

“Sirius知道了么?”Ron问道。

Harry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今天早晨被部里叫走了,说是有一批紧急的文件需要尽快的签收完毕,是Albus亲自请他去的。”

“我也在奇怪有什么办法能让Sirius离开Snape的床。”

“他怎么样Harry?”Ron又问。

“我去的时候他已经醒了半天了,硬是要换下病号服,最后治疗师实在拗不过他,所以现在他又穿上了他百年不变的黑袍子。”

“我想,Ron问的是他身体怎么样。”Hermione善意的提出。

“哦,那个。”Harry摊开手。“你知道,他那个人,同时中了那么多分裂咒,还有一个打偏了了的索命咒,但他醒来的第二个小时——这是治疗师跟我说的——就下床了。”

“他想干什么啊?”Ron大为不解。

“他说他没事,于是现在他在霍格沃茨里走动呢。”

“天呐。”Hermione捂住了嘴。“我看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去看看他?”

草坪上晃动着一个身影,慢慢向他们靠近。

“Sirius回来了。”Harry呢喃着。“你说,我要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才安全?”

剩下的两个孩子都知道Harry指的安全是他们的耳膜、病房门的合页以及校园里公共设施的安全。

还没等他们想出什么办法,Sirius就看到了自己的教子,他以一阵旋风的速度冲了过来。一只手搭上了教子的肩头。

“Harry,你们几个小鬼又在这商量什么呢?”他笑着问,“或者说你是来故意打搅别人约会的?”他戏谑的看着Ron和Hermione。

“Sirius!”Hermione的脸红了,松开了握住Ron的手,却又被对方的手紧紧捉住。

看到这个动作,Harry似乎是很熟练的把脸别过去。然而Sirius却出神的看着他们签在一起的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们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者是,想谁。

“我走了,我还要去——”

“看Severus Snape教授。”Hermione接口道。似乎是在Sirius开的恶意玩笑进行报复。

“嗯……是这样,没错,我得走了,我已经离开他整整7个半小时了。我必须得——”

“你必须得在霍格沃茨的城堡外围好好的找一找。”Hermione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这让Sirius有点摸不着头脑。

“霍格沃茨的城堡外围?”他皱起眉头,不解的看着年轻的女巫,后者的笑容越来越夸张,Sirius Black的眉头渐渐展开,嘴也逐渐张开,最后形成一个吃惊的表情。

然后,他笑了。

“你们是说、你是说、他、他……”

Hermione终于把笑容完全展露了出来,轻轻的点了点头。

Harry和Ron对视了一眼,自觉而又不约而同的捂上了耳朵。

“啊——————————!”Sirius大吼着,什么都来不及说了,转身跑了,似乎只过了三秒钟,他便已经消失在孩子们的视野中的。

“我看——”Ron缓缓的将手从耳朵上拿了下来,对Hermione说,“我们还是过会再去探望Snape教授吧。”




天蓝得令人生畏。

Sirius站在草丛中,也许他从前从未仔细观察过那些草和树木,但今天他觉得,它们绿得如此可爱,那是一种欢欣鼓舞的色彩。
然而他的大脑里却一片空白。

一个身影出现在树丛间的走廊上,黑色的袍子随着风发在后面微微飘动——纯净的黑色,这似乎只是专属一个人,在绿色的树丛里面明显万分。Sirius刹那间忘记了所有,跳出草丛,任凭呼啸而过的风带走他夺眶而出的泪水。

他只知道向前跑,向着那个晃动的人影,那个也许看到他的激动样只会抱以嘲笑的人,那个他深爱的人。

他仿佛回到梦境。回到他们共同的记忆。

一个刹车,Sirius的脚步戛然而止。

真的,这多么像那个梦啊。

Sirius挡在了Snape的身前。38岁的他抬起温柔的脸庞。眼神中闪烁着无法言喻的激动情绪。“Severus Snape,我爱你。”

“Black,大声点。”Snape动了动嘴唇。化兽师看到爱人的脸上闪过惊讶,然后是暗藏的笑意。

“Severus Snape,我爱你!”Sirius大声说着,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青草夹杂着生命和水的味道。他猛地抱住面前的男人,用他所有的力气。

“Black……”Snape叫道。

“不要叫我Black。”

“狗。”

英俊的男人爆发出大笑,松开了Snape,却看到他的脸上渗出汗液,脸色苍白。“哦,对、对不起!”Sirius大叫,“我忘记你还伤着,是不是我太用力?”

Snape轻轻点了点头,但他没有抱怨什么。

“那——”Sirius笑了,狡猾的说。“疼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松开你,而是忍着呢?”他挤挤眼睛。

“因为我在找你,你还欠我东西。”Snape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哦,是了。”Sirius呲牙一笑,“不过目前来看,可能是取不出来了。”

“收起你的犬牙,Black。”

Sirius把嘴咧得更大了。

“先寄存在我这里吧。”Sirius用右手揽过Snape的身体:“我乐意用更好的记忆来偿还。”

“我在想,我们‘差了’七岁。”Snape扬起嘴角。

“你会不会嫌弃我是一个跟你有代沟的老顽固。”Sirius认真的考虑着。

“我想,无论再过多少年,你表现出来的都是我记忆里那个十六岁的愚蠢Gryffindor。”

“亲爱的——”Sirius笑了,Severus Snape式的冷幽默。“回家吧。”Sirius从兜里掏出钥匙。“你已经醒了,我会在那里好好的照顾你。”一片纸条掉在地上。是Snape最后所留的简单至极的那张。

“你睡熟的时候,借用了一下阁下的魔杖。”Snape说完,从Sirius腰间抽出魔杖,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然后将魔杖递给了他,“另外,Black,配置福灵剂的第十三步是‘小火慢加入碎铁花’。”说罢,他又兀自向前走去。

Sirius拿着魔杖和字条,犹豫了一下,看着已经走出十几米的Snape。

Show your secret。”Sirius对着字条挥舞魔杖。

一行淡蓝色的笔记逐渐显现,纤长,优雅。

“混账Black,我爱你。”

那些黑暗的梦,它们会烂在我的脑海里。

但那些美丽的,我会让它们变成现实。



END



Author's Note:

Postscript 爱让美丽的记忆成为永恒

这篇文章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挪威的森林》对于村上春树,都是私人性质的小说,同时也是我第一次创作女性向的作品,感觉有些地方的处理还是不理想或者是留有遗憾的。

像我一开始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文章的设定是Snape在很早以前就爱Sirius,在跟Sirius处于同一个屋檐下的时候,他只能用嘲讽和冷言冷语在保护自己。但Sirius Black为什么会爱上Snape?后来我想,也许就是Snape那种发自灵魂的高贵与其眼神中(本文多次写到)那种光芒,让Sirius感觉到的爱。

本文花了一定的篇幅在Sirius的梦上。Sirius的梦境即Snape的记忆——有时候还掺杂一些他自己的记忆。在本文中,那些梦就是Sirius爱上Snape的主要根源,每次从梦中醒来的时候,Sirius对于Snape的感情都会变化。本文总共记述了五个梦,Sirius的感情也就从不屑与嘲讽——愧疚——震撼——幸福——刻骨铭心一步一步走来。“那些梦,那些深入灵魂的梦,让Sirius从肌肤到骨髓,完全的和Snape重合为一个人。

有几个——场景对比吧(寒,你觉得你真的写出对比的感觉了么)。

主要的摘录如下:(请按照颜色看)

我认为将他搁置在麻瓜的世界比较好,而且这里的医疗条件也不错。一天前,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Sirius将身子撂在椅背上问道。

Dumbledore举起一个瓶子,里面装满了银白色的物质,Sirius认出那是Snape的记忆。“您是说,他现在处于失忆状态,所以也就无法为我们提供那些食死徒的情报?”
----------
“你是幸运的,”Dumbledore打趣道:“那时候他还不会索命咒。而且,人总得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弥补些什么吧。”
----------
“因为你会受到伤害。”Sirius回答道,貌似坦诚。

Snape挑起一根眉毛:“那么,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Sirius怔住了,二十秒之后,他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我想你应该非常明白,你对于目前的局面还值得利用。
----------
Dark Lord认为你对我们还有可利用的价值。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有仰起你那张丑脸的机会。Severus Snape。”他昂着头,一缕光线照在他的银发上,华丽却刺眼。
----------
“而且他需要保护!”他最后说。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Albus说着,微微眯起了眼睛,Sirius发誓Albus的这个表情是微笑。他恍然忆起他与年迈的校长在麻瓜医院里的对话。

人总得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弥补些什么吧。”Sirius说。
----------
“我的所谓背叛是因为迫不得已。然而现在对于你们这些亡命之徒来说,最有利用价值的还是我,不是吗?”Snape冷淡的说。
----------
Sirius挡在Snape身前,23岁的他抬起帅气的脸庞。但眼中却闪烁着厌恶与仇恨。“Severus Snape,我爱你。”

“Padfoot,大点声!”远处传来了James的声音。

Sirius没有看James的方向。“Severus Snape,我爱你。”他重新说了一遍,但音量比刚才似乎无任何变化。

----------
Sirius挡在了Snape的身前。38岁的他抬起温柔的脸庞。眼神中闪烁着无法言喻的激动情绪。“Severus Snape,我爱你。”

“Black,大声点。”Snape动了动嘴唇。化兽师看到爱人的脸上闪过惊讶,然后是暗藏的笑意。

“Severus Snape,我爱你!”Sirius大声说着,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青草夹杂着生命和水的味道。他猛地抱住面前的男人,用他所有的力气。

----------
当Snape咽下48小时内第一口食物的时候,Sirius笑了出来——十几天来他第一次面对Snape露出笑容。此时蕴含在他内心的成就感,甚至大于赢得了一场魁地奇比赛。

“收起你的犬牙,Black。”

这一瞬,Sirius伸出手,拉起了Snape纤细的手臂,并和自己的比较了起来。
----------
“哦,是了。”Sirius呲牙一笑,“不过目前来看,可能是取不出来了。”

“收起你的犬牙,Black。”

Sirius把嘴咧得更大了。
----------
他们同时安静了片刻。“回家吧。”Sirius说道,嗓音低沉。“路上还得买些食物。”
----------
“亲爱的——”Sirius笑了,Severus Snape式的冷幽默。“回家吧。”Sirius从兜里掏出钥匙。“你已经醒了,我会在那里好好的照顾你。”一片纸条掉在地上。是Snape最后所留的简单至极的那张。

大概就是这样,也许还有吧。

在与ending斗争了很久之后,最终还是决定保留Happy Ending,谁让我如此爱他们俩。(期待BE的亲们我这先鞠躬了)

另外,我最喜欢的是Snape最后说的那句“我不是叛徒”(Eight)。那句话并不是说给在场的食死徒听的,显然,那是说给Sirius Black听的,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表白,个人认为更加动听。

文章不长,精巧的情节也不是很多,后记主要也就是抒发一下写文的不易,毕竟,当敲打下“全文完”的时候,那种微妙的感情,不可言状。

作者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10-7038b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