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el: After All, I Love You.
Auther: 月汐流 Ristine
State: END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Warning: Death Violence

Summary: Sirius Black在1995年的神秘事物司之战后存活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和Severus Snape的人生终究是平行线。
对峙、瞪视、恶语中伤。

一切的改变,都发生在那瓶阴错阳差的迷情剂出现的日子。
从此,感情被修改,心灵被改变,一点一点,两个生命开始交叠。
然而迷情剂并不能使服用的人产生爱情,时间一过,只是幻象。
然而它却改变了许多,爱和恨,纠缠与羁绊,樊篱的冲撞和矛盾挣扎。

原来这一切都是宿命,他们是敌人,也是爱人。
One

圣芒戈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拯救生命但却阴森可怖。有许多角落似乎好几个世纪都照不到阳光。站在这种环境之中,每个人的神经都绷着,如同拉紧的弦。

一群人站在走廊中,零星的有阳光照过他们的脸庞——都是眉头紧蹙。谁也没有吭声,直到一声沉闷的响声打破了平静。他们所面对的那扇门被打开了。

“他怎么样?Albus?”Cornelius Fudge迎上身去。

对方的把眼睛闭了起来,抬起左手,安慰状的在空中起伏着。“放松Cornelius,他们在Sirius身上采用的是特殊的治疗方法,他现在已经醒了。”
“醒了?”Fudge的神经仿佛一下子松懈了,他退身坐到身后的一把椅子上,“太好了,他没事了。”

“你,你现在开始关心他了?!”阴影中,Harry Potter迎身上前,将自己暴露在阳光里。他的眼睛明显的肿了,嗓音也显得异常嘶哑。“你知道你曾经把多少个罪名压到Sirius的头上?!现在他就在里面躺着,你去抓他啊!把他送进阿兹卡班……”

“Harry!”Dombledore轻轻的唤了一声。“无论怎样说,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是得到了一定的好处,不是么?”他淡蓝色的眼睛闪烁着让人莫名其妙的光彩。“我们走吧,在这里叫嚷会影响到Sirius的治疗。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用不了两个月他就可以出院了。”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不定等你们六年级开始的时候,就可以重新看到他了。”



Dombledore说得没错,当大礼堂的门再次在学生们面前展开的时候,他们一眼就看到了Sirius Black,而且……

“Dean,你看,那是Sirius,Sirius Black,他坐在教师席位上!就在那——右边——Snape的右边!看到了么?”

“嗯!预言家日报说他是完全无辜的,用了整整三版为他昭雪。”

“你还在看那种报纸?”

“哦,不,我妈妈看完告诉我的,很不幸在去年她一下子订了三年预言家日报。”

“你觉得他是教什么的?”

“黑魔法防御?也许吧,毕竟蛤蟆脸已经走了。”

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走进礼堂,发出哄乱的声音,Sirius Black坐在教师席上,听不清他们每个人具体都说了些什么,然而他看见那一双双眼睛都在以各种复杂的表情盯着自己看,他微微的出了一口气,好让自己放松下来。

“紧张?”Sirius听到自己右边席位上传来一句低沉的声音,仿佛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一样,他略微的扭过头去,看见Severus Snape挑起自己这边的眉毛,然而却没有看他。

“见鬼,我没有。”Sirius喃喃的说,但他心里清楚,在接到Dumbledore的聘书的时候,他的紧张远远压制住了获得新职业的喜悦。他又悄悄瞥了一眼Snape,对方不再说话,但眉毛仍然挑着。

“欢迎回来!”Dumbledore的声音骤然在礼堂中响起,所有的人都迅速的安静了下来,然而一双双眼睛仍然齐刷刷的盯着Sirius。

“今年,我们的教师有一些小小的变动。”Dumbledore稍微侧了侧身,抬起手,示意着教师席。

“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到了Mr.Sirius Black,作为我们新一年的魔药课教师。”

全场哗然,所有人的下巴都掉了下来。(“魔药课?我还以为是黑魔法防御术呢!”“他去教魔药了,Snape不就失业了么?”“谁在乎啊,他失业了我会更喜欢魔药的。”)

“这个时候,Black,你应该前爪离地向学生致意。”座位右边又传来了Snape低沉的声音,Black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怒火和不知所措,慢慢的站了起来,对着礼堂轻轻的鞠了一躬。礼堂里立刻传来了掌声。

“另外,”Dumbledore提高了嗓音,“我很荣幸的告诉大家,今年我们黑魔法防御术课教师是Severus Snape。”说完他带头鼓起了掌,但礼堂里除了Slytherin的学生在起劲的拍着巴掌之外,所有的桌子上都鸦雀无声。Snape似乎是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起立,但目光中却暗含了一阵得意。
“晚宴开始。Enjoy yourself。”Dumbledore说着,转身走向校长的位置。



“我说过很多次了Severus,我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而且我认为,你完全没必要为这个担心,Sirius完全可以胜任他的职务……柠檬汁?”

“校长,我坚持认为Black在魔药学方面一窍不通,您应该认真考虑换一名合格的教师任教。”Snape并没有理会Dumbledore关于柠檬汁的邀请。“这对于学生们也是一种负责……”

“我对学生完完全全的负责。”Dumbledore打断了他的话,“对Sirius也一样。他在校期间魔药成绩一直不错。”

“那都是抄Lupin的答案的来的。”

“不要对于一个在阿兹卡班住过十二年的无辜的人太苛刻,Severus。”Dumbledore转过身来看着Snape。“我想让他在我眼皮子底下重新融入这个社会,这个理由没错吧?”

Snape的眼里仍然含着怒气,但却不置一词。

“回去休息吧,如果你真的觉得他在某些方面做得不够得当的话,”Dumbledore绕过桌子,站在Severus的面前,“就给他你所能提供的所有帮助。”
Snape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他只是面带愠色的看着Dumbledore。一分钟后,他飞快的转过身,甩着巨大的袍子“呼啦呼啦”地走向他的地下室。当他走下最后几级台阶时,他看见自己的办公事门前站着一个人。

是Sirius Black,手里拿着一张卷着的羊皮纸。

“走开。”Snape在原地停了一会说道,又继续向前走去。

“如果不是因为非办不可的事情,我是决定不会将自己的脚塔到你这里来的,Snape。”Sirius轻描淡写的说。

Snape瞥了他一眼,打开了办公事的门。“怎么?来借狗毛芳香剂么?”说着他走进了办公事,坐了下来。Sirius站在Snape办公事的门口,环视着四周。“当然不是,因为我很清楚,你这里不可能有任何一种芳香剂。”

Snape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走向门口,重重的将门摔上,差点碰到门外Sirius的鼻子。屋里传来重重的脚步声,Sirius推测Snape又坐回到那张椅子上了。

“Alohomora。”门砰的一声被Sirius开了。门外Sirius的表情仍然不屑。

Snape噌的从椅子上再次站起,走到门口,用比刚才更大的力气将门摔上,巨大的风吹灭了屋里的几根蜡烛。

“Alohomora。”“砰”,门又开了。Snape“哗啦”一下转过身来,重重的又将门关上,门发出一阵巨响,在走廊里产生阵阵回音。

“Alohomora。”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门又一次被弹开了,在Snape再次摔上之前,Sirius一步踏了进去。

“作为霍格沃茨的前任魔药教师……”Sirius展开了卷在手里的羊皮纸。

“出去。”Snape迎身,站在Sirius的面前。

“我想你一定有许多配置高级魔药的罕有原材料……”

“出去。”

“比如,非洲树蛇皮……”

“出去。”

Sirius停了下来,把眼神从羊皮纸上移开,Snape看见他的眼睛眯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着,紧攥着羊皮纸的指关节开始发白。他们对视了一会,Sirius又低下头去,再次专注于那张羊皮纸,这也许对于Sirius来说并非易事。

“我希望你能够将这些药材借一些以供我教学使用……”

“出去。”

这一次Sirius没有再与Snape进行对视。“咚”的一声,Sirius的拳头砸在Snape的胸膛上,后者一个趔趄,但还是没有站稳,被狠狠的摔坐在墙角,脑袋磕在墙壁上,在他的大脑中发出沉闷的声音。Sirius大踏步的走进Snape,将那张羊皮纸摔在他的身上。

“好,我出去,我他妈的这就出去!”Sirius狂怒的吼道,他凑近Snape的脸:“你以为我喜欢到这里来吗?你以为我喜欢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一个卑鄙恶心的家伙吗?”他一甩袖子,走向门口,又猛的转身:“Dumbledore说来到霍格沃茨是获得新生,如果就是这样的话,我宁可去死!”

“别把Dumbledore搬出来,要死的话请自便。”Snape扶着墙壁站起来,努力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后脑的重击让他感觉持续的眩晕。

Sirius大步走出了Snape的办公室,然后狠狠的将门关上,走廊里传来Sirius凌乱的脚步声。

Snape在原地站了一会,拿起Sirius留下的那张羊皮纸,上面潦草的字体记录着一些古怪的魔药原料。Snape粗粗的看罢,用鼻子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哼声,向药品储藏室的木门走去。




Two

上午,阳光妩媚的照在走廊的窗棂上。几只金黄色的鸟散落在阳光能照到的地上,啄着地上学生们遗留下来的食物残渣。“忽”的一下,鸟在一瞬间全部飞走了,叽叽喳喳的落在远处的树枝上——走廊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是Severus Snape,腋下夹着一张羊皮纸,左右手各拿着一个小罐子,腋下还夹着一支长长的玻璃容器,里面放着褐色的粉末。

他在一扇门前站定,露出鄙夷的目光。“无知的蠢狗。”他用左手接过右手的瓶子,抬起手,似乎是想敲门,但就在关节碰到木门之前的一刹那,他停手了。取而代之的是,他退后了几步,从腰间抽出了魔杖。

“Alohomora。”他对着木门的把手念道。木门“砰”的一声弹开了,合页似乎受不了这么大的冲力,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马上就要断裂。
屋里的人似乎对突如其来的开门巨响十分震惊——Sirius Black站在桌前,两只手悬在空中,在他的前面,站着Dumbledore,Dumbledore的身后,还有呆若木鸡的Harry Potter和Ron Weasley。

Snape显然没有想到这屋子里一下容纳了这么多的人。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Dumbledore就开口了。

“Severus,我始终觉得敲门要比Alohomora来得更简单易行。”他推了推眼镜,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对于别人的房间。”

Snape转而怒视着Sirius,然而对方却正在努力的忍住得意的笑容。Snape大步走到Sirius的办公桌前,将手上、腋下的瓶子一个一个的放到Sirius的桌子上,或者说,摔到Sirius的桌上。

“对不起,打扰了。”他最后这样说道。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Severus,其实你来得正好。”Dumbledore走上前来,拦在正要大步流星扬长而去的Snape面前。“Sirius和我正在讨论新学期学生的魔药用品问题。高年级的教材里要求了一些新的药材,像某些危险的成分……”他拿起桌上的一卷羊皮纸,“一般来讲是由学校配备,上课时分发给学生,并不由学生自行保存。你该知道这些药材在哪里买吧?”

Snape用怀疑的目光看了Sirius一眼,后者却直勾勾的盯着桌子。羊皮纸上写了一些高级魔药用材,不过Snape很清楚这些东西在对角巷的几区几铺能够找到。

“我可以提供地址。”Snape冷冷的说。

“事实上,”Dunbledore说:“我希望你能陪同Sirius一起去,带领他熟悉一下各个药材铺的情况。”

Snape的眉毛高高挑起,并颤抖着。Sirius猛然间对自己的桌子失去了兴趣,也以惊异的目光瞪着Dumbledore。Harry和Ron互相交换了一下目光,里面似乎隐藏着某种……惊喜?

“我希望站在同一阵营的人能够尽释前嫌。”老校长不耐烦的说,似乎对自己这句话也没抱太大的希望。他挥了挥手,“去吧,在周末的下午,对角巷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Dumbledore说得没错,周日的下午,对角巷里挤满了各路巫师。Sirius和Snape一前一后的走着——Snape在前,Sirius在后,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Snape不断的核实着羊皮纸和已经买到的药品,然后再在下一家商店前停下,走进去,买完东西出来。他不指望Sirius能记住每一样特殊药材店铺的具体地址。但他实在是懒得回过头去进行“交谈”。

太阳偏西的时候,他们走进一家门前写着“Spither’s”的药材铺,Snape推开门,走进昏暗的店铺——屋顶坏得厉害,有些阳光都能透过那些缝隙照到屋子里。在那些丝屡的光线中漂浮着尘土,同样漂浮着的,还有发霉的味道——店铺主一定是个不拘小节的人,Sirius想。

然而店铺主却不在,整个店铺里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巫师在参观着柜台上奇形怪状的药材——Snape确信他只是想参观。因为他拿起那些药材,仔细看看,又放下。然而发出“啧啧”的声音。

“二位是想买东西?”那位参观客转过身来,突然问道。带着浓重的口音,Snape听出他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英国人。然后他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哦,刚才在这里的是个孩子,”参观客又说:“大概是帮他父亲看店面的,我问他蜥蜴角膜是哪里产的。他大概还没有听说过这么怪的药材,就说要去找他父亲问问,也许一会就回来,你们可以等一会。”

啰嗦。Snape心想。转过身去,却听见那人又开口了:“你是本地人吧?”

“是。”

“做什么的?”他上下打量着Snape。

“教师。”Snape皱了一下眉头,他开始越发的讨厌眼前的这个人了。

“哦?”然而那个人似乎对他兴趣大增,他推了推眼镜,“霍格沃茨的?”

“是。”

“现在的校长是谁?还是那个Dumbledore么?”说道校长名字的时候,那个人眼里流露出不屑。这让Snape觉得浑身不舒服。他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个人难道认识Dumbledore么?

“对,就是Dumbledore。”Sirius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步上前,站到与Snape比肩的位置。Snape侧目看他,Sirius的眉头也是紧皱的,眼里还有怒火。
“哦,年轻人,你们误会了。”老巫师抬起手,挥了挥,“我并不是完全否认Albus Dumbledore这个人,事实上,我跟他是同学。”他往前走了两步,“他是个自私的家伙,而且有狂热的野心,并且做出了对巫师血统大不敬的事情。然而现在多数人都还把他当作圣人一样看待,却不知道——”

“你错了。”Snape和Sirius异口同声的说道,Snape猛地转过脸,看着Sirius,却发现Sirius也在看着自己,脸上带着和自己同样的表情。这让Snape十分的惊讶。

“我们没有把Dumbledore当成圣人,但他的确从头到脚都是一个伟大的人。”Sirius将脸转过了过去,直视着老巫师。

从头到脚,这是什么形容词。Snape想着。

“看看霍格沃茨的办学方式吧!”参观客似乎也来了劲头,“我上学的时候,身边有那么多麻瓜出身的学生。而Dumbledore却说他喜欢这样的学校!想想吧,巫师的血统就这样遭到蔑视,然而我后来又听说他当上校长之后,还同意狼人入学——”

Sirius愤怒的张开了嘴巴,然而这个时候他听见了Snape的声音,依然平静而寒冷。“狼人——狼人之中也有善类,我不相信收留他们竟还不如将他们放任自流带来的好处多,没想到花白的头发下隐藏的竟然是这么肤浅的思想。”

这次轮到Sirius惊讶了,上学的时候Snape不知道多少次诋毁、侮辱Remus,甚至多次威胁要将他的真实身份公布于众。然而现在,他却俯视着一个陌生人,用那一贯辱骂他们的声调在为Remus辩驳。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Slytherin吧?”Sirius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小伙子,你是纯血巫师吧?”老巫师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盯着Sirius的眼眸,蓝色的眼睛在眼镜片后面映出狡黠,似乎发现了什么重大宝藏一样,Sirius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承认。

“没错,他的血纯的不得了。”Snape轻描淡写的说,Sirius一惊,Snape继续说,“不过他自己似乎认为‘纯血’这连个字的重要性还比不上一包狗粮。”老巫师的脸上露出极端的困惑,“意思就是,‘纯血’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毫无价值。”Snape补充道。

Sirius只能点头。

“除了真正的败类。纯血家庭都会珍视自己的血统的,其他人也应该一样,哦,也许除了Dumbledore那样的人。你这样想,说明你还不了解你的这位纯血朋友。”

“不,我们认识30年了。”Sirius的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这句话,对于他和Snape的关系来讲是多么奇怪。显然,他对于“败类”这个词感到非常愤怒。“我不是败类,你才是。”

老巫师的青筋暴了起来。Sirius仍然情绪激昂的俯视着他。

“事实上,”Snape看到那些青筋,似乎认为应该再加上一句什么,“这也就是为什么败类总认为别人是败类的原因,”他冷笑,“因为真正的败类是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本身就是个败类。”

“卑劣的Dumbledore的卑劣的信徒!”一分钟后,老巫师带上帽子,走出了药材铺,“肮脏……下贱……”

“先生!”一个稚嫩的声音叫住了他,是药材铺主人的儿子,“蜥蜴角膜——”

“去他的角膜!”他狠狠的吼着,声音传到店铺里都清晰可闻。

Snape的嘴角露出一道轻微的弧度。门推开了,“先生?”孩子问道,“买东西?”

“啊!——是的。”Sirius抢先说道,这是他此行第一次跟买药的人说话,语气里带着亢奋。显然,气走了那个老巫师,他现在心情很好。

“您需要点什么?”

“龙皮。”Sirius皱了皱眉,转头看Snape,后者没有说话。

“龙皮?”孩子问道。

“哦不是,龙牙,龙牙……哦,错了,是龙神经,瞧我这记性。”

Snape走上前去,越过Sirius,似乎把他当作空气一样的说道,“我需要10个加隆的龙骨。”

那孩子吃吃的笑了起来。




归程。两个人依旧没有说话。然而Sirius和Snape却一直是并排走着。Sirius没有再像来时那样故意和Snape的背影保持一段距离,同时,就像默定了什么一样,Snape也没有再故意大踏步的走在前面。他们就这样肩并肩走着,沉默——祛除了大部分火药味的沉默。

我们的确是处于同一阵营之下的人。Snape想,回忆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Dumbledore说得没错。

“我们的确是处于同一阵营之下的人,Snape。”Sirius突然说。

愚蠢。Snape突然想,他竟然把这种话说了出来。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回答,报以一贯的讽刺,甚至是认同么?

于是Snape什么都没有说,沉默在两个人之间继续蔓延。Sirius似乎也对Snape做出回答不报什么希望,他扭过头,带着调皮的微笑吹着口哨逗着树上的小鸟。它们呼啦啦的跟随着他的口哨声从一个树枝飞到另一个树枝。道路宽而笔直,夕阳替他们将影子甩在身后,越来越长。




我竟然也会为Black辩驳。Snape在地窖的椅子上坐下,抽出魔杖,放在桌上。目光在房间里游离着。今天的对角巷之行对于他和Sirius来讲,放在过去,无疑是不可思议的。

Snape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他的药品式样柜里。他注意到,第二排的瓶子摆放得十分松散。猛然间,他想起Potter和Weasley在得知自己要和Black去对角巷时脸上露出的难以捉摸的欣喜之情——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跑到柜子前,打开柜门,开始细细的查点着自己的药品式样。他开始一点一点的把药品和柜子横栏上的标签对齐。最终,他发现,在某一个标签下面的那个试剂瓶不翼而飞了。

那个标签上写着:迷情剂式样。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12-f16d02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