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el: After All, I Love You.
Auther: 月汐流 Ristine
State: END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Warning: Death Violence

Summary: Sirius Black在1995年的神秘事物司之战后存活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和Severus Snape的人生终究是平行线。
对峙、瞪视、恶语中伤。

一切的改变,都发生在那瓶阴错阳差的迷情剂出现的日子。
从此,感情被修改,心灵被改变,一点一点,两个生命开始交叠。
然而迷情剂并不能使服用的人产生爱情,时间一过,只是幻象。
然而它却改变了许多,爱和恨,纠缠与羁绊,樊篱的冲撞和矛盾挣扎。

原来这一切都是宿命,他们是敌人,也是爱人。



Three

“我想,在得到确凿的证据之前,你没有能力说明Potter和Weasley拿了你的迷情剂。”Minerva Mcgonagall冷冷的说。

已经是第二天中午,Mcgonagall的办公室门前不时的经过一群群喧闹的学生。

“确凿的证据?”Snape的声音比Mcgonagall还要冰冷十倍。“那证据将是一场惨剧。”Snape愤怒的皱起了眉,片刻后他转身走了出去。

他没有回自己的地窖,而是逗留在一楼的走廊上——这里阳光好得出奇,Snape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有兴致欣赏阳光了。今天下午,他将迎来自己的第一节黑魔法防御术课,这个职务他已经期盼了许久,以至于到最后他都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有时候还是会跟Dumbledore有意无意的提起,然后在新学期开始的时候在自己的右手边的座椅上看着一个陌生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落座——当然,有时候是熟悉的,比如说Lupin。

然而现在,Dumbledore却突然把这个职务给了自己。更奇怪的是,面对着下午的第一节课,自己的心情竟然是如此的平静。他甚至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备课上。不知不觉,他的大脑中竟然浮现出自己面对着一排排坩埚和手忙脚乱的学生的情景。进而,Black的脸涌进了他的大脑。

Dumbledore给Black的信任是盲目的。他在内心自言自语道,他想起上学的时候,每一次考完魔药学,Black总是自信满满的说,这一次考试太简单,闭着眼睛都能拿到良好云云。然而有好几次都只得了“D”。

“哗啦”——试剂瓶被碰倒的声音。Snape突然转身,声音似乎是从走廊尽头的魔药操作间传来的,声音很小,Snape怀疑自己听错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今天上午他刚看见Black手忙脚乱的冲向魔药教室,现在应该没有人使用操作间了才对。

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听见“哗啦”的一声,比刚才要响亮,这下Snape确定自己并没有听错。他迈开步子向走廊尽头走去,一边小心的不让自己的行走发出声音,他在操作间门口站定,推开了门。

里面空无一人,所有的试剂瓶都端端正正的摆着。Snape的目光扫过一张桌子,看上去像是刚被用了清洁咒,因为它看上去比其他桌子都要干净许多。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个似乎是从礼堂偷来的大号金色盘子,里面还有成堆的布丁和各种各样的小糕点,有一块已经被咬了一半,放在盘子旁边。
Snape皱了皱眉,也许是哪个学生到这里来配置什么东西,顺便就在这里吃了中午饭,但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于是就匆匆的从后门溜走了?他端起那个盘子。

门“砰”的开了,Snape看到一只敞口的箱子飘了进来,里面乱七八糟了塞满了试管和试剂瓶——其中有几个已经破了。紧随其后的是Sirius,看到Snape之后,他停在了门口,那个大箱子也一动不动的悬浮在了空中。

“偷吃布丁?”Sirius仿佛发现了巨大宝藏一样,脸上闪烁着奇怪的笑容。

“不是每个人都有和你一样的癖好。”Snape说,Sirius有些语塞,然而Snape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那个箱子就晃晃悠悠的飘到了他的面前。

“啧啧……”Snape一边翻检着里面的东西,一边露出惋惜的表情:“这么珍贵的莫特拉鼠汁……就这样一滴不剩……蝙蝠趾粉……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翻腾了一阵,似乎在享受嘲笑Sirius所带来的快感。“魔药课出大乱子了?嗯?”

“没有。”Sirius冷若冰霜的说。

“对待Longbottom就要小心谨慎。”

“我说过了没有!”Sirius低吼道,但他的眼光闪烁着,气呼呼的盯着天花板。毫无疑问,在度过了对角巷的那个下午之后,他们的战线又不统一了。
Snape冷笑着,“你的学生倒是很热爱着门课,中午休息的时间带着午饭到这里来练习,可见你的课讲得真是引人入胜啊。”

“至少比你的引人入睡强。”

“在我的课上他们从不睡觉。”

“哦,是么?”Sirius轻快的说:“也许是因为你的形象容易让人产生噩梦。”

那一瞬间Snape的确很想将手里的盘子砸在Black的鼻子上,然而他只是掂了掂,将它塞到Sirius怀里。“把盘子还回去,不过得等下一顿饭了。现在这个钟点家养小精灵已经把Great Hall收拾干净了。或者——”然后他瞥了一眼那个箱子,露出轻蔑的笑容,“你可以考虑啃别人剩下的。”说罢走出了操作间。

Sirius戳在那里,耳根发热。没错,今天的课上首先是Neville把莫特拉鼠汁洒了,还不小心流到了Dean的坩埚里,引起了一阵爆炸,之后Malfoy似乎说了几句什么,然后Ron就跟他打了起来。

Great Hall里已经没有吃了的,Sirius想,自己怎么就没意识到这点呢?应该先去吃饭再收拾教室里的烂摊子的。肚子突然开始叫,并且伴随着一阵酸楚的疼痛。Sirius想到,也许可以到厨房里管家养小精灵要点吃的,反正他们都欢迎得不得了。不行,我现在是个教师。Sirius恼怒而无力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将盘子摔在桌上。

也许是错觉,但Sirius感觉布丁和蛋糕开始发出迷人的香气。吃了吧。脑海中的一个声音敦促道。Sirius仔细听了听,确认Snape已经离开。吃了吧,吃了吧,吃了吧

“别——”就在Sirius咽下最后一口布丁的时候,Harry和Ron冲了进来。Sirius的目光突然变得迷离,面前的人影晃动起来。

“剂量是不是有点大?”Ron小声的问,“我用了全部。”

“也许在同性之间不起作用。”Harry手里拿着火点地图,满怀希望的说,但声音在颤抖。

“Severus——”Sirius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向门把手。

“看来这玩意不管你是男是女!”Ron吼道。




“Gryffindor扣50分!”Mcgonagall说,面对着垂头丧气的Harry和Ron,“我不知道你们偷那瓶试剂做什么,但这严重的违反了校规!Weasley先生,我认为现在该我说话。”

Ron刚刚小声嘀咕了一句“和Ravenclaw建立友谊”。

“教授,”Harry抬起头,“Sirius……Sirius现在怎么样?”

“不怎么样。”Mcgonagall没好气的说。但Harry似乎看到她突然想笑,但一瞬间又变得严肃了。

“他真的爱上Snape啦?”Ron问。

“迷情剂不能创造爱情,Weasley先生,它带给人的只是幻象。”Mcgonagall说:“只不过,我倒要问问你们两个,他究竟服用了多少?”

“两杯黄油啤酒那么多吧……嗯……也许是三杯……”Ron的眼皮垂了下去。

“留堂。一个星期。”



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室仍然是原来Snape上魔药课的地下室,阴暗潮湿。课前十五分钟,Snape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办公室,突然听见急切的敲门声。

Snape拉开了门,看见Sirius激动的站在门外,还没等他说出任何恶毒的话语,后者就一个箭步跨了进来。

“哦——我再也等不了了……Severus……我——”

Snape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想问一句等不了什么,或者是为什么突然称呼自己的教名。他微微张开了嘴。

“怎么?”Snape挑起一边的眉毛。

“我如此急切的想见到你——”Sirius大步上前,一把将Snape抱在怀里,或者更准确的说,他是扑在了Snape的身上,同时用力搂抱着Snape的身体,后者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想提出抗议,然而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嘴被按压在了Sirius的肩膀上,呼吸也因为对方过于“凶狠”的拥抱变得困难起来。

只有大脑是清醒的,Snape飞速的思考着这一切,却发现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同时感觉到浑身都被束缚得紧紧的,他费力的抽出一直胳膊,努力的将自己和Sirius之间的距离增加了一些,然后他用尽力量大吼道:“你在做什么?杂种狗!”

拥抱似乎松懈了一些,Sirius腾出一只手来扶住Snape的肩膀,看着对方,Snape突然感觉到对方的目光深到能一直穿透自己。

“‘杂种狗’是什么?你对我的爱称吗?”Sirius的脸上写满了柔情,一只手抚摸着Snape的头发(Snape还在费力的挣扎着),“你看看这些美丽的发丝……多么飘逸,多么富有质感……”

Snape愤怒的意识到自己的脸红了——他很清楚自己头发的状况——在Black的嘴里他曾经听到过各种形容词,诸如“恶心”、“黏糊糊”、“烂泥”……面对这些带有侮辱性的形容词,Snape已经驾轻就熟,每一次都能做出及时而不失颜面的反驳。然而面对“飘逸”、“富有质感”,他竟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宁愿自己和Black现在是面对面站着,面带憎恨,互相拿魔杖指着对方的鼻子,Black的嘴里喊出的是恶咒和各种毒辣的词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富有深情的看着自己。

渐渐的他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同时他也放弃了挣扎,因为Sirius已经把他按在了自己办公室的墙壁上。他只能面带怒火、红着脸瞪视着那个他无比仇恨的面孔。

“哦——Black教授,Black教授——”Mcgonagall冲了进来,后面跟着Flitwick,两个人用固定咒和生拉硬拽把Sirius拖出了Snape的办公室。被拖出去的前一瞬间,Sirius哇哇大叫,对着Mcgonagall吼出不敬之词,还急忙回过头来,忙不迭的冲着Snape投来最后一瞥充满爱意的目光。

两分钟后Snape终于回过神来,整理了自己的袍子,一边将课本夹在腋下向教室大步走去,一边在心里暗下决心。

Potter,我要撕碎了你




Four


“一开始使用无声咒的时候,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的做到无声。”Snape努力使自己从刚才的事件中逃开,并且在内心疯狂的诅咒Harry Potter,他偶尔用目光瞟过他略带苍白的脸颊,似乎希望他能死在自己的目光之下。“——尤其是,”他顿了一下,再次看向Harry,“对于某些天生大脑就有问题的学生。”

“现在开始练习。”Snape忽略了Draco Malfoy发出的怪笑。

教室里,学生们开始努力的挥舞魔杖,并且吃力的抿住嘴唇。Snape在教室里溜达着,Gryffindor的区间内时不时的传来他的嘲讽话语。

“Potter,如果实在练不出来就不要白费力气,我想没有谁会蠢到攻击大名鼎鼎的‘大难不死男孩’。”

“Weasley,你脸的颜色跟头发真是分毫不差。”

“Longbottom,我很怀疑——”

未等Snape说出他在怀疑什么,地下室的门就被踢开了——Snape确信开门者是用踢的,那声音似乎带着掠夺者的迫不及待。

Sirius Black站在门前,手里捧着一大堆——Snape不敢确信那东西可以称之为花束,但他可以确信那是从校医院的每一个病床前的床头柜上拿走的不同探望者们送来的慰问花朵。有些已经有些枯萎,有些甚至已经凋谢,还有些,Snape认出,是为了衬托花朵而放进去的绿色草叶,也被Black一起抓了来。很显然,他的情绪有些激动。

不出Snape所料,Sirius几乎是战栗的站在门前,面对着一班安静得似乎全部死去的学生和Snape,后者的一根手指头还指着Longbottom的魔杖原来所在的方向。

“我、我带了花来……”Sirius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也许是紧张所致,当Snape的目光再次转移到那些花朵身上的时候,他发现枝叶在不断的轻微颤抖着。

“Black,我不允许任何生物在我的课堂里犯傻。”Snape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并抬起他那根手指,“现在出去。”

“不,Severus——不……”Sirius大步向Snape走来,呼吸急促,表情温柔。

“站住!你这个蠢——”Snape抽出魔杖,指着Sirius的脸,一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而对方还是不顾一切的向他的方向走来。

“住手!”Harry大吼道,要冲上前去保护他手无寸铁的教父,Ron一把将他拉住,同时怔怔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Sirius停在了Snape面前,他比Snape要高出大半个头,Snape不得不带着厌恶而惊恐的目光半仰着头看他,几屡黑发粘在他的嘴边。魔杖仍然直指Sirius。

然而Sirius不慌不忙的抬起胳膊,握住了Snape拿魔杖的手。

“你要杀了我,是么?”他说道,眼里的柔情丝毫不减。他一边看着Snape,一边移动他的手,让魔杖的仗尖指向自己的心脏。“那就瞄准这里吧,亲爱的,我愿意死在你面前。”他的脸越凑越近,Snape将目光猛的挪开,盯着自己的魔杖在Sirius的用力之下慢慢的顶在他的左胸膛上,在他的肌肉上压出一个坑。

该死,这是在上课。Snape努力想保持头脑的清醒,然而Sirius温热的气息不断的喷吐在自己的额头上,他用余光看见教室里的学生们几乎都被吓傻了,大气不敢出,都愣愣在看自己如何收场。

Snape很想就这样发一个恶咒——顺便还能示范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无声咒。然而不行,他的魔杖对着Sirius的胸口,手又被他攥得生疼,动弹不得。Dumbledore还要留着这杂种狗。他想着。然而,这个时候,他感觉到Sirius的手指攀上了他的腰。然后,他的前胸就毫无预兆的贴上的Sirius的——他将他努力而又不失温柔的搂进了怀里——当着整个六年级的Gryffindor和Slytherin。

Snape的脸快红破了。血液突突的在他的体内打转,似乎是从脚踢突然间涌上头顶,在他的大脑中发出沉闷的回响。他感觉到了,感觉到Sirius的下体逐渐变得坚硬。这种变化让他觉得要晕厥甚至窒息,他拼命的想挣脱开这个男人的怀抱。

“你的脸是红色的,你知道么?”Sirius说。Snape体会到一种耻辱感——没错,也许从明天开始,学校里就会传遍,Severus Snape在Sirius Black的怀抱里大为脸红。

Snape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是努力的在挣扎。

“我也给你起一个爱称,叫粉红红,怎么样?”

“放开我!”Snape吼道,脸部的皮肤滚烫,眨眼的时候眼皮都能感觉到眼珠子不一般的高温。他感觉到Sirius富有弹性的手指正在自己的腰间摸索,小腹前他的硬挺也在突突的跳动。

“不,我不放手。”Sirius的语气坚定,声音略微颤抖。

“放开!”

“不,粉红红——”Sirius一边叫着这个可笑的称呼,一边更用力的搂紧了Snape,眉头微微皱起,动作也显得略微粗暴,Snape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Sirius的勃起硌得疼痛。

Sirius举起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Snape温热的脸颊,撩开他的长发,将手放到他的脖子上,瞬间的低温让Snape打了一个寒战,像是被突然冻结,Snape停止了挣扎。Sirius把手抽了出来,将Snape的下巴抬起,让后者的目光对准自己的。

一瞬间空气里充满了窒息感,Snape感觉到Sirius炽热的眸子炯炯有神——浓烈的爱意似乎要从他的目光中喷薄而出。他渐渐感觉到,一些不平常的话语就要从Sirius的口中说出,他下意识的又握紧了魔杖,脸部的灼烧感让他想流泪。

Sirius的脸慢慢接近Snape的,后者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张开,眼睛轻微的眯了起来,睫毛在地下室昏暗的光线下反射着亮黑色的光。

“我爱——”

“砰”。

Sirius飞了出去,砸在一个空的柜子上,柜门“咔嚓”一声断裂了,然后狠狠的落到Sirius的身上。教室里,女生发出了尖叫,男生继续目瞪口呆,就脸Harry Potter也忘记了摔倒的是自己的教父,目光怔怔的看着那个柜门倒下去的方向。

“该死。”

Snape小声咒骂着,脸部滚烫的感觉还没有退去,他立刻就感觉到了一阵窘迫——Severus Snape跌坐在药品柜前,头发凌乱,左膝上布满尘土,脸颊绯红,呼吸急促,魔杖滚落到地上,目光还死死的盯着Sirius Black。

他站了起来,面对着一班的学生,他们已经将近十五分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了。Snape不打算解释,只是弹了弹袍子上的灰尘,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皱着眉头走向被压在残破柜门下面的Sirius。

他一挥魔杖,那柜门就重新拼合成为完整的一个,衔接到原来的地方去了。于是,Sirius被暴露了出来——他显然是昏了过去——身体蜷缩成一个奇怪的弧形,眼睛轻轻的闭合,脸颊上有一处被柜门划破,流出鲜血,手臂扔保持着拥抱的姿势,那束花扔在他的手心里——始终被紧紧的攥着。

余光告诉他学生们都在注视着自己,Snape俯下身去,把那些愚蠢的花费力的抽了出来,扔进那个空柜子里,然后他将双手放在Sirius的脖子和膝关节下面,然后吃力的将他横抱了起来。

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漂浮咒不是省力得多?当Snape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时候,脑子里的一个声音这样说道。

“都看什么?”他转过身,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表情,皮肤苍白。“下课!”




“我本以为校医的职责之一就是看护好自己的病人,至少不要让他们到处乱跑。”Snape说,语调冰冷。

“哦,教授,我认为,即使是精力最充沛的护理师,也不可能做到24小时的监视她的病人。”Pomfrey给昏迷中的Sirius调制了一杯绿色的药水,正在用魔杖慢慢的搅拌着。

“这种药剂的作用不到24小时就会消除。”

“抱歉,教授,我不这么认为。”

Snape皱起了眉头。

“一般来说,迷情剂在普通情况下,24小时药力就会消除,人就会恢复到正常的状态。然而,”她举起一个盘子,Snape认出那里面放着的是Sirius吃剩下的面包和布丁碎块。“这些用来涂抹迷情剂的食物上,本身就已经被涂了一层迷情剂。”

“什么?”

“教授,在您面前,我不敢自称对魔药了解很多。但您应该无比清楚,两个人送出的迷情剂在混合的条件下,药力是无法估计的。这也是为什么Black教授在中了魔药之后表现要比一般人过激的原因,所以,恐怕持续时间也会变得无法预测。”

Snape的目光从那瓶药水转移到了病床上。Sirius扔在昏迷之中,他的样子仿佛就像在熟睡,均匀的呼吸使压在他胸口上的被子有规律的起伏着,深色的头发凌乱不堪,衬托出Sirius脸颊的瘦削。

的确,瘦了许多。Snape回忆起30年前Black的样子——至少,那时候这条狗自认为是万人迷。在校园里与其他几个Gryffindor勾肩搭背,胡作非为。每次看着自己的时候,狭长的眼睛里流露出深刻的蔑视——现在,已经转化成比女巫们看着Gibleroy Lockhart时的眼神还肉麻的柔情。

他看着这个男人,一瞬间发觉真的已过了许多年。

Snape将目光移开。“这是什么?”他又一次看向那瓶药水。

“只起缓解作用,”Pomfrey面露惋惜。“缓解情绪。”她看着Snape的眉头越皱越紧,艰难的说:“配置解药还需要一段时间,另外,我认为,您最好还是……”她停了下来,用征询的目光看着Snape,面露难色。

“说。”

“在他清醒的时候,您最好顺着他一点。”Pomfrey不顾Snape略微张开的嘴,用目光示意Sirius,在对方大吼之前抢先说道“——否则,他的情绪更难控制,我知道这很困难,但如果总出现这种情况,治愈起来难度就更大。况且——”这一次,Pomfrey真正露出了怒容:“谁也经不起经常被这样摔来磕去的。”

Snape的眼神还在Sirius的身上,脑海里浮现出今天魔药课上他说过的那些话语。此时此刻他希望Black永远不要醒过来,他无法想象他在走廊里听到那个愚蠢的名为“粉红红”的称呼之后还要很配合的点头回应。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13-7f361b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