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el: After All, I Love You.
Auther: 月汐流 Ristine
State: END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Warning: Death Violence

Summary: Sirius Black在1995年的神秘事物司之战后存活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和Severus Snape的人生终究是平行线。
对峙、瞪视、恶语中伤。

一切的改变,都发生在那瓶阴错阳差的迷情剂出现的日子。
从此,感情被修改,心灵被改变,一点一点,两个生命开始交叠。
然而迷情剂并不能使服用的人产生爱情,时间一过,只是幻象。
然而它却改变了许多,爱和恨,纠缠与羁绊,樊篱的冲撞和矛盾挣扎。

原来这一切都是宿命,他们是敌人,也是爱人。



Seven

从上一次凤凰社集会之后,Severus Snape从不主动与Sirius Black说话,也从不用正眼目视他。

然而不知是不是迷情剂的作用,Sirius总能准确的找到他所在的位置。

“亲爱的,你脸色不好——”

“为什么昨天晚上没去Great Hall吃晚饭?——”

“我听见Harry叫你黏糊糊的老蝙蝠,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可爱的,我决定修改对你的爱称,叫黏黏好不好?——”

“闭嘴,Black。”Snape猛的转过身,吓得他身后走过的学生一个趔趄,然而他却没有看着Sirius的眼睛。“Gryffindor扣20分!”

“为什么?”

“Sirius Black,因为你是一个惹人厌的Gryffindor!”Snape抬起头,怒视着Sirius的眼睛,然而他发现自己的眉头在接触到那只狗眼时一下子松开了。他又急忙怒气冲冲的将眼睛移开,头撇开的速度之快使几缕头发贴在他的脸颊上。

Sirius小心翼翼的看着Snape,伸出手温柔的将贴在他脸颊上的发丝撩开。显然,他意识到Snape生气了。“看着我。”Sirius试探着说,然后他迅速的化为一只大黑狗,嗥叫了几声,前爪离地,在地上跳跃,看得出来他是在拼命逗Snape开心。紧接着,又团成一个大黑球在学校人来人往的走廊里打滚。学生们都停止了走动,驻足观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的Slytherin学生甚至拍掌大笑。整个走廊里似乎只有Snape一个人脸色木然。

“来——哦——Sev,Sev不哭——”学生们喧闹的声音瞬间消失在Snape的脑海。一个女人微笑的脸出现了。“来,看着妈妈,看着妈妈。”那女人将年幼的Snape放在桌子上,掏出魔杖,将桌上的罐子变成了一只皮球,顶在脑袋上。“好玩吗?快看妈妈——”女人开始转圈。“好玩吗?笑一个Sev,笑一个啊。”

那女人的脸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十一岁的Sirius Black,他在向被施了“除你武器”的Snape连续的扔雪球,里面还包裹着细小的石块和冰块,瘦弱的Snape跌坐在地上。用手捂住自己的头顶。“哭吧鼻涕精,哭花了脸回家找妈妈去呀!除了她还有谁愿意逗你笑?啊?”Sirius发出夸张的笑声。

我妈妈已经死了!十一岁的Slytherin心里愤怒的吼道。成年的Snape内心战栗了一下,然而脸上仍然贴着冷漠,仿佛这种表情已经行程了一层面具永远的凝固在他的脸颊上一般。Sirius已经重新变回人形,头发散乱的站在他面前。“好玩吗?笑一个亲爱的,笑一个啊。”

Snape盯着Sirius的眼睛,为什么这眼神都充斥着同样的暖意?!为什么这么像?为什么这个眼神能让他觉得温暖和放松?!这都是为什么?!Snape狠狠的瞪视着Sirius,似乎想在那里找到一丝熟悉的成分——属于Sirius Black对Severus Snape的憎恨。然而他失败了,他眼前的Sirius Black眼里只有微笑和温柔。

Snape转身。“闪开。”他用低沉的嗓音对身后的学生说。

“哗啦啦”——瞬间安静下来的学生自动的让出一条道。Snape头也不回的朝走廊尽头走去。

他隐约听见身后传来Sirius Black的叫声,“Dumbledore让我提醒你今晚务必来参加圣诞晚宴!”




夜里十一点。Snape确定无论什么晚宴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尾声。这个时候下楼吃晚饭是安全的。Snape想。

Great Hall里一片漆黑。结束了吧。他用魔杖直指天花板,一道光束从他魔杖里迸射出来,天花板被点亮了,展现出点点繁星,Snape将目光从天花板上挪开,然后他看见Sirius Black伏在Gryffindor的餐桌上,似乎是睡着了。在整个气势宏大的礼堂中,Sirius只蜷缩在一个角落,显得有些……孤单

Snape想转身离去,结果碰响了椅子。

“哦——亲爱的,你来了。”Sirius揉揉眼睛,脸上立刻注满了微笑。

“结束了?”

“哦不,改地方了,在八楼,Dumbledore让我留在这等你好带你一起去。”

“你在说什么?今晚这个地方压根就没有晚会?”

“事实上——”Sirius已经走到他面前,“跟我去八楼吧,黏黏,Dumledore在等你呢。”说罢,Sirius推开了大礼堂的门。

“这叫做有求必应屋。”Snape在门前站定,盯着门板。“Dumbledore把圣诞晚宴设在这里?”

“嗯——对啊。”Sirius拉开了门。

Snape走了进去。

他看见一棵巨大的圣诞树立在中央,树下摆着一张长条桌,上面被装食物的盘子挤得满满的。桌边堆着几个装礼物的盒子。壁炉里烧着旺盛的炉火。墙壁是粉色的,上面还画有金色的装饰,经过辨认Snape认为那是狗的图案。墙角放着几把深红色的看上去柔软舒适的深红色扶手椅——它们抵着一扇巨大的窗户,上面用彩色写着“Christmas!”。

“请告诉我这是一个惊喜晚会。”Snape慢慢的转过身去,看见Sirius正在紧张的绞着手。“请告诉我校长会和所有其他人一起从某个角落跳出来。”

“他们不会,Severus,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Snape没有思考便迅速的向门冲去,Sirius向前挎了一步,将Snape拦住,然后拦腰抱起——比他预想的要轻松。

“真的要走么?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Snape仰着脖子看着Sirius,灰色的眼睛里泛出失望和难过。

“放开我。”

然后他平静的整理了自己的袍子,黑色的眼睛盯了Sirius一阵子,然后转身,走到长桌前,坐下。

“太好了——”Sirius显然一下子来了兴头。“先吃饭还是先拆礼物呢?这都是我拜托Harry帮我到霍格莫德买的。哦——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先拆礼物吧。你饿么?要不还是先吃饭?”他在桌子两边跑来跑去。

“随便。”Snape摆了摆手。

“那先拆礼物吧!”Sirius又跑回桌子这边,抱起那些各色的礼物盒,放到Snape膝盖上。“拆吧,都是你的!”

“幼稚。”Snape说道,但还是解开一条金黄色的丝带,他觉得自己有些蠢。当他打开盒子的时候,眉头迅速的拧了起来。“这是什么?”

“内衣,还有裤子,都是保暖的。”Sirius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仰起脸观察Snape的表情。

Snape挑了挑眉。决定略过讽刺的过程直接拆下一件——他注意到一个盒子在轻微的颤动。

他撕扯开包装纸,看见一个雕花的鸟笼,里面的一只鸟正歪着头瞪着他。

“你以为我缺猫头鹰?”Snape说,眼神没有离开那笼子。

“这是知更鸟,多漂亮,是不是?”

Snape看着那只鸟,那只鸟也看着Snape,鸟的眸子和Snape一样如黑曜石般闪烁着深邃的光芒,身上的羽毛泛着蓝紫色,喙是金黄色的。

Snape不想在Sirius面前承认,但他的确被这小小的生灵深深吸引了。长久以来他已经习惯和没有生命的物体和黑暗生活在一起,然而现在,他突然很想听这鸟的鸣叫。就像是一件他渴望已久的事情。

十分钟后,餐桌的边缘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其中包括一个只有拇指般大小的Sirius彩色雕像,每隔十秒钟就会冲Snape露出充满柔情的微笑。“这是我订做的。”Sirius指了指那个雕塑。“希望你能时常记起我。”

“不喜欢吗?”Sirius看着Snape仍旧面无表情的脸,一下子站了起来。“早知道我就应该多给你买点礼物了!”他在房间里不安的走动着。“那本《魔药大全增订本》我真应该买下来,那是最新的版本!”他显得焦急万分。“我应该再多给Harry一个金加隆——我——”

“Black。”Snape说。“够了。我没有说我不喜欢——”他戛然而止。

然而Sirius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你喜欢,哦亲爱的,粉红红,小黑猫,黏黏,你喜欢……哦——太好了。”他跨过椅子,正准备打开一瓶威士忌——

“下雪了!Severus你快看,下雪了!”Sirius冲到窗前,双手紧紧的扒着玻璃。然后他猛的转过头。“我们去看雪吧!”眼眸里再次露出乞求。




这是Snape认为他见过的最荒唐的画面。Sirius Black大笑着在雪地里奔跑,时不时的化成黑色的巨犬打上几个滚。然而自己却裹着黑色的外套肃立在旁边,用冷漠的眼神看着那只蠢狗。

空气寒冷,Snape的头脑和心脏都迅速的降温,尽管如此,他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下楼来,他转过身。

“Severus——”Sirius叫他的名字,紧接着一个柔软的雪球砸在他的袍子上——这一次里面没有碎石,一点也不疼。Snape没有移动自己的位置。

Sirius不断的一边大笑一边将雪球砸在Snape身上,Snape始终不予理睬。天上飘下细细的雪花,落在Snape的睫毛上,使得眼前出现了白茫茫的雾影。他闭上眼睛,用手揉搓着眼皮,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Sirius的两排牙就在眼前,里面还冒着白气。

下一秒,Snape感觉双脚离地,当他意识到是Sirius把自己背起来的时候,大笑着的Gryffindor已经带着他在雪地里奔跑了——准确的说,是滑动。Sirius的双脚像溜冰一样一前一后的在雪地里滑动着,Snape环顾着四周——没有人,很好。他转过头,想冲Sirius吼叫,对方突然一个踉跄,Snape下意识的搂紧了Sirius的脖子,立刻,他闻到后者头发里散发出的味道。“感觉怎么样?”重新掌握平衡的Sirius边滑边问。“我再也不要你冷眼旁观,漠不关心,我要你和我一起。”风呼呼的吹过Snape的耳畔,撩起他的头发,将那只狗的笑声灌进耳郭,仿佛要帮他梳理和身下这个男人三十年的记忆,他闭上了眼睛。

这是爱人之间的相符模式。Snape突然想到。

在茫茫的雪地里,只有两个人紧紧的交叠在一起的影子和Sirius没心没肺的笑声。




“Black!”当Sirius的脚步声流进城堡的时候,伏在Sirius后背上的Snape低吼。“把我放下来,停止你的行为艺术吧!”他努力的挣脱,更主要的——紧张的看着四周的动静。然而健壮的Gryffindor并没有理会,只是小心的托着Snape的身体跑着。

“呜呼呼!——Snape和Black!”

“走开,Peeves。”Snape吼道,一边更努力的挣扎着。

“Snape和Black搂搂抱抱!哦——你们真讨厌,Black,吻他!吻他!”

Sirius艰难的回头看着Snape,后者迅速的用目光瞪视Peeves,然后,他抬起手,拍打着Sirius的后背。

“快走Black!杂种狗!快走!”

Sirius立刻目视前方,用尽全力向八楼跑去,Snape突然觉得可笑无比,简直就像在骑扫帚。

炉火依然烧得很旺,两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就暖和了起来。餐桌上的食物仍然冒着热气,似乎Sirius施放过保温咒。

“我们吃饭吧,我点的都是美味佳肴。”Sirius欢快的说,绕过桌子,把礼物都放在房子的角落。“小时候就连我生病,母亲也只给我做无味的蛋卷吃。”Sirius耸了耸肩。

“我母亲能给予我的最好的食物就是无味的蛋卷。”Snape面无表情的说。“在童年。”

Sirius瞪大了眼睛。

“我的家庭财力是远远无法与Black家族相比的。”Snape的语气冷淡,但暗含复杂的情愫。“但Eileen Prince比Black夫人优秀得多。”




“啪!”恍惚中,Snape又听见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个耳光抽打在Eileen Prince瘦削的脸颊上,几滴本身挂在眼角的泪珠被甩到了墙壁上。

“臭婊子,停止对我发号施令!”Tobias Snape打了一个酒嗝,餐桌上立刻传来一股难闻的刺鼻气息。

“妈妈不是妓女。”Snape的头垂得很低,这是幼年时的他常见的姿态,同时紧紧的咬着嘴唇。

“跟婊子差不多,那种人。嗝。”他又打了一个嗝。“天天跟那些同类混在一起,谁知道会干出什么勾当。”

“Tobias……”Eileen的声音里暗含着抑制不住的颤抖,似乎在乞求一样。“你不能给Severus磕那些药……会害死他的!”

“滚你的!”Tobias Snape怒吼道,一巴掌推向Eileen,后者连人带椅子一起栽在地上,幼年的Snape本能的跳了起来,伸手去扶,却被一只更有力的手抓住了臂膀。

“儿子,来,我们不管她。嗝。爸爸这有好东西,来,吸一口吧,像这样。”Tobias拿起一支长吸管,用手将他插进自己的一只鼻孔,面对着桌上一张泛黄的纸张,那上面一排一排的洒着洁白的粉末。Tobias开始一行一行的吸,连续吸了三行。然后将吸管拿出鼻孔,脸上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泛着不正常的红光。紧接着他睁开眼睛,Snape看到那里面有一种欲望,混杂着兴奋与狂躁的欲望。Tobias颤颤巍巍的将管子递给Snape,将那纸张推到他的面前。

“不——”Eileen从地上跳了起来。“我求求你,求求你!”她声嘶力竭的喊着,“Severus只有七岁!他会丧命的!他会死的!——”

那就去死吧!”Tobias同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把揪住Eileen的脖子,盯着她颤抖而扭曲的脸孔。

“死了也比做那种人强!他死了就不用上那所该死的学校,他死了就不能学那些该死的魔法,他死了就不用背着那种下三滥的称号!”Tobias的眼睛瞪得滚圆,望着被自己掐住的妻子。“如果他真的是和你一样的人,我情愿他去死!”

不知是不是光线的原因,Snape发现父亲的眼圈竟然红了,他似乎还看到一滴泪在慢慢的形成,然而就在它即将滚落的时候,Tobias松开了已经快窒息的妻子,将脸面向墙壁,Eileen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Tobias走到门前,穿上外套。

“你去哪里?”Eileen挣扎着爬了起来,揉着脖子,无助的看着丈夫。

“没人愿意在这里跟臭婊子闲磨。”他甚至都没有回头就拉开了大门。“我可爱的小Dale现在正敞开她火辣辣的肉体等着我光顾呢!”嗑完药的麻瓜脸上露出淫笑。

门关上了。

一块墙皮被震得脱落了下来,掉到地上。

Eileen开始哭泣。

Snape茫然的坐在地上,他习惯了父亲的辱骂、母亲的哭泣,然而他却不知道,原来父亲想要自己的命。

他想要我死

想到这里,Snape扶住母亲肩膀的手颤抖起来,七岁的心灵无法承受这样的事实,Snape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慢慢提随,然后他希望下一刻它戛然而止。
Eileen抬起头来。“Severus。”她呢喃道。“别怪你父亲,他爱你。”

Snape脸色惨白,他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他太爱你了,Severus,绝望的爱。”Eilieen的眼泪似乎已经不受她自身的控制,不断的倾泻而出。

“妈妈,别哭。”Snape没有眼泪,只是轻拍母亲的后背。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Sirius发觉自己说错了话,Snape的家事,他从Dumbledore口中断断续续的得知零星。年迈的校长希望他们停止在校园里不断的辱骂和斗殴。“Sirius,”他想起Dumbledore那双蓝眼睛。“别再这样下去了,这个世界已经欠Severus太多。”

Snape没有理会Sirius。节庆的时候想起母亲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然而现在面对着Black他却想起了更多。他想到,Sirius Black是除了母亲以外唯一一个向他表达爱意的人。

“我他妈的真是个混蛋!”Sirius突然咆哮道,他猛地站起身,在屋里快步的踱着。“我做过那些……那些……”他用悔恨的目光看着Snape。“那些伤害你的混账事!”他冲上前来,抓住Snape的肩膀。“Dumbledore曾经告诉过我,这个世界欠你太多,我不能再伤害你了……”

“显而易见,耳旁风。”

“我——”从表情上来看,如果过去可以一笔勾销,Sirius情愿把心掏出来。他急急的喘着气,无助而悔恨的看着Snape。

然而Snape突然觉得过去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Severus,我保证。”

壁炉里发出火焰的噼啪声,笼子里的知更鸟开始歌唱。




Eight

Snape盯着那个鸟笼出神。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么?”Sirius用牙将威士忌的木塞咬开,拿过两只杯子,深红色的液体滑进高脚杯,在灯光的掩映下呈现出好看的色泽。

“Diagon Alley。”Snape的眼神没有从笼子上移开。

“天哪亲爱的,你竟然还记得!”Sirius说。“就在猫头鹰专卖那里,你当时盯着一个鸟笼连眼睛都不眨。”

Snape突然想起,当时,自己盯着的就是一个知更鸟的鸟笼。他的眼神终于从鸟身上移向Sirius。后者得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你还记得。但这一只已经不是你盯着的那一只了。那一只早就进了天堂,但是很像,也许是她的孙子或者重孙子之类的。”Sirius把酒杯放到Snape面前。“当时你有没有注意到我?”

“要想不注意到一个典型的Gryffindor恐怕很难吧。”Snape说。十一岁的Sirius一进店里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穿着高贵,面容英俊,然而上蹿下跳,大吵大闹,弄得一旁的Black夫人紧皱眉头,厌烦不已。

Sirius笑了——显得比往常更加英俊,一只手臂向后挎在椅背上,翘起腿。“我总是这样的习惯,这也是我母亲最讨厌我的地方之一,‘显得不够高贵’。”

“你母亲是偏执的Slytherin。”Snape端起酒杯,望着里面的液体。“我母亲说,以一个Slytherin的角度来看,她都有些过头了。”

“Eileen Prince?”Sirius坐直,“她认识我母亲?”

“如果不是Eileen Prince之后嫁给了一个麻瓜,Black夫人会很乐意承认她认识我母亲。”Snape说,眼神里含着一丝轻蔑。“然而她显然认为承认自己认识这样的巫师有失Black家族的身份。”

Sirius晃动酒杯。“比起我来说,她甚至更喜欢你。”

Snape挑起眉毛。“在我印象里,没有与Black夫人的任何交情。”

“大概她是从每年暑假我回家之后说的有关你的那些……那些……”

“抱怨与辱骂。”Snape替他补完句子,啜了一口威士忌。

“我并不是有意的!其实我那么说你,侮辱你的学院,都是为了气她。”Sirius满眼懊悔。“天哪,梅林才会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会那么说你。”

“我对于你说的内容倒抱有兴趣。”Snape将眉毛放下,看着Sirius。

“我……忘了。”Sirius闪烁其词。

Snape把头扭开,继续观察知更鸟。

“亲爱的?……我真忘了,唉……好吧,我说,嗯……”Sirius挠着头,“记不太清了……大概是‘鼻涕精的头发是本世纪第一大笑话,天知道Salazar Slytherin本人有没有洗头的习惯’……之类的吧。”

隔了那么多岁月,当Snape再次从Sirius温柔的语气里听到这些嘲弄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并不生气,也并不想寻找还击的恶毒词语了。他只是体会到流失在校园里的那些时光,无知、冲动的时光。

“‘鼻涕精’这个雅号是拜谁所赐?”

“我。”Sirius又开始挠头。

“动听悦耳之至。”

“哦——亲爱的,别这样。”Sirius用挫败的口气说道。“来吧,你把我上学时的糗事好好嘲笑一番,我跟你一起嘲笑,怎么样?”他看着Snape,后者又喝了一口威士忌。“来吧,你想到什么糗事?”

Snape的脑海里出现了Sirius穿着无袖的球衣在扫帚上发抖的样子。

魁地奇比赛的前一天降了温。然而Sirius为了显得“与众不同”而将自己的球衣改成了无袖。瑟瑟的寒风,在空中摇摆的Sirius。他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将游走球射进球门的机会,最终被鬼飞球撞下扫帚,直挺挺的栽在地上。

“那次‘无袖魁地奇’。”Snape嘴角上挑,勾出一个嘲笑的表情。

“哦——”Sirius笑了,威士忌在他身上起了作用,他的脸颊已经泛起潮红,也许是因为回忆起年少时的行为而产生的窘迫。“好吧。”他站起身来。“你对那次行为有什么看法?”

“鲁莽。”Snape说。

“没错,简直是太鲁莽了!”Sirius在一旁帮腔。

“无知。”

“是啊是啊!全世界无二。”激烈的挥舞着拳头。

“好出风头,愚蠢的风头。”Snape还在说着,但Sirius猛然间抓住流泻过黑发巫师唇间的一抹如水的笑意。他愣了片刻。

“没错——”Sirius笑了起来,喜悦和成就感在他内心慢慢交织着。“这是我上学时一贯的毛病,现在想起来简直是愚蠢得一塌糊涂,真是。”

“愚蠢的会去打群架。”Snape说。


那是一个大晴天,用James Potter的话说是“打架的好天气”。魁地奇球场在这一天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James Potter这时正神清气爽的站在球场中央,用魔杖指着Lucius Malfoy的鼻子。后者的魔杖也准确无误的指向他,身旁,一群人簇拥在一起,互相用魔杖直指着对方学院的人,Sirius Black的魔杖则指着Crabbe和Goyle两个。“这两个孬种我一个人就能对付,无能的肉球。”

Severus Snape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怀里抱着《高级魔药制作》。在大家还在二年级的课堂里叽叽喳喳的时候,他已经能阅读高年级的艰深教材了。他的目光落在一群意气风发的Gryffindor和面无表情的Slytherin身上。魔杖在空中挥舞着,让人应接不暇。各种各样恶毒的魔咒从魔杖的尖端被放射出来。

“Peter——”Sirius大叫道,那只老鼠的脑袋顶上冒出了两只山羊角。

Snape嘴边露出一抹讽刺的冷笑。只一瞬间,却被Sirius看到了。

“你他妈的在笑?你这个不要脸的鼻涕精!”Sirius冲过来抓起Snape的领子——从小到大,Sirius一直有比Snape更高的海拔,他是如此的愤怒以至于Snape的脚尖离开了地面。

“我让你笑!我让你笑!黏糊糊的家伙。”Sirius恼羞成怒,他大喊着,一挥魔杖,Snape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起来,整个身体摔在树干上,然后滚落到了地上。

Snape并不想还手,在身体遭受深刻的疼痛时,他习惯性的想起一星期前刚刚去世的母亲,四肢仿佛被绞住一样不得动弹。

Sirius疯狂的咒骂着,一道道的火花打在Snape的身体上,对方只是颤抖着,持续的用冷漠轻蔑的眼神——当然,Snape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在剧痛中一直保持这个表情——望着Sirius。

“你这个令人恶心的杂种!你他妈的多余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妈真是瞎了眼了会喜欢你这家伙!”

下一秒,Sirius被魔咒击中,然后他艰难的站了起来,冲着Snape啐了一口,转移了他的战斗目标。



“还记得么?二年级的时候,你说我妈瞎了眼才会喜欢我。”Snape仰起头。

Sirius微张着嘴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时候Eileen Prince刚过世不到一个星期。”Snape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也许是节庆的时候让他不间断的想起和母亲有关的事情。但,自己为什么要把他说出来,说给Sirius Black听呢。

“我他妈就是个混蛋!”Sirius重复着刚才的话。“Severus,你骂我吧。”他一步跨到Snape的面前。“怎样你才能不恨我?……你骂吧,随你怎么舒服,我都不会还嘴,好么?”

Snape没有吭声。半晌,他才说:“这是无法改变的,你天生对Slytherin有着比其他人更多的仇恨。”

“Sev,你是Slytherin。我不仇恨你。”Sirius真诚的说,眼睛里流露出恳切的光,他蹲在Snape面前,将他的一直手攥在自己手心里,努力压制对方的反抗。“我爱你。”

一瞬间世界很安静,炉火停止了噼啪声,知更鸟也在瞬间停止了鸣叫。

Sirius猛地站起身,走到窗前,用力将窗户打开,圣诞夜的飞雪卷着寒风灌入房间,发出巨大的响声,但Sirius没有退缩,他只是站在窗前,张开怀抱,冲着深黑色的苍穹和远处肃穆的山川和土地呼喊——

“Severus Snape,我爱你——我爱你!我是Sirius Black,我是Sirius Black啊!我爱你我爱你!——”

风声、平安夜的颂歌声、人们默默低吟的安魂曲、还有Sirius Black歇斯底里的表白声交织在一起,仿佛一曲宏大而动人心魄的交响乐,如飓风般猛烈、如火焰般炽热,义无反顾的扎进Snape的心脏里,一种异样的震撼和撞击从他的肌肤深入内脏,然后在他的心口熊熊燃烧。

Snape走上前去,在Sirius面前关上了窗户。

Sirius把Snape拉进自己的怀抱,让他贴紧自己的胸膛,后者没有拒绝。

紧接着,Snape感觉到Sirius吻上了自己,那吻温柔但透着激烈,仿佛是期盼了许久终于得到之后的喜悦与放松的结合体。Snape犹豫了片刻,然后缓缓的张开嘴唇迎接。Sirius轻柔的咬舐着Snape的下唇,不断的用舌头扫过他口腔的前端,数次之后他开始探入,Snape能感觉到Sirius带有占有欲和侵略性的舌头滑过自己的口腔,他一只手搂住Snape的腰肢,另一只手向上抚摩他的脸颊。

“你真美。”Sirius由衷的说。

“你真无聊。”Snape说着,脸渐渐红润起来,避开对方炽热的目光。

然而Sirius却捏着Snape的下颌,将他的脸慢慢转向自己。“看着我。”他轻柔的说,Snape看着Sirius,他的目光仿佛能深深的看进Snape的内心,看到他此刻被充斥着的温暖和燃起的欲望。然后又是一吻。

一只手伸进Snape的袍子进行抚摩,Sirius的掌纹并不细腻,但这种粗糙的抚摩带给Snape更多的快感和欲望,他的呼吸开始变得不流畅,仿佛被什么东西阻塞了一样。

Sirius将Snape轻轻抱起,放在深红色的扶手椅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半身的重量压了上去。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Sev?”

Snape挑起眉。

“我在想,最好一辈子都不从这间屋子里走出去。”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Snape问。

“什么?”

“我在想……”Snape微微顿了一下,血液似乎又在一瞬间涌上了他的脸。“我的初次竟然要献给一只狗。”

就像被注射了激素一样,Sirius一个机灵,似乎浑身的肌肉都在不自主的战栗,他开始颤抖着解着Snape的衣扣,慌乱中却无任何进展。

“你如果再显得这么愚蠢,我就要给Gryffindor扣分了。”Snape说。

嘶啦——Snape的袍子被扯开一个大口子。然后一分钟之内,他自己便赤条条的被展露在Sirius的面前。

“Gryffindor扣20分。”Snape嗫嚅着,感觉到Sirius赤裸的胸膛挨上了自己的,并开始吻他的全身。并在他的左侧锁骨之下留下一个深红色的印痕。Snape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而后立刻咬住自己的嘴唇。

然后Sirius用嘴唇分开了Snape的牙齿和下唇,手仍然在他身上挑逗着。Snape感觉到自己的硬挺贴在对方的腹部,他忍不住伸出手去环住自己的欲望。

然而却被Sirius拉开了。“让我来。”随即,一副宽阔的手掌握住了Snape的分身。后者深深的喘着气,感觉到Sirius的手指正在有规律的移动。那种粗糙的触觉再一次激发了他内心最深层的欲望。Sirius的另一只手拉住Snape的,将它轻轻的放在自己已经完全勃起的硬挺上。Snape没有反抗,顺从的握住对方的,并用手指夹住Sirius的双球,轻轻的摩挲着。

“哦——Sev,你——我会疯掉的。”Sirius颤抖着说,他使劲闭上眼睛,而后又睁开,仿佛是在确定这美好的一刻是不是梦境。

“我想,我需要——”Sirius抬起头,然后他在沙发的扶手上看见一瓶润滑剂。

“天呐,有求必应屋,这屋子真是——”

“闭嘴。”他身下的男人说。

“会有些疼,小乖猫。”Sirius轻柔的抬起Snape的臀部。“我会尽量不让你体会痛苦。”

缓慢旋转着,Sirius经过润滑的第一根手指探进了Snape的身体。黑发的男人发出轻微的声音,但却没有反抗,他闭起眼睛感受着异物带来的兴奋与欲望的冲撞。更加小心的,Sirius将第二根手指探了进去。这让Snape感觉到了疼痛,他拧起眉毛,却没有睁开眼睛,后背稍稍拱起来缓解疼痛。

Sirius轻柔的抚摩着Snape,让他尽快放松下来,并且小心翼翼的扭动着在他身体里的手指,让Snape的身体慢慢被打开。片刻后,渐渐习惯的Snape松开了眉头,并且开始希望得到Sirius的第三根手指带来的更加剧烈的疼痛和快乐。

第三根手指缓缓滑入的时候,Snape终于克制不住发出了呻吟,如电波一般传到Sirius的心里,激起他触电般的兴奋。他滚烫的硬挺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他将它抵住Snape的入口。

“睁开眼睛,看着我。”Sirius用最后一丝“理智”说。

Snape睁开眼睛,Sirius炽热的目光立刻刺穿了他的心脏。

紧接着,这种刺穿感整个贯穿了他,Sirius进入了他的身体。在这一瞬间Snape的灵魂仿佛变成了空气,脚下轻飘飘的,Sirius用手掌包裹住他的双臀,用力的想探到Snape的尽头。这让他感觉到一阵眩晕,同时他发现这个房间的光线越来越暗,最后变成了调和的暗黄色,四周响起了音乐。浪漫而深沉。

肢体缱绻,Sirius缓慢的退出Snape的身体,而后又缓缓的推进,随后逐渐加快,快到Snape无法呼吸,Sirius不断的刺激着他最敏感的部位,腹前的欲望像着火一样熊熊燃烧着,Sirius此时又握住了它,开始跟随着自己的节奏揉搓着,Snape感觉到自己就快要爆发,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不要这么快就结束。四周的音乐声也跟随着Sirius身体的节奏慢慢加快,变成了一曲激烈的交响,这声音和彼此的呻吟与呼唤充斥着两个人的鼓膜,Snape感觉到所有神经似乎都迸射出火花,Sirius的脸和身影充满自己整个脑海。每一抹微笑,每一次半途而废的表白,每一个愚蠢透顶的爱称,那些关怀,那束残败的花朵,那面对着风雪声嘶力竭的我爱你——

眼前一片雾影,Snape喷洒在Sirius的胸膛上,同时感到对方也达到了高潮,兴奋中他紧紧抱住Sirius,自己仿佛被嵌进他的身体里。

房间里的音乐戛然而止,Snape看到在自己和Sirius身体周围慢慢张开洁白花瓣的槲寄生。



次日,周末,阳光万分灿烂,在城堡边缘勾出一条金色的线,如幻影一般。Severus Snape站在一楼的走廊上,观赏着雪后的风景。似乎是由于雪地折射的原因,禁林显得不再阴森,Snape静静的看着圣诞节清晨的雪景,渐渐嘴角上扬。手指轻轻的抚摩着锁骨上那个深色的印记。

“别挡道。”一个声音传来,Snape猛的转过头,他看见一双充满厌恶与不耐烦的眼睛长在一张英俊的脸上。

Sirius Black手里抱着几本书,一脸冷漠的看着他。“愣着干吗?等你头发上的油脂蒸发吗?”

Snape的内心剧烈的震颤,几乎就要带动他的身体。他盯住那灰色的眼睛——没错,这是那个曾经的、无比熟悉的属于Sirius Black的眼神。此刻正灼烧着他的心脏。

迷情剂的效力消失了,这才是真正的Sirius Black。

没错,这才是他。我只是他眼里的一粒沙子而已。不,比沙子还令他不舒服

“令人厌恶的杂种狗。”Snape似乎是拼尽全力挤出一句话。他惊恐的听到声音带着颤抖。

“用这句话骂人已经过时了。”Sirius向前一步,狠狠的盯着Snape。“最流行的说法是:‘你这个油腻恶心的食死徒’。”

Snape撇开头,望着远处的山脉和天空,它们昨晚都曾听到过Sirius那些深切的我爱你,他渐渐的感觉整个世界离他越来越远。

Severus Snape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我爱他。他几乎是愤怒的想着,没错,我爱上了Sirius Black,那个杂种狗。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15-d470bc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