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el: After All, I Love You.
Auther: 月汐流 Ristine
State: END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Warning: Death Violence

Summary: Sirius Black在1995年的神秘事物司之战后存活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和Severus Snape的人生终究是平行线。
对峙、瞪视、恶语中伤。

一切的改变,都发生在那瓶阴错阳差的迷情剂出现的日子。
从此,感情被修改,心灵被改变,一点一点,两个生命开始交叠。
然而迷情剂并不能使服用的人产生爱情,时间一过,只是幻象。
然而它却改变了许多,爱和恨,纠缠与羁绊,樊篱的冲撞和矛盾挣扎。

原来这一切都是宿命,他们是敌人,也是爱人。
Epilogue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

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露湿的百合、玫瑰梦里逸出一丝困倦;

呵,亲爱的,可别梦那流星的闪耀,

也别梦那蓝星的幽光在滴露中低徊:

但愿我们化作浪尖上的白鸟:我和你。

我心头萦绕着无数岛屿和丹南湖滨,

在那里岁月会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

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

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

——《White Bird》威廉•巴特勒•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


他听到鸟鸣。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那声音太婉转,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声音。

Sirius Black吃力的睁开眼睛。

他躺在柔软的床上,床单洁白,散发着淡淡的消毒药剂的味道。这里是校医院?Sirius清醒了过来,抬起自己的左臂,将左手放在眼前,轻轻转动——关节是完好的,而且活动自如,他又抬起右手、左腿、右腿。

最后,Sirius Black坐了起来,很显然,他被医治过了。

窗外是灰暗的天空,Sirius不知道这是黎明前还是已经入夜,校医院里空旷极了,没有任何病人,Pomfrey夫人也不在,墙上用红色的粉笔写满了Victory

那么,我们胜利了?棕发的男人逐渐清醒了过来,呆呆的坐着,鼻子逐渐发酸,终于,他低下头去,将十指插进自己凌乱的卷发中,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流泪还是该微笑,该露出欢颜还是该留下泪水。在贴满胜利字样、挂满彩色气球的病房里,他满脑子都是Remus和Tonks倒下时眼中无神的表情,Fred讲的笑话,霍格沃茨映衬在夕阳中的美丽城堡。

还有,Severus Snape那双黑色而忧伤的眼睛。

又是一声鸟鸣。

Sirius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右边,床头柜上摆着一个鸟笼,里面,一只蓝色的知更鸟正在专注的看着他,它歪着头,黑色的眼珠里放出好奇的色彩,看见Sirius转过头来看它,便又发出悦耳的啁声。

Sirius Black浑身震颤,鸟笼的旁边,摆着那个写着“Prince”的花瓶,花瓶里还是那些花朵和叶片,在灯光的映衬下折射出好看的色彩。

Severus——

Sirius听到脚步声,他急速的回过头。

然后,Sirius Black看到Severus Snape。

他站在窗前,身穿黑色的宽袍,就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清瘦的身影,梳着油腻的长发,颧骨高高突起,现出他瘦长的脸型,一手扶在洁白的窗棂上,漆黑的双眼看着Sirius,那里面有平静却温暖的笑意。

Sirius Black仿佛被冻住了,他想抬起手,却无法动弹,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他只能感觉到心脏在他的胸前有力的跳动,他只知道,他们都活着。

“Severus?”他试探性的叫着,喉咙紧绷。

对方挑起一侧的眉毛,露出不屑,就像过去的三十年一样。

Sirius感觉到自己夺眶而出的泪水放肆的落在洁白的被单上。他光着脚跳到地上,感觉到一阵凉意贴上脚心,但他并没有在意。“那么,你没有死?”他哽咽的说。

“我认为,这显而易见。”Snape平静的说。

“可是Lucius Malfoy——”

“你在说让我配置即刻毙命,无色无味毒药的Lucius Malfoy?”

“难道你没配?”Sirius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想抓住Severus的手,但他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颤抖,嘴里说出的话似乎都不是自己所言。

“Dark Lord用麻瓜当场试验,效果显著。”

“那……你没有喝?……还是你喝了?你到底喝了还是没喝,还是你吃了解药了还是别人替你喝的?……”

Sirius愣住了,他看到Severus的脸上浮现出笑容。

Severus Snape的笑容。

“没有。”Snape说。“这两个字足以回答你所有的问题。还有,”Snape收起笑容。“别显得那么白痴。”

Sirius半张着嘴,听到Snape的话之后,急忙把嘴闭上。

“依然白痴。”Snape评价道。转过身去。

“别。”Sirius伸出手,扳过Severus的肩膀,定定的直视他。“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Severus。”认真的表情使得Sirius看上去十分英俊。

Snape别过脸去。“我想到Dark Lord会用那药剂处理我。”他说。“我喝了迷情剂,它让我在毒药的作用下处于假死的状态。”

“你说什么?迷情剂?”Sirius猛的放开Snape,厉声问,“谁给你的?”

“我自己。”Snape似乎是被Sirius充满醋意的表情逗乐了,表情放松开来。“迷情剂的这种功效并不明确,也并未记载。”

“所以你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或者,在当时的情况下,你可以给我一个更好的选择?”

Sirius仍未回过神来。

“可我——我——我不是……”我被索命咒击中了。

“击中你的是粉身碎骨,但索命咒距离你只有毫厘之遥。”Snape的目光从鸟笼上挪回来,“Lucius Malfoy在你倒下去的下一瞬间被Mr.Weasley击中了。”

“你怎么知道?”Sirius问。

半晌,Snape站起身来,“就在你要去跟Fenrir斗殴的时候,你把我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我被你弄醒了。”

“你是说,在Lucius Malfoy搅进来之前,你已经醒了?”

“在清醒和昏迷的边缘。”

Sirius学着Severus,挑起一侧的眉毛。“你听见我的声音了?”

Snape闭上眼睛。

“你们谁也不许碰他!都他妈滚!滚!”

Sirius守护着自己躯体时的怒吼坼动天地。

“就算是吧。”良久,Snape答道。为了掩饰脸上涌起的不自然的红潮,他皱起了眉头,避开目光,故意不去看Sirius。

Sirius突然想永远的拥着Snape。

一时间,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那里,Sirius Black看着Severus Snape。对方同时也深深的看进自己的眼里,看进自己的心里。
“你活着……你还活着……Severus……”Sirius语无伦次的说着,将Snape猛的抱进怀里,“我们都活着,我们都活着。”他听到对方平静而规律的呼吸奏响在自己的耳畔,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响彻自己的整个脑海。然后他又猛然松开黑发的男人,跑回柔软的病床,站在上面用力的跳动着,就像站在蹦床上的孩子,病床由于弹簧的超负荷工作而发出声响,然而Sirius仍然在跳着,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吼叫。Snape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双手抱在胸前,目光随着Sirius上下起伏。

他看到Sirius高举双手,站在病床上,抬头向上,气喘吁吁,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放肆的躺在已经被他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床单上。

Snape缓缓的走了过来,进入了Sirius的视线,他俯视着泪流满面的Gryffindor,就像看着一个赖床的孩子。

“你已经快四十岁了,Sirius Black。”Snape说着。“仍然幼稚。”

“你也是,Severus Snape。”Sirius坐了起来。他看到黑发的男人眸中也有泪水,那对深色的眼睛似乎在熠熠发光,时光荏苒,毕业的场景似乎就在昨天,那时的他们还会贪恋一池潋滟的湖水,专注于头顶盘旋而过的蜻蜓,在课本上凌乱的写下自认为成熟的无厘头诗句。然而岁月已经在他们曾经稚嫩的脸上刻下印痕。Sirius在Snape的发鬓间竟然发现了些许华发,他贪婪的看着Snape的脸,看着他眼角露出的细纹,听着他声音中饱含的时光。

他们都已经不再年轻。

“你幼稚到用迷情剂来骗人,然后又如此幼稚的在我的病房中出现。”Sirius笑着说。“以后写《魔法史》的人一定会在你的传记里这么写的。”

“那他很可能也会写出你幼稚到喝了隐形药水冲动的跑来学校,幼稚到跑去禁林寻找尸体,幼稚到背着他战斗耗费自己的体力。”Snape似乎毫不示弱。“实际上,你的传记第一句就是:Sirius Black,生性幼稚。”

Sirius用力向下拉扯Snape的袖子,后者被迫坐到了病床上。“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离开你。Sirius看着Severus,再一次沦陷在那双漆黑的眼眸中。说点什么,Sirius Black。他在内心催促自己。他知道自己的眼神变得热切,似乎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他再次跳下床,走到窗前,金色的朝霞悬挂在天边,映照出城堡外环绕着的群山与河流。大地回春,永恒伫立的古木继续讲述着时间的传说,细枝上生出幼嫩的绿叶,融化的雪水正沿着叶脉缓缓滴落,早春盛开的淡黄色花朵在微风中怒放,Sirius看到一片花瓣随风飘来,经过他的眼帘,留下一瞥妩媚的影子,又随风飘远。

“Severus,我们在一起吧。”Sirius转过身,手里扯动着洁白的窗帘。天呐,我说了什么傻话。Sirius显得局促不安,怎么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我难道不应该先说些别的?“我知道,Severus,过去的那些伤害无法抹去,但是,你知道么?——”Sirius的眼神专注。“除了仇恨以外,爱也是可以天长地久的。”他像是在解释什么。“我知道——我只是……但是……”

“你难道不觉得你的样子很愚蠢么?”Snape缓缓的从床上站起,凝视着Sirius。“我们都经历过太多了。”

Sirius垂下双眼,无意中瞥到了自己左臂上那个烙上去的黑魔标记,它已经不再扭动。

“但我想,”Snape向他走来,Sirius惊讶的发现Snape竟然在缓和的微笑,他从没有发现那个男人笑起来竟是这样的美丽。“我能原谅你的愚蠢。”Snape站定在Sirius的面前,鹅黄色的灯光在他的脸颊上投下睫毛的浅影。“毕竟,”Snape抬起手,指尖划过Sirius英俊的脸。“我爱你。”

四片嘴唇交叠,两双肢体相拥。湿润、温暖的液体沾满了他们的脸颊,已经分不清究竟是从谁的眼眶中滴落,又带走了谁的忧伤。“我也爱你——Severus,我爱你。”Sirius轻抚着Snape的脊背,口中呢喃着。过往的一切——战争、生死、离别、鲜血,双重间谍或者阿兹卡班,仿佛在一瞬间翻滚进心灵的海洋,在呼啸的海风中挣扎出巨大的浪花,拍打在礁石上,砸落一片血色的水珠,终究他们都活了下来,唯有爱,刻骨铭心。

Snape轻轻分开他和Sirius的嘴唇。Gryffindor看到Slytherin的脸上涌起红潮。“你真可爱,粉红红。”

Snape惊讶的看着Sirius,转而愤怒的要推开眼前的男人,却被更用力的抱住。“还记得么?战前我们玩的那个游戏,最后拼出来的句子是:Sirius Black和Severus Snape在校医院里接吻。” 他轻抚着对方皱在一起的眉头,在爱人的薄唇上轻啜一吻。“不要试图离开我,Severus,我不会再放手了。”

天边的晨曦已经消失,转而变成一轮酒红色的太阳,初升在远处的峰峦。战争过去了,离去的人将在活人的记忆里变得不朽,留下来的人则坚强的前行,在他们亦成为历史之前努力的爱着。轻拂的微风不再寒冷,春天的颜色伴随着金光色的阳光铺满了山坡,同时投在窗前依偎的人影身上,他们在心底里都期待着如同毕业那天一样的灿烂骄阳,而且,今天他们一定会得到。

The End


10, 600多字,《After All, I Love You.》终于在三个多月的连载之后结束了她的整个篇章。当我在电脑屏幕上打下“The End”的时候,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作者手记里包含的所有,听上去都像是在胡言乱语。

结局在part twenty one放出的时候已经有亲猜出来了,其实很好猜的,我怎么可能当后妈呢。(你这是自夸啦)

Sirius和Severus一直是我坚持的配对。开始萌的缘由极其荒诞。一个下午,我为了锻炼十一岁的弟弟的口头表述能力,就让他自行编一个以《Harry Potter》为背景的小故事。我起了一个头,他往下津津有味的讲着,故事讲述的就是Sirius Black和Severus Snape如何打破矛盾成为朋友的事情。

只不过,那只是一个单纯美好的故事,我和弟弟一起将它写了下来,写在好看的纸上,他给配了图画,订在一起。

现在想起来,也算是一本简陋而幼稚的同人志了。我的腐女情趣竟然是这样被培养起来的。

那个简单的故事,就是《After All, I Love You.》的原型。当然,迷情剂在其中只是充当了搞笑的角色。

Severus Snape的一生是极其悲惨的,看过Harry Potter的人在这一点上应该都达成了共识。然而,Sirius Black的生命色调,也是充斥着灰暗的色调,尽管他爱交朋友,爱闹,爱魁地奇,爱开玩笑。但是他的内心却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孤独。

他们都拥有不幸的童年。Severus Snape的父亲酗酒,拥有家庭暴力倾向。父母吵架的时候Snape只能蜷缩在墙角拥抱自己,然后,父母相继离开。而Sirius Black,生长在一个Slytherin的家庭里,而自己却是一个Gryffindor,最后他离家出走,脱离了父母的羽翼。虽然Potter家从来都对他敞开大门,然而,别人的家再温暖,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别人的母亲对自己再和蔼亲切,也最终不是自己的妈妈。

童年的不幸,让这两个男人的内心深处,都被孤独和寂寞扎上了根。

之后的时间,Severus Snape在食死徒的队伍里,每日生活在黑暗中,亲吻Voldemort的脚趾。再然后,过上了双重间谍的生活,无论是在凤凰社中,还是在食死徒里,他始终都没有被尊重过。Sirius Black,则是在阿兹卡班里度过了无助而孤独的十二年。很难说他们两个究竟哪一个更凄惨一些。

在JKR的原著中,他们两个死的时候都没有被昭雪。Severus Snape是以一个杀死Dumbledore的食死徒的身份死去的,而Sirius Black则是以一个臭名昭著的逃犯的身份死去的。他们都是在死后才被正名,Severus Snape在经过了几十年含辛茹苦、如履薄冰的痛苦生活后,直到死都没有一个爱他、温暖他、相信他的人;Sirius Black在经过了四处流浪、靠吃老鼠度日的生活后,呆在带给自己最痛苦回忆的房子里度过了让别人和自己都觉得窝囊的生活,直到死都没有以一个人的形态出现在阳光下,向着世人再次扬起他英俊脸庞的机会。

这就是属于Severus Snape和Sirius Black的人生。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如此的特殊,如此仇恨对方,仇恨对方的一切,然而他们在拥有对彼此深深的厌恶的同时又十分清楚他们的阵营是相同的,在内心都愿意承认“他其实是一个好人”。他们又是如此的相似,如果说,有谁能够真正理解Sirius Black在阿兹卡班里是如何的孤独,那么这个人一定是Severus Snape,如果有谁能够真正理解Severus Snape在当双重间谍的日日夜夜是如何度过的,那么这个人一定是Sirius Black。

这两个人是如此矛盾,如此灰暗,充满了悲剧与神话的色彩。

然而这正是我如此希望他们在一起的原因——

因为他们太孤独、太伤感了。

给他们一个肩膀,一个爱人吧。

两个在命运道路上同样受到不公的待遇和凌虐的人最终都活了下来,他们相互依偎着,一定会构成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爱。

《After》的文章风格是从轻松的半搞笑到不严肃的正剧,最后再到残酷的离别和战争,整条线路围绕着Severus和Sirius的感情来走,讲述了一个由迷情剂开始,由真情结束的故事,想表现的就是这两个都需要爱的人是如何寻找爱、争取爱,为了爱做出的牺牲与奉献。他们分享过去的时光时讶异于他们竟然如此的相似,相似于孤独、悲情和渴望爱。他们的爱情并不是迷情剂催生出来的,而是由他们的本心。他们内心的挣扎是显而易见的,儿时的仇敌逐渐变为刻骨铭心的爱人,然而这正是美好而温存的,不是么?

显而易见,《After》有很多的不足和遗憾,很多我想表达的东西并没有表达完全。希望可以通过以后的文章来弥补这些缺憾,如果以后空闲了,我也会考虑把这篇文章做大幅度的修改,让文章内容更充实,人物更立体。

文章连载期间,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看读者回复了,这是对作者最大的激励和动力,这些力量会源源不断的鼓励作者继续创作下去的。

真的谢谢你们,陪我一路走来,跟着Sirius和Severus一起欢笑和悲伤,最终见证他们在一起的时刻。

在发表最后一次更新之前(也就是此刻)我的心情如此复杂,有一种捏着结局在手的邪恶感(囧),还有一种,对这即将逝去的连载时光的怀念。

冲破樊篱、消除误会,穿越死亡和战火,当Sirius Black牵起Severus Snape的手,一切似乎都平和、安静了。

因为他们走在一起的身影,太沧桑、太美丽了。

作者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23-19bc1bc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