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傍晚看完了《黑执事》的第24画,我双手促膝,团坐在椅子上。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出房间喝水,内心却像片尾曲Lacrimosa的歌名一样,以泪洗面了。

...↓↓↓...


人类和永生者的故事,也许从一开始,我就应该意识到,这样的搭配是不可能得到完满的Happy Ending,故事的结局,不可能对于他们二人都是皆大欢喜。一个是依靠存世人类灵魂而生存的恶魔,一个是背负着沉重的仇恨的十二岁少年。


然而故事,却又是如此动人。


能看出来这里的某些情节和《Shelock Holmes》的相似处,但却又被枢梁精心的编排,从头到尾形成了一个和Kuroshitsuji切合完美的故事体系。那些混沌、黑暗、矛盾和挣扎。


夏尔·凡登海威(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是一个心灵已经伤痕累累的孩子。童年丧失双亲,用自己的灵魂与恶魔做出交换,请求恶魔的保护和帮助。那个恶魔,就是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


他们一起经历重重冒险,夏尔的脸上早已没有笑容,任性又别扭,死也不愿意摆脱自己对于杀害双亲之人的仇恨。塞巴斯蒂安则一直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他。



也许是因为《黑执事》让我联想到了福尔摩斯的故事,于是,让我进一步联想到了福尔摩斯-华生与夏尔-塞巴斯蒂安的关系。后者与前者不太一样,在前者的某些基础上又甚于前者许多,塞巴斯蒂安拥有夏尔的灵魂,然而却会拼尽所有去维护夏尔的安全,这是一种超出所有感情的如血液和生命一样紧密的纽带,虽力分之,无可断绝。









最后几画,看的我鼻头一直在泛酸,塞巴斯蒂安离开了夏尔一段时间,我还以为这样的情况会一直持续到结局,塞巴斯蒂安放弃了夏尔的灵魂,与他永诀,默默的在远方看着他。本来这样的结局已经很虐,没想到真正的结局还要比这虐上几百万倍。


桥上出现天使的影子,既是对前一夜的讽喻又是对新纪元的召唤。女王站在人群之前,掀开头纱,说出使全场雷动的振奋话语。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与夏尔和塞巴斯蒂安无关。


“你说谎,明明说好坚持10秒的。”


“我说谎。”


“但我还不能让您死。”


“嗯,对……你不说谎。”


听到这段对话我立刻毛骨悚然,我知道,塞巴斯蒂安所谓的“不说谎”究竟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不久后他便要取出夏尔的灵魂。


“你们不是有实弹吗?!”夏尔冲着仆人们喊道。


在高处与天使一同默默注视着夏尔的塞巴斯蒂安眼睛微睁。之前,他看着夏尔的眼神一直充满忧愁,然而却又目不转睛,当天使再次回过头来,想再同塞巴斯蒂安说些什么的时候,后者已经悄然离开,消失不见。


果然,他和夏尔的命运,不是平行线,也不是相交线,而是——纠缠在一起的两条红绳么?


“是啊,必须得跑起来,反正终有一死,至少要带着他想要的灵魂死去。”


骑在马背上狂奔的夏尔说着。


“少爷,我有个请求,请你,闭上眼。”


“塞巴斯蒂安……”


“我是个执事,不想让主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在我说‘好’之前,请一直闭着眼睛……”


“明白了。”


光芒过后,夏尔再次睁开眼睛,看见独臂的塞巴斯站在微风中,冲他微笑。


明镜般的水面,夏尔说,对啊,你不会说谎。


“我有话想问你。”他又说。


“什么。”


“现在的你是什么人。”


“愚蠢的问题。”他笑答。“在少爷的面前我不管何时,都只是一个执事而已。”


于是,就是终点了。


最终,塞巴斯蒂安温柔的轻抚着少年的脸颊,夏尔在最后的一刻眼中闪耀着的留恋和希望让结尾残忍得让人不忍去想,想之前他们在一起满满的回忆,想安贝莱茵临死前对他说,你还有再一次……拥有未来的机会啊,想着凡登海威家的仆人为了让主人脸上充满欢笑,冒着生命危险,扣动扳机……


“尽量的弄痛我吧,将着活着的痛楚,深深的印刻在我的灵魂上。”夏尔说。


塞巴斯蒂安笑了,天使是恶魔,恶魔是天使,当年夏尔为了给塞巴斯蒂安用那神奇的照相机拍照,而让菲尼用天使的石像砸像自己,烟尘过后,天使的石像碎裂在挡在夏尔身前的塞巴斯蒂安身上,一双洁白的羽翼在他的身后展开,隐喻着无法丈量的深刻含义。





“Yes, My lord.”


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吧,对于夏尔和塞巴斯蒂安来说。在塞巴斯蒂安为了夏尔,甘心受残忍的鞭打和凌辱时,伤痕累累的时候听到别人对他说,放弃那个少年。他却说“我已经对不断的吞噬人的灵魂失去了兴趣,除了少爷,我什么都不要。”最终,他得到了,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灵魂,也许塞巴斯作为一个恶魔,从未对人类产生这样的情感。当他看见夏尔的照片背后照出了自己,他说:“这是我的荣幸。”这不是戏谑,而是真心,然而他又让布鲁布鲁去毁掉自己的那一张,是不是也在害怕,那上面显露的是夏尔呢。他说,照片上显示出的都是幻想,尽管如此,他也要好好保存,这就是人类可悲的梦想吧。









是因为预知了结局,塞巴斯蒂安才这样说的吧,他们两个共有的时光,对于他这个永生者来说,实在如白驹过隙,然而,他要好好收藏他们一起经过的每一段时光,正如珍藏这照片一样,将夏尔的灵魂,深深的印在自己的心上。



夏尔沉重的灵魂,终于得到了解脱和自由,他们永远的“在一起”了,塞巴斯蒂安用这样一种悲剧的方式结束了他和夏尔的关系,让夏尔和自己一起永生,大火之后,荒凉的凡登海威宅邸,塞巴斯最后一次单膝跪地,最后一次将右手放到心脏的位置,最后一次说。“Yes, my lord.”,最后一次,执行作为一个执事的承诺,履行主人的命令……


从此,无论是对于他们之中的谁,时间都是不存在的了,因为没有了时间,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夏尔的灵魂也能露出真正的微笑了吧——


在他那温柔的,永远的执事心里。那片安全、美丽的,黑暗里。

2009年4月19日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36-ae29eb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