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Finally, He Got It.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State: END
Pairing: Cedric/Severus
Rating: PG-13

Author's Note:
1、炼制间的抽CP活动,请问有没有谁听过这个CP?啊……看来是没有(掀桌)。
2、不保质。
3、感谢小马……没有你就没有这篇文章……TAT你啥时候想压我都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Snape的错觉,自从三强争霸杯进了霍格沃茨,这一年的雨水就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天时常阴沉沉的,气压让人透不过气来。

当天空再次堆满了乌云时,Hufflepuff和Gryffindor的学生们从魔药教室涌了出来。Snape收拾书本,对它们释放漂浮咒,然后快步走出教室。

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教授——教授——Snape教授!”

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声音细小而局促,天空中响起滚雷,他烦躁的回过头,眉头紧蹙。

是Cedric Diggory,Snape的眉头稍微放松了一些——是Hufflepuff的学生,不是自大的Gryffindor。这让他的情绪缓和了。

“教授,您可不可以把您那本《黑魔法相关药剂》借我看看?”他的脸很英俊,Snape看着他,他的眼神单纯而真诚。

这本书是非同寻常的,Snape知道有多少人从这本书里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知识,Tom Riddle,Lucius Malfoy,当然,还有自己。这个孩子为什么要借阅这本书?Snape的嘴唇张了张。

“嗯,你跟我来办公室拿吧。”他低沉的说。

为什么不问一问?Snape自己也感觉到奇怪。恐怕是你自己也觉得,拥有那么一双澄澈的眼神的孩子,是不会做出什么黑暗的举动的。


__________



“帽子先生,那个教授是谁?”坐在四脚凳三个男孩怯生生的问。

“他么?他可是Slytherin的学院长。出了名的严格呦。”分院帽在男孩的头上咯咯的笑着,“你想去Slytherin么?”

“嗯……”男孩子的眼神落在那个黑色的身影上,血液涌上脸庞,他突然期待着那双眼睛能回过头,投给自己一瞥目光。

然而没有,那双黑眼睛只是一直定定的望着远方。

“不,孩子。相信我的选择,Hufflepuff更适合你。”分院帽说。“而且就算不在他的学院,只要你能获得一番成就,他也会为你骄傲的。”

男孩低下头,随后再次抬起,微笑着点头。

随着一声“Hufflepuff”的响亮叫喊,可爱的新生跑向了那个人的反方向。

只要你能获得一番成就。


__________



卢浮宫艺术博物馆的馆长室个秃顶的胖子,他的画像被挂在入口处的馆长照片陈列室里,Severus Snape匆匆的看了一眼,便踏了进去。

来到法国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这一次的青少年魔药大赛在这里举行,Snape作为世界知名的魔药大师而被邀请作为评委。他看到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少年在表演台上用各种材料和坩埚演绎着魔药的艺术。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男孩,熟悉的面孔让Snape心里突然一震。Cedric Diggory,那个在魔药方面颇有建树的孩子。Snape看着他娴熟的动作和灵巧的手指,仿佛看到了年少的自己。

艺术馆里熙熙攘攘,其实Snape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麻瓜的艺术发展得要比巫师成熟许多,早在中世纪——Snape看着一幅画下面的介绍——他们就学会用蛋清和各种不可思议的材料创作了。

Snape抬起头,画面上是一个女人,双手安详的摆放在膝盖上,黑发披肩,正冲着所有来观赏她的人淡淡的微笑着。

“这就是卢浮宫最负盛名的展览品——《蒙娜丽莎的微笑》。”一个声音说着,Snape回过头,看到一大群人正向着这副画作走过来,他微微皱起眉头,人群的聚拢就代表着他的离开,他已经习惯于保持自己孤独的身影。

“教授——教授!”人群里,一个英俊的男孩子叫着,起初,他的声音似乎还有些羞涩,但看到Snape的身影越来越远,他突然放下了所有的自持,用尽全力挥舞着手臂。“Snape教授……Snape教授!!——”

然而前面那个黑色的身影并没有听到。

“嘿,瞧见刚才那个男人了么?”他垂下手,听见身边有一个胖男孩笑着说。“他的头发看上去足有三个月没洗了,真令人作呕。”

接下来的一秒,他肥胖的鼻子挨上了Cedric的拳头。

人群鼎沸,所有的人都围拢过来,人们试图劝架,然而那个瘦高的男孩似乎疯了一样的殴打着那个胖男孩,男孩子的几个伙伴也围拢了过来,他们用脚踹着男孩的脑袋,然而他的手却一直揪着那个胖男孩的衣领,死死的,不放手。

黑色的身影走到展厅门口,定住。Snape似乎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回过头,眉头紧蹙,却只看见一群人围拢在一起,中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Snape没有兴趣,也许是自己听错了,他转过身,匆匆的离开了展厅。



__________




男孩儿兴奋的几夜不成眠,小脑袋里挤满了那个人冷峻的形象。他从没有见过这么认真而富有责任感的教师。男孩花上自己所有的课余时间背诵那些艰深晦涩的魔药学理论,甚至是深夜,寝室的鼾声四起。他依旧在魔杖那不太明亮的光芒下读着自己这个年纪根本不能理解的理论。

在几乎被所有学生当成地狱一般的魔药课堂上,最靠近教授的桌子总是属于那个英俊的Hufflepuff男孩。他的身体总会不自觉的向前倾斜,期盼着那忙碌在讲台前的黑色身影能施舍哪怕一丝的关注。

他会订阅和那个人一样的魔药杂志;他会从图书馆抱回成堆的厚重典籍;他会写出比那个人要求的长度多一倍的论文,而且字又小又密;他会在自习课上向他提问一些艰深的问题,然后听着那低沉的天鹅绒嗓音念出药材长长的拉丁名。他会和那个拉文克劳聪明的华裔女孩交往,只为了在论文里也能得到一个像她一样的“Good”。

“嘿,伙计。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折腾的活像一只熊猫。难道是为了讨女朋友欢心么?”

他不在乎朋友的打趣,他只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得到他的注视。


__________



Snape开始注意到这个特别的男孩时,他正搅动着一锅完美的缓和剂。Snape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正确的拿着魔棒,加入正确的材料,然后沿着正确的方向,搅动了正确的次数,最后,得到了正确的药剂。

没有人察觉到Snape的嘴角勾了起来。

然而这个时候,男孩子似乎突然发现了身后的教授,他慌乱的转过头,Snape只匆匆看到了他灰色的眼睛,就听到了“啊”的一声大叫,原来是那个男孩子由于紧张而将坩埚捧歪了,药剂全部洒在了邻桌女孩子的袍子上。男孩子慌了,急忙拿好魔杖,准备帮女孩子释放清洁咒,然而却又碰翻了坩埚,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坩埚破碎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教室里一片宁静,只有女孩子的啜泣声。

Snape无奈的将手放至眉间揉了揉。多么好的缓和剂,就这样白搭了。“虽然我不指望你们有多高的成就。”他抬起魔杖,释放清洁咒和复原咒,“但至少要表现得不愚蠢。”他安排学生送那个被烫伤的女孩子去校医院之后叫了下课。

Snape照旧收拾着东西,他抬起头,看到教室里,那个男孩子还在收拾着东西,他的动作似乎磨磨蹭蹭,Snape有些不耐烦,他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了,他正准备发话,那男孩子已经收拾好东西,扣上了书包,他转头离去的一瞬间,Snape惊讶的发现,那孩子哭了。

他发誓自己没有看错,他脸上还留着泪痕。

那一夜Snape很晚才睡着,那孩子的泪水一直闪耀在他脑海里。自那以后,在学生们的记忆里,Snape在上Hufflepuff的课时,几乎不再说那些尖酸刻薄的话了。

虽然他还是一样的严厉和冷漠。


__________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永远那么大,那个人从来不会向自己的学院吝惜微笑与温和。而他所在的Hufflepuff能拥有的一切就是白眼与冷笑,还有论文上一次又一次的“说得过去”——无论那是他花费多少时间精力完成的。Harry Potter的入学又让情况变得不能再糟,本能享有的一丝关注也变得荡然无存。

之后,他等到了三强争霸赛。

当火焰杯将他的名字送出来的时候——他,霍格沃兹的勇士。

而那个身影依旧注视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杯,他拼命等待,而他的眼神却没有移动。


__________



“教授?”

Snape听到一个声音在叫他,他抬起头。

他看到Cedric Diggory站在他的办公桌前看着他,这个男孩子似乎在每次迫不得已跟自己说话的时候都会选择逃避目光,然而这一次,他却如此定定的直视着自己。

Snape看着他,突然发现,这个男孩子已经不是那个一年级的圆脸小男孩了,他已经变得成熟、英俊了,犀利和炙热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知不觉中,Snape缓缓的站了起来——连身高都快和自己一样了。他看着眼前的男孩子。“什么事?”

“教授,你觉得我是一个好学生么?”三千争霸赛的最后一战明日就要打响,窗外是黑色的云朵,几只鸟停在树枝上,又被狂风惊起,飞向远处的天际。
Snape被这个问题噎住了。

这么多年,似乎没有一个学生主动找过自己,而这个孩子却已经是第二次这样做了,而且,他现在又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冷漠。

“有什么问题么,Diggory先生?”他说。“对我给你的作业评级不满意?”他说。“严格要求从来都是我执教的一个标准。”

“我不是说那个,教授。”男孩子说。“我只是问你,不是评级,也不是……打分,总之。”他再次对上Snape的眼神,这一次,轮到黑发的男人想逃避了。“只是您,您觉得,我是一个好学生么?”

窗外传来闷雷的声音。

Snape挑了挑嘴角,似乎这个动作能让他放松下来。

然后他点了点头。

男孩子笑了,然后,出乎Snape的意料,他飞速的抱了自己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半晌,Snape缓缓的坐下,然后,露出一个笑容。

“真是个傻问题。”


__________



空洞的走廊里,男孩子飞速的跑着,魔药教师办公室的味道还留在他的身上,他跑的太快了,以至于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心脏留在了Snape的办公室。他大声的呼吸,让空气灌满自己的肺,两行泪水似乎在一瞬间倾泻而出,随着他的跑动,落在前襟上,手臂上,地面上……空气里。

我一定要赢。

他对自己说。

这样,他就会给我一个真正属于我的注视。

泪水的味道是咸涩的,带走过去的十几个飘着雏菊香味的青涩韶华。


他会注视我的,至少这次他会的。



END

2009年5月17日 北京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0-b52c8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