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Prologue
   
这像是一片南方的天空。水气很重,凝结成大块的云朵,在夏日傍晚的昏黄光线下显得凝重。看上去一场大雨就要来袭,街道上行人寥寥,就连平常熙熙攘攘的麻瓜商贩都早早的收了摊子,树叶被风吹得窸窣作响,并将鬼魅般的影子投到一栋看上去有上百年历史的老房子上。

格里莫广场12号里的气氛此刻显得很不友好,偌大的房间里,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围着一张羊皮纸忙着做着什么,除了两个人。

“所以说,你其实是来找死的,鼻涕精。”Sirius Black把玩着自己的魔杖,眼睛死死的盯着Severus Snape的右眼。

“很显然,虽然你使用了人类的语言,但似乎是犬类的语法。”Snape轻松的耸肩:“我听不懂你在嗥叫什么。”

“你杀了Dumbledore。”Sirius的眼眶里布满血丝。“然后又旁若无人的出现在这里,”他将魔杖抬高,“或者我也可以假装不知道你的目的,然后陪你玩玩。”

“我想我带来的校长书信——当然,在你认识字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向你说明一切。”Snape说。“不过,如果你乐意身中恶咒的话,也可以假装不知道那封信的存在。”漆黑的魔杖从黑色长袍下亮了出来。

“嗵”。Moody将魔杖狠狠的戳在地上。“闭嘴,男孩子们。”他说。

“我不是男孩子。”Sirius抢白。

“那么你就应该在看完这封信之后再决定是接受Snape继续留在凤凰社还是把他碎尸八块。”假眼的目光在Sirius的身体上下游走,将他打量得有些毛骨悚然。“Albus将他和Snape之间的事情说得很清楚了,包括Snape的真实身份,当然,也包括他现在才告诉我们这些的原因。有他亲手释放的魔法痕迹为证。”当Sirius的目光刷刷的飞快扫过羊皮纸的时候,Moody说。“现在,还想动手么?”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揍这个油腻的杂种。”Sirius连眼睛都没有离开羊皮纸。

Snape将魔杖放回袍袖,Sirius Black将头抬起来,不屑的将那张老校长的遗物扔到桌上。

“假的。”Sirius总结一般的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警觉起来,他们先看看Snape,又看看Sirius。

“Ablus不会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这个杂种去做的。”Sirius喷着不满的鼻息。

在所有人无奈的叹息中,“我要去睡了。”Molly说。起身的时候,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扫视了一下自己的丈夫和Remus Lupin,便上楼了。

“Sirius。”Author立刻领会到了妻子的意图,走上前去拍了拍Sirius的肩。“好了,你也去睡吧,我知道你们两个之间有些小矛盾,但是既然现在又成了战友……”

?”Sirius说。“我什么时候跟食死徒成为过战友?”

“好了Padpoot,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对不对?”Remus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值得商榷。”Snape说。

“好,我这就跟你商榷商榷。”Sirius激动得又伸手去袖子里抓魔杖,被Remus一把拦住。

Snape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的时间不像你们一样充裕。”他说,转身走向门口。“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身为校长。”他回过头冷冷的看了看Sirius。“我回学校去了,如果凤凰社要开会,就披上隐形衣去找我。”




徒步穿过霍格沃茨偌大的草坪花了Snape不少的时间,在这里不能幻影移形,Snape到达他的地窖时已经气喘吁吁了——他的右腿在一个月前的战斗中受伤,还未完全康复,运动和潮湿都让他感觉到极端的不适,他有些踉跄的走进它的办公室。

“Lumos。”魔杖闪烁出一道光芒,Snape把魔杖换到左手,将发光的边缘放在脸庞的左侧,右手摸索着蜡烛的位置。

突然,角落里,像是什么蜷缩在那里的东西动了一下,发出了窸窣的声音。警觉似刀刃一样划过Snape的心脏,他飞速的点燃蜡烛,同时将魔杖伸向那个黑影,大吼道。“谁!”

下一瞬间,他呆住了,那是一个黑头发的小孩子,蜷缩的坐在他的办公室角落里,浑身似乎都湿透了。那孩子抬起头,很明显,他看上去又饿又恐惧,小小的身体不自主的轻微颤抖着,然而,他却刻意的路出一副坚定无畏的眼神,衬托着他稚嫩但英俊的脸庞。

Snape突然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你是?……”谁派来的?Snape生生吞下后面四个字,多年的双间谍生涯让他对任何一个人都充满警觉,包括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岁出头的孩子——“谁?”他终于拿定主意,将问题补完。

孩子看着Snape一步步走来,也许是因为房间里依然昏暗,也许是因为Snape黑色的装束,他一直下意识的往墙角里躲。

Snape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审视着那张幼小的脸。

浓眉毛,犀利的双目,高挺的鼻子和深陷的眼窝,Snape眯起眼睛。他试着自己放松了一下,十岁小孩当间谍?他自嘲的想,真是自己吓唬自己。Snape努力的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脸,摆出一副不太严肃的面容。

那孩子高高的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拿着发光魔杖的男人,那光芒照亮了他的整个面容,在昏暗的世界里形成温暖的光芒,那男人向自己伸出一只手。

男孩子突然笑了,恐惧从他脸上逐渐消失。他抬起胳膊,将自己的小手放进Snape宽大的手掌里。

“我叫Sirius Black。”

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就这样,突然被蜡烛和魔杖的光芒定格在斑驳的墙壁上。

One

“我叫Sirius Black。”

Snape一惊,这个名字带给他的巨大震动导致他的手掌微微颤抖,他思忖了一下,还是将孩子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他嘴唇微张的看着这孩子,灰眼睛,黑头发,高鼻梁,没错,这孩子的形象溶进了Snape儿时的记忆,那时候,Snape曾经发誓就算忘了自己的姓名,也不会忘记这张脸。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Snape搬来一把椅子,让男孩子坐下,然后,定定的看着他,随即转过身,拿来蜡烛,放来桌上,自己坐在他的对面,他就这样,再次借助烛光,看着这张将近三十年前他无比熟悉的脸。

也许是巧合,Snape想,但五脏六腑都已经开始颤抖,他努力平稳自己的声音:“你多大了?而且,怎么会在我的办公室里?”
“你是霍格沃茨的老师吗?”那男孩子没有回答Snape,而是提出了新的问题。

如果面前坐着的真是Sirius Black,那条蠢狗,Snape感觉回答这个问题是如此的可笑,但是他点了点头。“是。”他看着男孩子。“现在该你回答我了。”

“我11岁,今天和James在禁林的边缘……呃,找我们丢失的东西时,”说后半句的时候,男孩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睛下意识的向右边看去,躲避Snape的目光,Snape知道他在撒谎,但这都不重要了。“然后呢?”他追问。

“然后……”男孩子将眼神转回Snape的脸上。“教授,说出来你不会相信我的,但我敢保证我所说的句句属实。”Snape在他的脸上看到虔诚而认真的表情,默默的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然后,城堡周围的建筑物就都消失了,您的办公室就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了我面前。”男孩抬起眼睛,那里面闪烁着渴求信任的目光。

一时间Snape不知道如何作答。转换时间方面的魔法他了解得不如魔药那么深刻,然而,他却也点点头。

男孩的脸上露出兴奋的光芒。“教授!你相信我了?”嘴大大的咧开,他冲着Snape抛出只有孩子才有的最为灿烂的笑容。

Sirius Black从来不会对鼻涕精这样傻笑。Snape想着。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自己面前坐着的就是三十年后魔法部通缉的阿兹卡班越狱杀人犯,以及凤凰社的开创者和保密人。他并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孩子做的事情会对现在的世界产生什么影响,一切还没摸清楚之前,最好让他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你需要些什么吗?”Snape站起身来,将椅子放回原处。“食物?”

孩子又笑了,急切的点了点头。

Snape想了想,地窖里除了魔药教材可以配置成毒药之外,似乎就没什么能给Sirius Black吃的了。他转过身,走向壁橱,打开,是药剂,关上;柜子,打开,是药剂,关上。Snape皱起眉头,走到操作间,他突然想起那里的小柜子下面似乎还有几片面包和一小罐牛奶——那是两天前剩下的了。

当Snape端着施放过保温咒的面包和一杯牛奶走向——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承认——Sirius Black的时候,男孩子开口了。“您是魔药教师?”

Snape点点头。

“那我怎么称呼您?”孩子拿起一块硬面包。

“叫我先生。”一股微小的报复感涌动在Snape的心脏里。

Sirius Black耸了耸肩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面包渣沾满了他的两腮,如此不雅的吃饭方式让Snape有了一种强烈的久违感。

Snape将男孩留在起居室,转身进入了封闭的操作间,掏出魔杖,一只枭鹰般的银色守护神从魔杖的尖端冲了出来,直窜云霄。



熟睡中的Remus Lupin被一阵尖利的声音吵醒,他从床上跳了起来,抄起魔杖。

“是我,Severus Snape。”Snape的声音从枭鹰嘴里传出。

“哦……Severus。”Remus重新坐回床上,一边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Black在么?”

“他应该在他床上,怎么,Severus,你找他?那我给你叫来……”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还在这个世界上。”

Remus Lupin周身一抖。“什么意思?”他胡乱蹬上拖鞋便跑出了房间,一路小跑到Sirius的门前,“轰”的一声之后,用魔杖炸开门的Remus Lupin呆呆的站在门前,看着坐在床上揉眼睛的Sirius Black。

“老兄,你犯病了?”Sirius粗声粗气的说,“今天不是满月吧。”显然,他还没睡醒。

“啊……不是,是Severus,他……”

“鼻涕精又来了?”Sirius似乎一下来了精神,抄起魔杖,不顾Remus的阻拦,冲向后者的卧室。

然而,那里空空如也。

“哥们儿,你幻视了吧。”Sirius有些恼怒,回头看着紧跟过来的Remus。

“诶?Severus Snape……他刚刚还……”



Severus Snape在操作间里踱步,顺手抽下书架上的一本书籍,飞速的翻着。

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Sirius Black。Snape无比头疼的想着:一个11岁,一个38岁。他们两个同时生活在同一个平行的时空里而没有冲突,真像是用了时间转换器。

“先生。”Sirius在操作间外叫着,看来是吃饱了,声音又充满了那种只属于Sirius Black的玩世不恭。

Snape将书签夹进翻过的位置,走了出去。

“Black。”Snape板起脸。“你今天晚上必须住在这里,哪都不许去。”

11岁的Sirius Black高高的仰起头,望着这个不肯对自己弯下腰的男人,作为Black家族唯一的Gryffindor,逆反情绪再次冲出脑海。

“我要回去!”Sirius说着走向门口。“我没做错事,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我要告诉Dumbledore!”

Snape的步子比Sirius大得多,三下两下便在他前面堵住了门口。“首先,Black,你应该叫我先生。”Snape挑起一侧的眉毛,“其次,”他微微低下头。“没做错事情?那么,你们真的是去禁林边缘找东西?还是找东西,然后顺便打人了?”

Sirius低下了头。Snape知道自己说中了,对于20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而且他确信,那个人,就是自己。

Snape觉得周遭似乎变得异常安静,在他的记忆里,似乎没有一次,当他和Sirius Black独处的时候,能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安静。

然而此时,Sirius突然抬起了头。Snape能感觉出这男孩子在面对教授戳穿自己谎言时的紧张,然而,他是Sirius Black,眼神仍然是桀骜的。“对不起。”他说着,轻微的吐了吐舌头。

忽然恍如隔世,38岁的Snape听到11岁的Sirius Black因为20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对自己做的第一次伤害而道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吃惊的微微张开嘴唇。Snape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记仇的人,或者,他一直以为自己细细的计数着Black对自己的每一次伤害,然后再一笔笔的还清。然而现在,当他回忆起在禁林前面,三个刚入学的孩子发生的那一场不愉快的闹剧,具体的场景,竟然已经混沌不清了,他甚至忘记了当时Black和Potter对自己做了些什么。时间真是神奇的事物,他看着那个熟悉的男孩子的脸。

“总之。”Snape清了清嗓子,微微闭上眼睛,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你今天晚上必须住在我这里。等明天天亮了我再送你回去。”尽管现在时暑假,学校里几乎没有学生和教职工,但谨慎的Snape仍然担心有人会认出Sirius来。

“这算什么,惩罚吗?”Sirius瞪大眼睛问,Snape疑惑自己以前为何从未发现这条蠢狗小时候的眼睛竟然这么大。

在鼻涕精的办公室住一晚。如果他知道了,那么当然算惩罚。Snape忍不住想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什么呀,教授,啊不,先生,您真是太有趣了。”Sirius笑了,露出一口新换齐的牙齿,就算在地窖,就算现在已经是深夜,但这笑容似乎还是把这里变成了白天。“您不但没有关我紧闭,也没有罚我劳动,还给我面包和牛奶,留我在您的办公室睡觉,这叫惩罚?”

Snape咬紧了后槽牙,这个Black是不是天生就有找揍的潜质,别人不罚他反倒不舒服。他平复了一下面对来自仇敌的无聊嘲笑的心情,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说,“有些事情明天再说,我去给你收拾一下房间。”

Snape拧开卧室的门,关上,然后将身体重重的靠在门上。梅林一定在跟自己开玩笑,闹了一辈子的仇人,现在却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上帝一定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天实在控制不住而向手无缚鸡之力的Black释放死咒。

在门上静靠了十分钟,Snape抬起头环视自己的卧室,一想到那条杂种狗要在这里睡觉他便忍不住攥起拳头。打开壁橱,Snape拿走了一些珍贵的书籍,他不想让Black的狗爪弄脏他心爱的书页,然后,他细心的检查每一个角落,拿走他认为对于Black来说“危险”的药剂、原材料,然后,在自己睡的床单上垫了一块旧布料。

做完这一切之后,Snape再次站在门口环视房间,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银青交错的Slytherin魁地奇奖杯上。

片刻后,他重重的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真麻烦。”然后向书架走去。当Snape把那个奖杯从架子上拿下来的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我只是为了避免麻烦。他想。

“你可以进来了,”他走出房间,向起居室走去,“注意,不要碰任何东西,尤其是书籍,洗手间在出门的右手方向,今晚魔杖暂时交给我来保管,还有……”

Snape的声音戛然而止,Sirius Black已经在沙发上睡着,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嘴角被口水浸得有些湿润,似乎是个美梦,烛光摇曳,将火的影子投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Snape想要叫醒Sirius,但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奇怪,自己也是从一个孩子成长而来的,但不是为什么,如今,作为成年人的自己,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一个孩子。这也许是因为,眼前的Black,不需要自己时刻紧攥魔杖,不需要自己怒目相对,不需要自己的恶语相逼。

然而,那都是Snape已经习惯了的事情。

他走近Sirius,轻轻的将他横抱起来,走进卧室,然后,胡乱的将他摆在枕头上。

Sirius动了动,翻了个身,摆出一副不雅的睡相。脸上尽是孩子般无忧无虑的表情。Snape轻轻的叹气,然后,阖上了门。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1-7a4daf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