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Two

如果放在从前,那么,无论是Snape还是Sirius可能都觉得这件事情是荒诞的,然而,它真的发生了——Snape将自己的床留给Sirius Black过夜,而自己则在操作间里蜗居了一晚。

他站起身来,合上最后一本他翻阅过的书籍,将它轻轻的放在案台上,闭上眼,揉了揉眉骨。

现在,Severus Snape有三件事情非常确定,第一件,正在自己床上摆着不雅睡姿打着呼噜的那个11岁少年的确是那个Sirius Black,他通过魔法的帮助跑到现在来捣乱;第二件,那个和自己同龄的Sirius Black和少年的他一同活在这个时空里,而且,不能让他们彼此相见,否则,他们会同时立刻死去;第三件,如果这个少年蠢狗在自己手里出了什么差错,那个中年蠢狗也会遭遇同样的问题。

他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眼前的这一幕让Snape瞠目,紧接着愤怒,也许是因为夏季的高温和地窖的闷热,Sirius Black将他的衣裤脱了下来,丢在地上,身上只简简单单的套着一条淡蓝色的内裤,Snape盖在床上的那块为了防止Sirius Black的皮肤和自己的床直接接触的旧布料已经被揉成一团,滚到地上,而Sirius正流着口水抱着枕头仍在酣睡。

Snape愤怒的走上前去将地上的衣物狠狠的丢到Sirius的脸上。“你给我起来!”他叫道,Sirius睁开惺忪的大眼睛,看着漆黑世界里的漆黑色Snape。“天还没亮……”他小声说着,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这里是地窖,不会有天亮的时候。”Snape说。“5分钟之内,我希望看到你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并且出现在起居室里。”说罢,他转身而出。

对于Snape而言,面对这样一个Sirius Black要比面对成熟的那一个困难,因为他跟后者的关系看上去更好处理:他们彼此了解并且互相辱骂斗殴了二十多年。然而这一个,他十分确定这个孩子现在已经认识了一个叫Severus Snape的十一岁孩子,但他并不讨厌现在的自己,所以,Snape必须把那些“蠢狗”、“杂种”之类的话吞回肚子,然后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来对待他。
Sirius花了三个五分钟才搞定那些事情,然后摇摇晃晃的进入了起居室,餐桌上摆放着和昨晚几乎一样的食物:硬面包和牛奶。这个时候,有些许阳光从地窖顶上的某一个角落渗进来,柔和的照在Snape的后背上。

“先吃饭。”Snape说。

Sirius走到餐桌边,坐下,“那你呢?”他没有动桌上的食物。

“吃过了。”Snape撒谎道,这里只剩这些东西了,而他又讨厌在Black面前做出圣人的姿态。

“你为什么不等我一起吃饭?”Sirius仍然没有动,“你讨厌我?”

Snape很想回答“是,而且极其”一类的话语,但他只是不耐烦的摇了摇头,似乎想把Sirius那种有些哀伤的眼神从眼前挥走。他不明白Gryffindor的那种天生就想让身边所有的人都对自己有好感的欲望,而此时他又很奇怪的不想去打击。

吃过早饭,Snape和Sirius面对面坐着,他的脸崩得很紧,许久,他说,“Black,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Sirius歪了歪脑袋表示倾听。

“由于你不小心进入的时间魔法维度,现在你所处的时空并不是你熟悉的那个时空了。”Snape说,“也就是,这个霍格沃茨,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霍格沃茨,你的家,也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家,总之,一切都变了。”

幼犬惊起的睁大眼睛,然后摇摇头。“你骗我,这不可能,你是谁?为什么要骗我?你是不是食死徒?!”Sirius冲上前去,想揭开Snape左臂的袖子,却被一只大手阻挡了。

Snape扯住Sirius的手腕,不顾后者的挣扎带他离开了地窖,登上盘桓的楼梯,穿过黑暗的走廊,他们来到了地面。太阳高挂在远方,明亮的光线让二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停顿片刻,Snape带着Sirius来到城堡前的橡树下。

“你干什么?!”Sirius终于挣脱开Snape的手掌,气喘吁吁的问道。

Snape指着橡树后侧一大块被烧焦的地方,那时六年级时的劫道组干的。“你所认识的这棵橡树,不是这样子的吧。”校园里静悄悄的,Sirius惊奇的望着那一块黑斑。“那也可能是昨晚……”Snape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回过头,仰望着整座城堡。“你再看那些爬墙虎。”他说,他还清楚的记得,学生时代,那些爬墙虎只占据城堡的很小一部分墙皮,而现在,他们已经将城堡的一侧完全占领,显得郁郁葱葱“你认为,这也是昨晚长出来的吗?”

“魔法什么都可以做到。”Sirius说,但他的声音又小又虚。

他们走了学校的很多地方,在天文台上看远处的青山,在走廊里看二十多年来新增加的涂鸦。他们在Sirius Black曾经的座位上看他毕业之后孩子们做的小抄,书架上1971年之后的奖杯和奖牌。Sirius Black的眼神是惊讶和新奇的,而Severus Snape的眼神则永远在关注Sirius Black的眼神变化,就像一个带孩子出游的严谨而内敛的父亲。

“所以,现在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当他们又回到橡树下,Sirius认真的说。

“很高兴你最终承认了这个事实。”Snape回忆着他们刚才经历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像是一次约会。

“像是在未来一样?”

“差不多。”

Snape本以为Sirius会感到恐惧,但他的眼睛却瞬间明亮起来。“这太有意思了!”他喊道。“等我回去的时候,James会羡慕死我的!”他抬起头,看着一脸阴云的Snape。“我可以回去的,对吗?”

Snape无奈的点头,他知道必须得把这个没心没肺的Sirius送回正常的世界轨道上去,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那,你也能跟我一起回去?”Sirius问。

“不能。”

“为什么?”

“没为什么。”

Sirius显得很失落,Snape扭过头不去看他,他感觉喉咙有些干,他想回地窖喝水。

“那就是说,我回去之后,你就会消失?”Sirius又问。

Snape迈开大步,向地窖的方向走去。“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他走得飞快,将自己的声音甩在身后。

“那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Sirius小跑的跟在他身后,用稚嫩的声音喊着。

“这不重要。”

“重要!”Sirius喊道。Snape猛的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被阳光照耀的Sirius Black,他眨着乌黑的眸子,气呼呼的说。“既然要消失,留一个名字给我,难道不重要吗?!”

从来没有人想要记住我。

Snape有些震惊,但他努力的隐藏着自己的情绪,眼前的人是Sirius Black,这总让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话,如何做事,他慢慢的走回去,站在Sirius的前面。

“我叫Polaris[1] Prince。”Snape说。

“Polaris……”Sirius笑得很夸张。



几乎是一踏进地窖,Snape就看到守护神出现的火花,他急忙将Sirius推进卧室,只留下一句“我有点事,别出来。”

犬类动物出现在客厅,是Tonks的守护神。

“Severus——”

“等一下,”Snape打断了她。“叫我Polaris,别问为什么。”

“Po……总之,”显然,Tonks不习惯这个称呼。“今天下午两点凤凰社会议。”

“没有任务安排?”

“没有,只是每月一次的照例会议。”

“请假。”Snape冷冰冰的说。“我这里有特殊的事情要处理,我必须要去一趟对角巷。而且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因为购物请假?你怎么了Severus,发烧?”

“我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的。”Snape说“我还有事。”

“等一下。”Tonks说。“既然这样,帮忙替Sirius带一件麻瓜穿的风衣回来吧,他原来那件丢了,你知道,穿上那个出去比较安全,他在家里根本待不住。”

还没等Snape发出愤怒的咆哮,守护神啪的一声在起居室里消失了。

“这个Black!”Snape吼着,卧室的门一下子开了,幼小的Sirius趴在门框上问。“叫我有什么事Polaris?”

Snape瞬间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他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让自己慢慢平静了下来。

“你得在我这里先住一段时间,等我找到了时间魔法维度,你就可以回去了。”Snape走进卧室,打开匣子,数着里面的西可。“所以要去对角巷买一些你需要的东西,明白吗?”

Sirius点点头。

“明白了没有!”Snape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Sirius。

“我点头了。”

“你点头我怎么看得见!”Snape的情绪仍在愤怒的状态,他点好钱,放进口袋,然后从衣橱里拿出一件黑色的风衣,趁张开嘴的Sirius关于点头的问题反驳他之前扔在了他脸上。

“把它穿上,拉锁拉到鼻梁的位置。”

“我会被热死的!”Sirius反驳。

“我再里面用了降温咒,穿上就知道了。”

Sirius套上风衣,面露喜色,Snape看着他的样子,不知不觉也就不再生气。

“为什么你所有的衣服都是黑色,而不是天蓝色?”Sirius问。“太难看了。”

“我不认为天蓝色有多好看。”Snape想到今早看到的Sirius身上的那条天蓝色内裤。

这就是Snape跟孩子相处有时不像个大人的原因之一,他对什么事情都持有自己不变的看法,并且不会因为你比我小了27岁就哄着你承认你的观点是正确的。

“我喜欢。”Sirius说。“你不认为天空的颜色好看吗?多酷的颜色啊!”

这次Snape没有答话。“我们要赶时间。”他说,打开了房门,Sirius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

看着Sirius蹦跳着走在自己的前面,Snape恍然有些失神,他想起多少年前,在户外上课的日子里,这个男孩子喜欢仰起脸看天空的侧脸,和天空下他鼻梁好看的弧线,还有在他不远处,不屑的低着头的自己。

Snape抬起头,阳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他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天空的颜色。



[1]Polaris:北极星。Sirius的名字意为天狼星。

Three

虽然是假日,但对角巷里依然人烟稀少,黑魔法给巫师世界带来的恐怖阴云让这个曾经繁华的地段变成现在的模样——有许多店铺已经关闭,巷子里有为数不多的人在急匆匆的走着,个个都穿着风衣或长袍,将一半的脸挡得严严实实的。

Snape和Sirius错开半个身位,一前一后的走着,Sirius蹦跳着走在前面,Snape急急匆匆的跟在后面,早晨的阳光很温和,照在跳跃着的Sirius脸上,在他的脸颊上铺上一层细汗。

“左转,进去。”Snape说,他们拐进了一家便宜的裁缝铺,Snape环顾四周,看见一位年老的女巫正向他们走来。

“需要做几身衣服吗先生?”那女人已经颤颤巍巍了。

Snape轻轻的点头。

“给您还是您的孩子?”她又问,拿起皮尺和魔杖。

Sirius迅速的转头,看着Snape,似乎在为如何处理面前这个女巫误解了他们的关系而征求Snape的意见。然而Snape仍然直视着那女巫,用手指了指Sirius,没有多余的话语。

老女人挥了挥魔杖,那皮尺就开始围绕着Sirius的身体上下飞舞,不一会,记下了他身体的尺寸数据,然后潦草的记在本子上。然而每当皮尺飞到Sirius肚子附近的时候,Sirius都会用力将其扯下,速度快得就像触电。

“怎么了孩子?”

“不行,我怕痒。”Sirius说。

“听话,忍一下就好了。”女巫和蔼的说,一挥魔杖,皮尺再次飞到Sirius的腰间,Sirius胀红了脸,咬着嘴唇,但脸上却满是忍不住的笑意,在皮尺对准刻度之前,他再一次扯下皮尺,趴在地上,捂住肚子边笑边打滚。

女巫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24英寸。”Snape面无表情的说。Sirius瞬间安静了,女巫点了点头,将数据记录在本子上。

“Polaris,你怎么知道是24英寸?”Sirius从地上蹦起来,用手拍掉身上的土,然后用那灰黑发亮的眼睛看着Snape。后者皱着眉别过脸去,“有一种能力叫做目测。”

“去选几块布料吧。”女巫拍了拍Sirius的头,旋即转身,对Snape说。“做衬衫对吗?”

“衬衫、长裤、外套。”Snape的眼睛盯着钻入店铺内里的Sirius。“要两套。”




“好,系上扣子,到旁边去检查听力。”年轻的护士对11岁的Severus Snape说。新生入学检查她们总是格外仔细,Snape拿过自己的体检表,从椅子上站起来。刚一出隔间,表格却瞬间脱手了。

“还给我,Black。”Snape伸手去抢,却被Sirius闪开。“啧啧,让我看看鼻涕精的表格上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一脸坏笑。

“难道你没有听到我让你还给我么。”Snape对Sirius怒目而视。“看来你‘听力’那一栏里一定写着不合格。”他伸出手去抓表格,却被Sirius再次闪开。

“视力……身高……嗅觉……身体维度……哈?!”Sirius突然停止了对Snape的闪躲,定定的站在那里。“你腰围20英寸?”
Snape一把抢过自己的表格,苍白的脸上涌起愤怒的红晕。“没必要这么惊奇Black,”他装作平静的说,“人类的身体维度和你的身体维度总是有差异的。”

“哗啦”一声,Sirius从口袋里扯出自己的表格,举到Snape眼前,“这才是正常人类的身体维度!”在“嗅觉:优异”的下一行,Snape看到了Sirius Black的腰围:24英寸。

Sirius将表格收回,绕着Snape转了一圈,那个魔药怪物平常总是穿着母亲留下来的肥大校袍,他的身材便被遮掩在其中,虽然Sirius知道Snape一定非常的瘦,因为那校袍总是在他身上咣当,但他实在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被自己和James等人欺负的鼻涕精竟然如此的瘦弱。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那么,我还要进行我的听力检查。”Snape没有看着Sirius的脸,用闷闷的声音说。

“校医一定是搞错了。”Sirius小声的说。

生在贵族家庭的Sirius Black公子当然不会理解这个。Snape故作轻蔑的瞥了Sirius一眼,他不想让自己过多的缺陷被Black知道,比如刚刚合格的肺活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午后的气温太高,或者是室内的光线太明亮使得Snape产生了错觉,他看到Sirius正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在他还来不及闪躲的时候,Sirius便伸出双手,用无比轻柔的力量,扶住Snape的腰。

Snape在一瞬间失去了移动的能力。

礼堂里仍然喧嚣,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从前面的小夹门里已经飘出了小精灵做好的糕点的香甜味道,阳光从树叶的间隙渗漏下来,照进Sirius Black的眸子,是浅灰色的,但那眸子很深很深,Snape不敢抬头去看,生怕自己被吸进去。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自在,终于,他奋力的推开Sirius。

“你疯了?!”Snape想吼一声,但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细小无比。

然而Sirius却皱着眉头,似乎并没有听到Snape的话,显然,他现在已经明白,20英寸的腰围并不是因为医生的错误,虽然他认为这个尺度小得可怕。

Sirius没有再说一句话,转身,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




“所以说,您的孩子真懂事。”

Snape猛的转过头,看着面前年迈的女巫,他刚才失神了,而且并不是一时半会。他显然错过了那个女巫的一系列论调,并且在她得出结论的时候才回到现实。

“您刚才说什么。”

“哦,先生,我以为您一直在听我讲话。”女巫显得有些生气。“现在孩子对外表的要求一天比一天高了,很少有孩子能同意来我这样的店里做衣服,他们都去买现成的。”女巫轻轻叹了一口气。“所以说,您的孩子真懂事。”

恰在此时,Sirius从布料堆里探出脑袋。“选好了!”他拿着几小块布料的样子,连蹦带跳的跑上前来,递给老裁缝。

“全都是蓝色?”老裁缝问道。“不搭配些别的颜色么?”

“不用了,这都是我喜欢的颜色。”Sirius笑着说,露出一口健康的白牙。Snape盯着那张笑脸,突然间,他以为自己也是11岁。

“还有,”Sirius指了指最上面的一块布料。“最好将大部分的衣料都做成这个颜色的可以吗?”他笑笑说。

那是天蓝色。Snape将眼神从布料上重新移回Sirius的脸上。为什么那个Black在面对我以外的别人总是那么友善。Snape挑起一侧的眉毛。

“这真是太有意思了,Polaris。”在走出裁缝店的时候,Sirius兴奋的说,“比在成衣店挑选现成的衣服有意思多了,我可以自己选衣服的颜色和样式。”他看上去很激动,就像一个乞丐刚从王宫里出来一样,然后,Sirius抬起胳膊,握住了Snape的手掌。

现在的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对父子。像是父亲领着孩子的手,一起逛游乐场或者公园什么的。Snape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包围着,那个人是Sirius Black。他不断的这么提醒自己,越是这样,他就越感觉到周围的世界是不真实的。

他们走进日用品商店,买了Sirius Black的生活必需品,“走这边。”Snape说,这时,他已经成功的通过拎着购买来的物品挣脱了Sirius的手。他们通过一个狭小的通道,走过一道拱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大大小小的床。

“我需要一个床……”垫。Snape的话还没说完,就听Sirius大叫一声,“我最喜欢买床了!”然后以飞快的速度将鞋子乱七八糟的甩在地板上,跳到其中一张单人床上,张开双臂双腿,闭上双眼,再次展现了他不雅的睡姿。

Snape真的只想买一个床垫,往地板上一铺就可以成为一张简易的床,他并不认为Sirius会在自己的地窖长住,买床不合算。
Sirius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连地都没下,就从这张床跳到那张床,躺下,起身,再跳向下一张床。

Snape无论如何也不相信Sirius是一个贵族出身的Black。他就这样抱着一堆袜子、毛巾和清洁剂站在一边。

店主是一个中年胖子,他笑眯眯的迎上来。“Polaris!这儿还有双人床!”在店主张嘴之前,Sirius在不远处叫喊着,然后跳到离他最近的床上,张开双臂,“要买双人床吗?”

Sirius的样子竟然在Snape的面前悄然变化了,脸变长,头发变长,眼睛的颜色变深……他在Snape的面前变成了38岁的Sirius Black,张开双臂,向他提供着购买双人床的建议。

Snape的眉头皱得厉害,似乎眉毛都快对在一起了。

Sirius急忙从床上下来,光着脚跑到Snape的身边,仰起头定定的看着他。“你生气了?Polaris?”见Snape不回答,又说,“对不起……只是,我喜欢买床。”

“别对孩子太苛刻。”店主急忙打破不愉快的氛围。“他们都一个样。”他指着那些摆在外面的床。“这些已经没有办法再卖了,我把它们摆出来就是为了让孩子来一个一个试的,上次还有一个孩子,直接把弹性床当蹦蹦床了。”他微笑着说。

“我需要一个50西可左右的单人床。”Snape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自己改变了主意。

十分钟后,Snape抽出魔杖,对着他付过钱的床释放缩小咒,当它小到拇指大小的时候,他将它放进装毛巾的口袋。

“Polaris,”走出日用品商店之后,Sirius叫住了Snape。后者回头。

“我帮你拿一个袋子吧。”Sirius说,然后不顾Snape的回应从他的左手里夺过袋子,用左手拎着,然后,他再次笑着用自己的右手握住了Snape的左手。

Snape挣脱开。“把袋子给我。”他说。向Sirius左手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没事儿,我能拿得动。”

不是你能不能拿得动的问题。“给我,那是我付的钱,由谁来拿由我决定。”Snape说出了一个似乎有道理的缘由。

Sirius的嘴微微张着,他看上去有些惊讶,但想要反驳这些对于11岁的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困难,另外,也许是Snape严肃得让人害怕的外表,Sirius默默的将袋子还给了Snape。

他们都沉默的往前走着,Sirius不再蹦蹦跳跳,而是很乖巧的走。路过食品店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Polaris,哦不,Prince先生。”他改口。

Snape低头看他。

“无论是出去玩,或是买东西,我爸爸妈妈从来没有领过我的手,他们从来都是领着弟弟。”他抬起头,Snape看到他的眼神里有受伤的表情,这种表情出现在11岁的孩子眼里竟让人有些心酸。“不过那也没什么。”Sirius说。“我不喜欢他们,不,我讨厌他们。”

“你不应该讨厌你的父母。”Snape说,虽然他对Black的家事有一定的了解。“尤其是你的母亲。”Snape说。

“她也讨厌我。”Sirius说。“我们一家人都讨厌我。”

Snape不再答话,他突然觉得,在这方面,他似乎还比Black幸福一些,至少,他有一个爱着自己的母亲。

Sirius Black需要的其实并不是有一个领着他的人。

“有一次,”Sirius的话匣子似乎又打开了。“我在对角巷,就在这里,看到鼻涕精和他的妈妈。”

Snape急速的转头,速度之快让他怀疑自己扭到了脖颈。Sirius看了看Snape,说,“这只是他的绰号,他的名字叫Severus Snape。总之,我看到他被他妈妈领着走过商店的橱窗,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Snape的笑容。”

Snape觉得自己的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一样,以第三个人的身份听到Sirius Black提到自己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怪异。

而且他注意到,虽然Sirius Black用了鼻涕精这个名字,但这句话本身并不带厌恶的情绪。

看来Black只有在面对Severus Snape本身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他一贯的风采。

Snape默默的将左手的袋子换到右手,他用右手拎着所有的重量,然后,用左手轻轻拉起了Sirius的手。

Sirius仰起头,眼里满是惊讶。然后,微微的笑了。Snape感觉到Sirius将自己的手紧紧的握着。

“真希望这个时候看到鼻涕精。”大大的微笑展现在Sirius的脸上。“让他看看我也有人领着。”

领着你的人就是鼻涕精。Snape看了一眼Sirius,什么都没有说。




走到魁地奇用品商店的橱窗前时,Sirius的脚就像是被粘在地上一样。

“Polaris,那是什么?”他将Snape生拉硬拽到橱窗前。“火弩箭?”他瞪大眼睛。“是最新的型号吗?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将脸完全的帖到了橱窗上,玻璃压扁了他的鼻子。

“我……我能看一会吗?”Sirius说,Snape怀疑Sirius都快把橱窗的玻璃压碎了。

“我以后一定要买一个这个。”Sirius兴奋的说。“给我儿子和儿子的儿子也买。”

可惜你到38岁还是个光棍

刹那间,Snape的余光瞥到了什么,他转过头——

Draco Malfoy和Lucius Malfoy。

Snape用最快的速度将Sirius Black抱了起来,闪身进入旁边的一条侧巷,他飞快的向前跑着,在心底祈望着Malfoy们没有看到自己。大约向前跑了一百米,他终于停下,将Sirius放回地上,扶着膝盖拼命的喘气。

“Polaris……刚才那两个人是谁?”Sirius显然也看到了Malfoy父子,他们的贵族气质和显贵的衣着在哪里都是最显眼的。“Lucius Mlafoy和他的父亲?”

Snape的气没有喘匀,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他似乎生来就没有运动细胞,肺活量和心脏功能差得出奇。

“再去一次成衣店,我们就回去。”良久,Snape直起身来说,他需要给38岁的Sirius Black买一件风衣。

“我们不是做过衣服了么?”Sirius问,跟着Snape往前走着。

“给另一个人的。”Snape说。

成衣店的东西很贵,Snape看了看,口袋里还有20西可,买一件中档的风衣足够了,反正Black要还这个钱的,Snape想,扫视着架子上花花绿绿的衣服,视线总是不自觉的在遇到蓝色的衣服时停一停。

最终,Snape拿了三套蓝色的风衣,放在椅子上。

“哪个好看?”Snape问身边的Sirius。

“这个。”Sirius指着中间的那套。

Snape将银币递给店主,他刚刚给Black买了一件征求过Black意见的风衣准备带给他。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然后,Snape再次抱起Sirius,幻影移形了。

在安置好Sirius,并叮嘱他不许出地窖的门之后,Snape在格里莫广场12号之前幻影显形。他拎着装着给Black风衣的袋子,盘算着应该将这件关于Black的事情跟Lupin商量,凤凰社这边必须要有人知道。

Snape走进客厅。

Sirius Black慵懒的斜靠在绿色的皮质沙发上,穿着敞怀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刘海遮住了他一侧的眼睛,露出的另一侧睫毛被午后的阳光染成金黄色。他抬头看了一眼Snape,“鼻涕精。”

Snape突然失去了回击的能力。

“哦,Severus。”Remus从里屋出来,“给Sirius的风衣买了对吗?”

“什么?!”Sirius从沙发上跳起来。“你真的让鼻涕精给我买风衣?”他冲到Remus的面前。“你疯了吗月亮脸,你想把我打扮得和鼻涕精一样恶心才舒服是不是?我他妈才不想穿他看中的那些白痴衣服。”

积蓄在Snape胸中的情绪终于被碰出了豁口,这几日和11岁的Sirius Black相处时他并不能表现出自己对这个蠢狗的厌恶,相反,还得照顾他生活,花50个银西可给他买什么单人床。“我对于买犬类服装并没有什么兴趣。”他说。“并且,我想到我买回来的衣服将要粘上跳蚤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胸中的那些结块似乎在慢慢化掉。“不管你到底要不要,”他将手中的袋子狠狠的扔到Sirius的脸上。“你都得付我20西可。还有让我看到你这条疯狗狂吠的精神损失费。”一种解脱的感觉扑向Snape的内脏。

“20西可?你才疯了吧?”Sirius将袋子从地上捡起来,从里面掏出风衣的包装。“让我付你20西可换一块黑不啦唧的破布?除非傻子才……”他突然停在那里,看着手里的蓝色风衣。然后,猛的抬起头,似乎是震惊的看着Snape。

“Lupin。”Snape叫着Remus,转身上了楼梯。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2-47201a1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