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Four

“Snape!”Severus Snape从楼梯走下来的时候,听见Sirius Black清晰的叫着自己Snape而不是鼻涕精。

“那么,没什么事的话,告辞了。”Snape并没有理会。

“等一下!”

Snape转身,“Black,虽然我给你带了风衣,但你要知道,这并不代表我是来找你的。所以,我想我有权利决定自己该什么离开。”

“我知道,Snape,你知道,我这个人一贯不习惯欠别人钱。”Sirius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歪着身子靠墙站着,“对吧,Moony。”在得到Remus的点头示意之后,他的目光重新对上Snape漆黑的眼睛。“但你应该清楚,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给你。”

“哦?”Snape上前走了一步。“虽然我知道一个落魄的贵族的境遇如何,但是,Black,20西可。”

“我当然有20西可!”Sirius的嗓门提高了。“但这属于生活费,我没法给你。你也知道,去古灵阁取钱必须要本人或者至少带有本人的书面证明才可以,我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可能以Sirius Black的身份去取钱的。”

“你可以先借你那狼人朋友一些,反正你现在也是在花他的钱不是么。”

“Severus……”Remus似乎带着笑意耸肩。“要是我能为他付这笔钱的话我刚才早就付了。”他看了一眼Sirius,“我是从家里直接过来的,身上没带那么多钱。”

“所以下次凤凰社会议的时候你带来吧。”Snape说着,再次转过身去。

“我说过了我不想欠别人的情,尤其是的,鼻涕精。如果睡觉的时候我小脑还想着我欠你20西可,我会每天晚上都被吓醒的。”

“看来你还不是一个完全的失败者。”Snape说。“我一直都以为你没有脑子,现在看来,你只是没有大脑而已,而你的小脑倒是尽职尽责。”

“呃……”狼人发出劝架前酝酿的声音。

“随你怎么说。”Sirius别开脸,卷发搭在他的脸颊上,衬出他英俊的侧脸。半晌,他又缓缓开口。“Snape,你大概……对红酒感兴趣?”

“你……”怎么知道?Snape硬生生的把后半句吞回肚子,即使被猜中,他也不愿意在Sirius面前承认自己出了魔药之外的其他私人爱好。“你想以物抵债?”

“我在老妈的私人收藏室里看到一瓶Mouton Rothschld。”Sirius说,离开了墙的依靠,从客厅昏暗的角落走到能照到光的地方。

Snape很清楚的知道,一瓶Mouton Rothschld的价格得用加隆来衡量,他虽然并没有对Sirius的智商报什么希望,但他也认为那条狗应该知道这酒的价值。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Sirius说。“我没那么傻,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肯留下来吃晚饭的话……”

Remus飞速的转头去看Sirius,脸上露出的表情仿佛是看到了一只会说话的南极熊。“我可能让你尝小半瓶,算是抵债了,如果你肯的话。”

“Lupin。”Snape说。“你确定Sirius Black最近没有秘密的接受过什么精神治疗?”

“我很清醒。”Sirius说。“那么我就当你答应了。”他再次别开脸。“另外,”他转过身走向放红酒的地窖,一只手仍然插在裤兜里,在关上门的一刹那Snape看到他背对着自己挥了挥手。“谢了。”




晚餐的气氛似乎有些僵硬。盘子里放的似乎是从外面直接买回来的熟食,还有将所有蔬菜胡乱切碎拌在一起的沙拉。

“凑合吃吧。”狼人欠了欠身。“家里只有这个,Sirius似乎对这熟食很感兴趣,买了一大堆,把储藏室都堆满了。”

Mouton Rothschld的瓶身被擦干净之后摆在桌子上,这瓶似乎尘封多年的红酒在客厅昏黄的光线下展露着它高贵的红色。

Remus Lupin知道自己发话的时间又到了,他起身,将酒瓶起开,然后给Snape和Sirius倒上酒,最后,给自己也倒了一点点。看上去他像是想举起酒杯说点什么,然而Sirius Black已经端起酒杯,只用一大口就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你刚才在做什么?”Snape用鄙视的眼神看着Sirius,似乎认为Sirius侮辱了这么好的酒。

“我渴了。”Sirius说,用叉子叉起一片萝卜。

“你刚才用了30西可来解渴。”Snape说。

“唔……我知道……唔,Moony,再给我倒点。”Sirius嘴里嚼着沙拉说。

Snape摇了摇头。我要是他父母早晚也得把他轰出去。他想着,用刀切下一片熟食,放进嘴里,出乎他预料的是,味道出奇的好。

“Sirius,你把黄瓜块切得太大了。”Remus皱着眉头盯着叉子上的黄瓜。

“我的耳朵没有出问题吧。”Snape说。“Sirius Black还会切菜?”

“每吨饭的沙拉都是我切的。”Sirius说。“你凭什么说我不会切菜。”

“我见过你将魔药素材切丝时的惨状。”Snape说。“你这萝卜是打算切丝的吗?”

“这难道不是丝吗?”Sirius叉起一大块萝卜。

Snape的手如旋风般将Sirius餐盘旁边的道具拿在手里,又拿起自己的,飞速的挑过一块萝卜,飞快的将它切成薄薄的片,然后又逐片的切成细丝。Sirius吃惊的盯着Snape,一会儿看看他的脸,一会看看他手里的活儿,黑色的头发随着他手里的动作摆动着,苍白的手指操作着刀片。不一会儿,盘里出现了细细的一盘萝卜丝,Snape将盘子“哐当”一声摆在Sirius的面前,用他的刀挑了一点沙拉酱,手腕一扭,便均匀的涂抹到了萝卜的上面。

然后,他缓缓的坐下,没有说话,端起酒杯,细细的品尝了一小口让他心仪的法国名酒。

“你这……切这么细,都没法吃了。”Sirius将盘子推到一边,但他的眼神却一直停留在那盘萝卜丝上。

“再来一杯吧,Severus。”Remus将Snape的酒杯里添上酒。

“这下咱俩两清了。”Sirius说。“连本带利。”

Snape没说话,细细品着熟食。

“嘿,你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喜欢红酒的吗?”Sirius问,他的脸上因为两大口红酒的缘故已经微微泛红。

Snape挑眉。

“六年级的时候第一次配制高级解毒剂的时候用的材料之一是红酒。”Sirius说,切了一块肉放进嘴里。“从上课开始,Slughorn开始讲授怎么配置的时候,你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放酒的杯子。那是我第一见到上课不盯着教授的Severus Snape。”

“我早就把配置过程背熟了。”Snape反驳。“我不像某些人,直到开始配置了,书都还没看一眼。”

“当时和你邻桌的是谁来着?”Sirius问。

“不记得。”

“总之是个冒冒失失的家伙,他把你的杯子碰翻了。”Sirius似乎来了精神。“酒洒了你一桌子。”他翘起二郎腿。“后来Slughorn教授重新给你倒了一杯,嘿,但你知不知道我下课收拾东西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Snape真不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我看到你用手指蘸着桌子上的酒伸进嘴里。”Sirius似乎说出了什么惊天大案的真相一样睁大眼睛,敞开双臂。

“那只是因为我从未见过葡萄酒。”Snape冷冷的说。

“得了吧鼻涕精,你他妈把那一桌子的酒都蘸了喝了,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当时脸上的表情。”

绯红爬上了Snape苍白的脸颊。“我吃好了。”他抹了抹嘴,站起身来。他在桌子上丢了5个西可。“给我一包这种熟食。”
Remus连忙起身,冲进厨房。

Sirius将身子的重量全部撂到椅背上,坏笑的看着Snape,一脸成就感。“那么鼻涕精,我告诉了你我是怎么知道你喜欢红酒的。”他说。“现在轮到你了,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天蓝色的。”

Remus从厨房出来了,手里拿着熟食。却被Sirius一把夺了过去,抱在怀里。“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不买黑色的?”

Snape走到他身边,一把握住包装袋。“给我这该死的熟食!”

“你要熟食干什么?”看上去Sirius已经有些醉了。Snape瞥了一眼酒瓶,已经见底。“你在家养了个姑娘对吗鼻涕精。”他的力气明显比Snape的大。他一把揽住Snape的腰,将他摔在墙上,然后冲上前去,把一只手摁在他两侧的墙上,使得Snape无法动弹。“还有,为什么是这种款式的?谁给你挑的?你家的姑娘?”

距离太近了,Snape能闻到Sirius身上的酒气,就连Sirius长长的睫毛他都能数清有多少根。

“Padfoot。”Remus知道自己出场的时间又到了。他走上前来努力的将Sirius和Snape拉开。“Moony,”Sirius看都没看Remus一眼,他的目光盯着Snape,“那个赌注是我输了,Snape他妈的是个直的。”

“你们用来打赌的事物还真是奇特。”Snape用刀片一样的眼睛盯着Remus。后者努力的将那个熟食的袋子从Sirius的怀里拉了出来。

“那么Severus,不送了。”Remus冲Snape使着眼色。

“再好不过。”Snape撇了撇嘴,大步走出玄关。一声巨大的关门声传来。

“Sirius,我看你还是早点睡觉吧。”Remus说。

“我还没吃饱呢。”Sirius说着,眼睛盯着玄关,一边端过盛放着萝卜细丝的盘子,抓了一把,塞进嘴里。脸上露出“还不错”的表情。




Snape用他认为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地窖。

屋里没有点蜡烛。“Lumos!”魔杖尖端发出亮光。在确认起居室里的确没人之后,Snape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

“Black?Black!”Snape拍着门。没有人回应,但Snape确信Sirius Black就在里面。

Snape用魔杖打开房门。

屋里依然是漆黑一片,但Snape看到Sirius蜷缩在床上。

“Black。”Snape说。“到起居室来。”在20分钟内分别见到两种Sirius Black还是让Snape感到不适应。

适应这种态度的转变。

“Polaris。”Sirius的声音出奇的成熟。“我们要一直住在这里吗?”

Snape点头。“我在这里住了很久了,我觉得很好。”

Sirius从床上坐起身来。“可这连扇窗户都没有。”他的眼里透着渴求。“我想要一扇窗户。”

Snape知道Sirius Black生来就是一个渴望自由的家伙,他想要的不是一扇窗户,他只是想要一个看到外面世界和头顶天空的途径。

然而Snape则更喜欢把自己封闭起来,他认为没有窗户,甚至别人连进入自己世界的入口都找不到,才是最完美的。

“我们必须住在这里。”Snape不想去解释那些食死徒和凤凰社的纠葛,更不想去提Dark Lord。

Sirius眼里的光芒黯淡了下去,“为什么?”

“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我们才能找到魔法维度,送你回去。”

“而且在这里没有James,没有Remus,甚至连鼻涕精都没有,真没趣。”Sirius说着重新躺回床上,双手交叉放在头后。

Snape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两个Sirius Black说着“鼻涕精”的样子。那种神情,无论经过多少岁月的洗刷,总还是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想到这里,Snape多少觉得有些好笑。

他突然想问问Sirius Black,鼻涕精到底是一样怎样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给别人起恶性的绰号并不是一个高雅的习惯。”

“谁让他叫一个那么奇怪的名字,Severus?听上去就像鼻涕精。”Sirius说,“还是我给起的绰号呢,哈哈。”他的脸上突然露出兴奋的表情,好像自己刚刚发明了什么无敌的东西一样。“其实我这么叫他,就是想看他脸上的那种表情,你没见过,简直是太有意思了。”Sirius又坐了起来。“你知道么,我第一次这么叫他的时候,他竟然脸红了。”Sirius说,“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霍格沃茨特快上,他肯定也因为自己如此搞笑的名字而不好意思。”

Snape知道他不是。

“我给你带了食物。”Snape说。

“Polaris。”

“嗯。”

“你为什么总对我说食物而不是晚饭?”Sirius说。“好像我是狗之类的动物似的。”

Snape将那包熟食扔给Sirius,回手点亮了所有的蜡烛——这在Snape的地窖似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卧室里顿时灯火通明。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挥动魔杖,将单人床放回原来的大小,摆在卧室的门口。

“Polaris。”Sirius大嚼着肉,那副吃相和Snape刚刚见过的那一位相差无几。“这熟食真是太好吃了!”他夸赞道。“等我将来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房子和储藏室,我要买上好多好多,把储藏室都堆满,等有重要的客人来,我才请他吃。”

Snape愣住了,看着狼吞虎咽的Sirius Black,对方抬起被食物弄得油腻无比的脸蛋,冲着Snape露出一个愚蠢的微笑。
“嗯?你吃了吗?”Sirius说。停止咀嚼。

“吃完之后准备睡觉。”Snape突然觉得不自在。

Sirius伸出手,将肉掰了一块下来,跪在床上,抓着那块肉举到Snape的鼻子前面。“给你的。”

Snape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笑起来真是该死的好看。

无论他多大。

他的眼前似乎闪过38岁的Sirius Black的笑容,他的眼睛就像夜晚的天狼星一样闪着光芒。

还有那一句“Snape是直的。”

他到底为什么要拿这个打赌?想看自己出丑么?Snape抬起手。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在他要接过那块已经被Sirius的小手捏得不成样子的肉的时候,Sirius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将肉硬塞进了Snape的嘴里。后者一时没反应过来,肉差点掉到地上。

“哈哈哈哈……”Sirius直挺挺的倒回床上。“你的表情真是太有意思了Polaris。”他踹着床单。

笑声戛然而止。

笑容从Sirius的脸上渐渐隐去,他的脸恢复了平静,然后,Sirius开始默默的吃剩下的肉。

Snape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轻得连他自己都听不到。

梅林在开玩笑,让自己这一辈子都逃脱不了Sirius Black的诅咒。

Snape挥动魔杖,墙壁的颜色开始逐渐的变化,最后,整个屋子的墙壁和天花板都变成了天蓝色。

Sirius诧异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直愣愣的盯着墙壁和天花板的颜色,完全忘记了咀嚼。又一道光从Snape的魔杖射出,天花板变成了夜空的样子,Snape轻点魔杖,似乎在敲着烟灰,夜空中又出现了繁星。

“天呐,Polaris。”Sirius惊讶的说,差点噎住。“我、我一直以为这个魔法只有Dumbledore会,因为……可能你不知道,我们的开业典礼上,Great Hall就是这样装饰的。”

我当然知道。

“我敢打赌!”Sirius将空包装扔到地上。“除了鼻涕精,任何一个人都会喜欢这个房间的!”他兴奋的在床上又蹦又跳。“你是不是也觉得特好?”

Snape慢悠悠的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把床搬进来?”Sirius问。“地方很够啊。”他一下跳到地上,“搬进来吧,感觉就像在宿舍一样,多棒!”他说,“我们还可以设计一个暗号,就叫Starry Sky[2]怎么样?”

这真是一个再愚蠢不过的主意。

“请允许我提醒一句。”Snape说。“外面那个单人床是你的,这个床才是我的。”他指了指外面。“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睡外面,你睡里面,所以现在我要把床调换过来。你可以从床上下来了。”

“真扫兴。”Sirius说。从床上爬了下来。

Snape走出房门,正准备释放漂浮咒,房门却在他身后“砰”的关上了。

他将床缩小了一些,悬空。然后拍门。

“暗号!”房门内传来一声怪叫,而后,Snape即使隔着门板也能听到Sirius在那边忍不住发出的偷笑声。

梅林,求你别再跟我开这种玩笑了。Snape想,这种游戏真是太奇怪了,这种隔着门玩暗号的游戏真是太奇怪了,这种和Sirius Black隔着门玩暗号的游戏真是太奇怪了。

“Starry Sky。”

门哗的开了,迎接他的是Snape认为他见过的史上最蠢的傻笑。

他一挥魔杖,将床安稳的放在房间的另一端。

“轰”!

Snape猛的转过头去,他看到昏暗的起居室被银色的光耀照亮,Snape确认那个是守护神,就在他认出那个守护神的一刹那,他听到了Lucius Malfoy懒洋洋的声音。

“Oh,my dear Severus。”


[2]Starry Sky:星空。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4-25985e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