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Five

Snape“砰”的关上了门,他大步的走进起居室,一边说“对不起,我想你找错人了。”

“Severus,怎么了?”Lucius Malfoy用自己最甜腻的声音说。“我只是来给你梢个信儿的。”守护神漂亮的转了一个身,用最标准的上流英语说。“下周四,Malfoy庄园。Our Lord想单独会见你。”

Snape仍然冷冷的看着那个守护神。“对不起,先生,如果你不想进行其他的打扰,就请回吧。”

守护神轻笑,颤动了一下尾巴。化作一道银色的光芒,消失在漆黑的房间。

Snape让自己站在原地冷静了一下,然后掏出魔杖,打开了卧室了门。

“Polaris,那个守护神是谁?”Sirius Black一直趴在门板上。

“是一个找错门的人。”他说,“也许他的守护神定位咒语从来就没有学好。”

“我听见他叫你……Severus?”

“我都说是找错人了!”Snape的音量陡然提升了十倍。

“我知道他找错人了!”Sirius也喊了起来,那副桀骜少年的姿态又出现了。“我的意思是,我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名字叫Severus的怪家伙。”他将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躺在床上,又猛然坐起。“也许这世界上真的只有一个名字叫Severus的怪家伙!”他将双手“啪”的拍在了一起,“Polaris,守护神定位咒的偏差是不是不会太大?”

Snape皱起眉头,事实上的确是这样。但他认为此刻他有必要撒一个谎。“有的时候它们的偏差还是很大的,这要看巫师是否是刚睡醒,或者醉酒。”

“我听他的声音挺清醒的!”Sirius说,Snape在刚说完那句谎言之后就对自己撒谎的能力大加鄙夷,并在内心质问自己在黑魔王面前那炉火纯青的演技为什么到了Sirius Black面前就全报废了。然而Sirius Black显然没注意到Snape的情绪变化。“也就是说,Severus Snape就在这附近?”

Snape露出了他的招牌表情——挑起一侧的眉毛,并将嘴角轻轻扯起。“据我所知,这附近并没有叫Severus Snape的人出现。”

Sirius盯住Snape的脸沉默的看了三秒钟,然后重新倒回床上,双手抱在胸前,似乎在端详着Snape。“Polaris,你这种感觉倒是挺像鼻涕精的。”

“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那个鼻涕精到底是什么。”Snape有些心虚,他用尽力量装出一副冷淡的脸,一挥魔杖,将Sirius胡乱摔下脚的鞋子摆整齐。

“比如说,鼻涕精就喜欢将他所有的东西摆整齐。”Sirius说。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习惯。”Snape说。“因为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良好的习惯。”他微微仰起头。

“但是他也会像你一样挑眉毛,”Sirius说着不自觉的开始挑眉毛,但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只挑一侧,于是,他伸出一只小手捂住自己的一根眉毛,再努力的挑着另一根。“我想这并不是一般人都能有的能力,还有,他也经常扯嘴角,经常对人用刻薄的词语,只有黑色的衣服,他和你一样苍白,甚至连发型都一样,你们都惯于称呼别人的姓而不是名,几乎没有笑容,而且,”他指了指门外的床。“虽然我只进过一次Slytherin公共休息室,对鼻涕精的宿舍完全不了解,但我相信,他一定讨厌极了跟别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Snape诧异于Sirius语言的准确,同时诧异于他为什么能进自己的公共休息室。

“你也一样,Polaris。你的卧室并不狭窄,如果是我,一定会将自己的床也放进来,而你宁可睡走廊也不愿意和别人同睡一个房间。”Sirius直直的坐起来,“这简直和他一样,”然后他光脚踩在地上。“我一直很想问鼻涕精,难道他不觉得干什么都自己一个人很没意思?”

“那等你回去爱怎么问怎么问。”Snape说。

“Polaris,我问你也一样。”

“什么叫也一样?!”Snape怒吼。“我不是什么Severus Snape!”

“你为什么老对我吼这个?我知道你不是!”Sirius说。“可你们两个就像一个人一样。

“不像。”Snape说。皱着眉头挥动魔杖,他将自己的床稳稳当当的放进了卧室。“这样可以了?”

“Polaris……这简直……”Sirius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如果你觉得可以,那就闭嘴。”Snape准备脱衣服,熄灭了所有的蜡烛。

整个地窖陷入一片黑暗,还没有适应黑暗的Severus只听见嗒嗒的脚步声向他跑来,Sirius抬起双臂轻轻环住Snape的腰。

Snape的脑海里出现了38岁Sirius Black傻笑的样子,他努力的想将这莫名其妙的画面挥走,Sirius开口了。

“Polaris,你们都是同样的瘦。”

 


Snape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无法对付的就是两种生物。

第一种的名字叫做孩童。

第二种的名字叫做Sirius Black。

所以,他认为,每当他面对眼前的Sirius Black的孩童时代,他都会感到脑核在隐隐作痛。

比如“Polaris,我挺想养一只小鸟的”;比如“Polaris你给我讲个笑话吧”;再比如“Polaris我想看你做魔药”。

Snape知道,Sirius Black提的这些要求,理由只有一个:他觉得寂寞。

不知道为什么,Severus Snape一想到这个理由,即使对象是Sirius Black,他也会考虑自己是否要去答应他。

就像现在,Sirius再一次仰起头,眼神中充满希翼,Snape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Polaris,你帮我搞一把扫帚吧,我想打魁地奇。”

“你一个人打什么魁地奇。”Snape的脸正埋在《时空魔法增订》的书页里,连看都没看Sirius一眼,他似乎已经对这样的要求司空见惯了。

“那你就找两把咱俩玩嘛。”Sirius说,“练练接球什么的。”

Snape终于将目光投向了Sirius。“我不想玩那种愚蠢的游戏。”

“鼻涕精也不爱玩,我很奇怪,如此有魅力的游戏,不会玩的人应该也爱看啊。”

Snape刷的站起身,将书拍在桌子上。“好,我去给你弄一把扫帚来。”

“一把?你不玩?”

“你到底想不想玩?”

“想啊。”

“想的话就闭嘴。”Snape说着抓上书和魔杖,大步走出了门。

 


阳光、空气、绿茵场。

Severus Snape蜷缩在魁地奇球场的一角,手里捧着那本《时间魔法增订》,眼睛却一直看着Sirius Black在天上一圈圈的飞着,发出恣意而狂放的笑声。然后,他猛地俯冲下来,Snape下意识的闭上眼睛,Sirius却又突然减速,轻盈的落在他的面前。

“我飞的咋样?”

“嗯。”

“‘嗯’是什么意思?”Sirius看上去有些恼怒,他似乎是发挥了他极好的水平。

“‘嗯’就是还不错。”Snape说。

“嘿嘿。”

Snape真像将手中厚厚的书籍向那张如白痴一般的脸砸过去,只要他不再露出那种笑容。

“你没帮我借一个球吗?”Sirius说着,呼哧呼哧擦着汗。

“别得寸进尺好不好?”Snape面无表情。

“没有球的话,光飞多没意思。”

“总之没有球,不想玩的话就回去。”Snape说着,又将头低了下去,将书翻过了一页。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鞋子正在脱离自己的脚,他忙抬起头——Sirius已经将他的鞋脱了下来,哈哈大笑的跑到远方,边跑边喊着。“Polaris,借你的鞋当球啦!”

Snape吃力的单脚站起来,伸出一只手,冲着Sirius大叫。“你给我回来!”然而后者压根不理他,继续飞速的跑向放扫帚的位置。

Snape想去追,但脚一落地,就感觉到一阵沁凉——昨夜的雨水让土地仍旧潮湿,再抬头的时候,Sirius已经骑着扫帚离开了地面,一只手拎着自己可怜的鞋,另一只手朝自己挥动着,一边发出放肆的大笑。“哈哈哈哈Polaris,看我呀!看我呀哈哈哈哈!”

于是Snape就这样,拿着那本厚重的书,一只脚站在地上,仰着头看着Sirius Black将自己的鞋抛向远方,然后再加速飞过去接在手里。

空气里一直回荡着他的笑声。

“你再不下来我就给你发恶咒!”Snape喊着,象征性的抽出魔杖。这个Sirius Black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少言寡语和冰冷面容,他并不觉得这些可怕了,像自己的那些学生怕自己一样。
他越来越放肆了。

“能打中就发吧,哈哈哈!”Sirius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无数道光芒从Snape的魔杖尖端发出,射向天空,从Sirius Black的脸庞呼啸而过,然后在天空爆炸,就像焰火一样。

“怎么样,打不中吧!”Sirius继续大笑着,又将Snape的鞋跑向空中。后者拿魔杖的手臂缓缓下垂。“我数三个数!”Snape吼道。“你必须下来!”

然后Snape看见Sirius摇摇晃晃的向他的方向降落了下来,然而,就在于他只有一米之隔的时候,他又“嗖”的上升,狂放的笑声再次从天上传来。

半小时之后Snape必须到凤凰社和Lupin叙述这一个星期Sirius Black的情况,这是Snape和Lupin商议的最合适的时间间隔。

但Snape突然觉得自己很希望这样单脚站着,静静看着那个疯子在天上乱飞。二十多年前,也是这个绿茵场,也是这样的笑声,只不过,这里还有其他人,还有那些那些为他而生的鲜花和欢呼。

还有一直低着头的,默然的Severus Snape。

Snape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能一再的以“他很寂寞”这个原因迁就Sirius Black。

因为只有他才最知道寂寞的分量。

Snape默默的脱下另一只鞋,拿在手上,转过身,向地窖走去。

身后响起脚步声,还有呼哧呼哧的喘息声,然后,一只湿漉漉的手掌啪的抓住Snape的胳膊。

“我是开玩笑的。”Sirius说。

“嗯。”

“还你鞋。”

“你怎么下来了?不想飞了?”

“飞什么啊,你都要回去了。”眨动的眼睛里有最原始的惊恐。

Snape这才知道原来让Sirius Black的法宝就是自己转身离开。

“我要出去。”

“那就是说我又得自己一个人呆在地窖了?”

“嗯。”

“哦。”短暂的失落之后,Sirius再次抬起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太阳在缓缓的降落,Sirius定定的看着Snape,他的身上还有淡淡的汗味,手一直紧紧的抓着Snape的胳膊。

双间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他低下头来,看着Sirius Black,用很轻松的口气说。

“很快。”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5-5dc36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