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Six

Severus Snape一踏进凤凰社的门就感觉气氛不对。

Tonks在低声啜泣——筋疲力尽的啜泣,显然是已经大哭很久的尾声,Remus Lupin正轻轻的搂着她,一只手有力的握住她的肩膀,但从Lupin的脸上能看出和Tonks一样的愁容。Sirius Black的脸上竟然没有白痴一样的表情,他从房间的那一头转过身,目光碰到Snape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厌恶。

Snape正在琢磨到底出了什么事情,Molly Weasley从厨房出来了,端着一杯热水,递到Tonks手里。

“好啦,亲爱的,你先平静一下,来,喝点水。”

Snape挑起眉毛,期待着能有人主动像他解释这一切。

“哦,Severus。”Molly迎了上来。“真对不起,本来不想让你见到这一幕的。”

“发生了什么?”Snape问。

“Belly White牺牲了。”

Snape将另一侧的眉毛也挑了起来,他记得那个女孩,从上学的时候就是Gryffindor最活泼的人之一,到处结交朋友,嗓门大得出奇,凤凰社早期成员之一,Snape对她抱有一定的好感,至于原因,Snape想,大概是因为她也一样仇恨Sirius Black。

“我……我不该让她去的……”Tonks从Remus的怀里探出头。“她的父亲为了保护她和她母亲被神秘人杀害……她怎么能忍住这样的仇恨……我……”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Remus摇着Tonks的肩膀,然后抬起一双凄然的眼睛看着Snape。“Tonks和她一起去探查你上次说的那个Voldemort的新巢穴,Belly……她被仇恨冲昏了头,感情用事了。”

Snape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于是他也没有了询问White小姐现在尸首何方的打算。

“你们不应该去那里。”Snape说。“Malfoy庄园不同于以前那个破地方,除非有我陪同,否则你们根本无法靠近。”

“少说点话吧鼻涕精!”Sirius Black对Snape说出了第一句话。“人都死了还埋怨什么,别再增加别人对你的厌恶了。”

“不好意思,我认为我刚才的那句话是出于好意。”Snape冷冷的说。“不过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独自一个人接近那个庄园的后果。”他扯动嘴角,冷笑。“那一定让人觉得身心愉快。”
“我去弄点吃的。”Molly很知趣的打断了他们。“Remus,帮忙摆摆桌子。”




“For Belly White。”Tonks用颤抖的手举起杯子,“永远的战友,永远的勇士。”然后,不顾大家的反应,便一饮而尽。

Remus、Sirius和Molly先后举起杯子,将里面的酒全部灌进肚子。

“我们从上学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了。”Tonks的话开始多了起来,从一年级到七年级,她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她都絮絮叨叨的说着。

“她是个好女孩。”Sirius Black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认识她之后她就开始讨厌我。”他说。

“她讨厌你?”Tonks的泪水又流了下来,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狠狠的盯着Sirius,用一种似乎不相信他这个人是真实存在一般的眼神打量着他。“她讨厌你?”她又说,音量比刚才提高了一倍。“她爱你!”

餐桌上一片宁静。

“什么?”Sirius愣住了。“可她……”

“她骂你没大脑,骂你白痴,在课堂上鄙视你,在你的饮料里添加怪味粉,这一切的一切……”Tonks哽咽着说。“都是想让你注意到她啊。”她擦着眼泪。“女孩子有时候就是这么傻,明明是喜欢,却要表现出相反的情绪,你没看到你进了球之后她欢呼成什么样子,毕业的那天,她拉着我走到城堡外面,看了两个多小时的晚霞,流了两个多小时的眼泪。”

“那她为什么要这样?”Sirius说。“抱歉我真的察觉不到这样的爱。”

Tonks闭上眼睛,苦涩的笑了。“算了,都过去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她睁开眼,露出善意的微笑,看着Sirius,“你记得吗,那个时候,学校里一大半的女孩子都喜欢你,那个时代似乎就属于你,你是她们的王子。”她的情绪似乎放松了。“她们有的对你大献殷勤,有的则默默的把这份爱意放置起来,从来都不表现出来。”她晃了晃酒杯,“Belly是个要强的女孩子,她总想与众不同,如果她也与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对你献殷勤,她就会淹没在那些献给你的鲜花和笑脸中。”

Severus Snape假装漫不经心的抬起头,将目光从酒杯上挪到Sirius的脸上,昔日的王子如今已经不如那时帅气,然而,却多了一份倜傥和英俊,这是Snape在心里一直承认的,尽管,他从来不会说。

“所以,你明白了吗?”Tonks说。“她想用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让你记住她,Belly对我说过,喜欢Sirius Black的人那么多,她又不算优秀,所以,做你的女朋友这是天大的幻想,她不会去奢求,所以,她只求用她特别的方式,让你记住她。”Tonks继续微笑。“看来她是做到了,怎么样,你记住了她,而当年那些对你献殷勤的女生,你又记住了几个呢?”

Sirius Black完全愣住了。

“女孩子有时候真是难以捉摸。”他说。“我根本搞不清楚她们在想什么。”

“是啊,有的时候我也很迷惑。”Tonks说。“所以她活得很累,但她宁可这样做。她越仇恨你,就是越爱你。”

越仇恨你,就是越爱你。

Snape不自主的看了一眼Sirius,却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眼神中竟然有一丝戏谑的笑意,昏暗的灯光衬出他鼻梁的高度,还有眼睛里闪耀的光晕。

神经有问题。Snape在心里嘟哝,他低下头想把鸡腿上一侧的肉切下来,却发现刀老是在手里打滑。

“鼻涕精。”Sirius的声音传了过来。

“干什么!”Snape抬起头,用自以为恶狠狠的眼神看着Sirius,就像是迎着枪林弹雨的大无畏敢死队队员。

“你是不是特仇恨我。”

27年了,这个Snape无比确定的事情现在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很仇恨?可是越仇恨,就是越爱,自己这样说岂不是暗示了什么?不仇恨,那是不可能的。最终,Snape决定选择所问非所答,比如,我不和你这样的杂种说话之类的,于是他轻轻张开嘴。

“得了Snape。”Sirius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第一个单词,他神情严肃的看着Snape。“其实,我……”

Snape看着Sirius认真的眼睛,看似肤浅、玩世不恭但实则望不到尽头的深灰隧道,Sirius的双眸似乎要张开,变成尖叫棚屋黑漆漆的门将Snape吸进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竟然不可思议的提速,一种不寻常的温度渐渐的抚上了他的双颊。心里似乎有一只手在召唤,Severus Snape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我……”Sirius定定的看着Snape。

空气仿佛凝固了。

“……哈哈哈哈!”Sirius Black用大笑结束了这片宁静,结束了Snape的心跳和期待,结束了一切。

“哈哈哈,鼻涕精,你刚才的表情真的快笑死我了……”Sirius笑得眼睛都快合成了一条缝。“你以为我会说什么?向你告白吗?”Sirius笑得太夸张了,他差点把酒杯碰翻。“不过鼻涕精,如果你的仇恨就是爱的话,一定要在你死前让我知道,哈哈哈……”Sirius的目光左移,碰到了Remus责备的眼神,于是他收敛了笑容。

“Severus,你找我有事对吧?”Remus赶紧为Snape解围,从那个黑发男人的脸上他读到了Sirius活不过明天的危险讯号。“那么我们上楼谈吧。”

“得了Moony,你竟然抢走要跟我告白的人。”Sirius还在开玩笑。“好吧,你俩上楼之后,这里就剩我和Tonks啦。”

“亲爱的。”Remus轻轻的吻了一下Tonks,“也许你可以帮我……”他目视Sirius,Tonks会意的点点头。




“我希望我们长话短说。”在Remus关上卧室的门之后,Snape说,“我得尽快离开这个狗臭熏天的地方。”他不满的坐下。“首先,”

“你喜欢Sirius?”Remus打断了Snape。

“Lupin,虽然我知道和Sirius Black在一起很容易受到他白痴气味的熏陶,但是在我看来你还算是一个有自制力的人。”

“Severus,”Remus轻轻摇了摇头。“我也看到你刚才的表情了。”

“那又怎样?”

“你自己知道。”

“我最近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11岁的Black。”Snape说。“偶尔看到他长大的样子,失神是很正常的。”

“隔墙有耳,以后对于11岁的Sirius,我们就称呼为Star[3]吧。”Remus提议。

Snape点头。

“这段时间他还听话吧?”

“还可以。”Snape说。

“那真是难得。”Remus笑了,露出一排牙齿。“你知道,就连Dumbledore都管不住Sirius。”

“我希望我们进行有意义的交谈。”

“Severus,我不是Sirius Black。”Remus说。“我希望我们的对话火药味不要那么重。”他说。“Star有没有怀疑过你的身份?”

“有。”Snape说。“他经常会拿我和‘鼻涕精’做比较。”

“我想到会是这样。”Remus长舒一口气。“说实话Severus,有你身上全部特征的人在我看来全世界没有第二个人,其次,”他将腿盘了起来。“你可能想象不到,从一年级到七年级,我们四个人里,对你最了解又最熟悉的人就是Sirius Black。”

Snape的眉头松开了。

“他经常会注意你,甚至跟踪过你,当然,这些你都不知道,而他的确做过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可能我把这些说出来会增加你对他的仇恨,但的确,经过这些日子,他太熟悉你了,他了解你的饮食喜好,或者是听课、走路的样子,什么时候离开Great Hall前往公共休息室,习惯用哪只手拿着书。”

Snape突然想起11岁的Sirius Black说过,他曾经进过一次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黑发男人的心里产生了疑问,但他并没有问。

“我还记得又一次,”Remus并没有注意到Snape情绪的变化。“黑魔法防御术课的课堂上,老师正在讲课,你突然举起手,Sirius就凑到了耳边说,我知道鼻涕精想问什么,然后他就写在了课桌上,结果你果然问了那个问题。他对你真的十分了解,所以,所有鄙视你、仇恨你,或者发动James和Peter一起对你进行漫骂和欺侮的理由总是那么充分。”Remus摊开了手。

让Snape感到诧异的并不是Sirius的所作所为,而是自己的心里竟然没有厌恶和愤怒,他竟然感觉到一丝……淡淡的欣慰

“你是个渴望被关注的孩子。”20多年前,Dumbledore拍着Snape的脑袋这样对他说。

是因为这个理由吗?Snape自问,因为自己终于得到了关注,所以才有那种诡异的欣慰?这该死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Severus?”Remus在叫他。

“嗯。”Snape回过神来。“但这、很危险。”他装作平静的下了一个结论。

“是啊,如果Star知道你就是Severus Snape,这会对未来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为了这个该死的理由改变了多少,魁地奇?真让人崩溃。Snape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而且我在考虑,再有不到一个星期就开学了。”Snape说。“那时候那家伙的行动就真的被限制在地窖内了,我觉得到时候我根本关不住那条疯狗。”

“你们得搬家。”Remus沉吟了一会,建议道。

“什么叫‘我们’,”Snape的表情很不满,然而心里则多了一种诡异的感觉。“我和他什么时候成了‘们’。”

“可,你们难道不一起……”

“我想把他送走。”

“你说什么?”

“找一个麻瓜的街区,再找一个麻瓜的保姆,跟她说这是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孩子,她只管照料他的生活,不用在意他说的话和做的事情,我会保管他的魔杖。”

“这样行吗?”

Snape陷入了沉默。

“如果还没有想周全,就不要随便因为Sirius刚才对你说的那些可笑的话做出什么傻事。”Remus说。“等你下定决心叫守护神过来通知我。我和Tonks去给他选地方。”

“那个女人知道了?”

“嗯,对,我需要多一个人可以商量,但是Severus,我可以跟你保证,只有我们两个而已,不会再多了。”




Severus Snape和Remus Lupin走下楼梯之后看到的第一幕,就是Sirius和Tonks趴在窗框子上看星星。

“嘿,Moony,今天晚上星星特别多,你来看看。”Sirius招手。“来吧,没有月亮。”

Remus冲着Snape歉意的笑了笑,走向Sirius。

“看,”Sirius抬起一只手指,在天空中晃了晃。“那是天狼星。”

Snape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Sirius Black星空下的侧脸,“它真亮,不是吗?”Sirius又说,脸上升起Snape从未见过的笑容,星光将他的脸照成淡淡的暖色,然后,他的目光离开了天狼星的方向。

Snape拉开门,抬头,他记住了Sirius眼神转去的方向,然后,偌大的天空下,他默默的站着。

格里莫广场和12号在他身后慢慢消失,他的眼睛对上了Sirius Black凝视的那一个亮点。

北极星。

它没有天狼星明亮。

至少Snape这么认为。

Snape想起Lupin的问题,还有对于过往时光的那些漫不经心的叙述,他大口呼吸。这些时光、仇恨,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情愫似乎已经够一个人回忆一生的了,但对于那些星辰却只能算白驹过隙的瞬间,Snape最后一次抬头,看着天狼星和北极星,它们已经这样,默默的对望了上亿年。

他幻影移形了。




Snape用咒语打开地窖的门,屋里被弄得乱七八糟,桌面上堆着几本摊开的书籍。Snape再次庆幸他在书本上署的名字都是Half-Blood Prince,这个绰号Sirius Black直到今天也不知道。
他无力的敲着卧室的门。

“暗号!”

“Starry Sky。”

门开了,Sirius站在他面前。

Snape下意识的甩了甩头,将38岁的Sirius Black、餐桌上的对话还有那些莫名的欣慰感从脑海里驱赶走。

“Polaris,刚才有人来敲门。”

Snape的心里发出“轰”的一声,他似乎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一个人敲门,非要进来找什么Sev,我怀疑就是上次找错门的那个人。”

是Lucius Malfoy。

“Polaris,幸亏你在门上施了特殊的锁定咒,我觉得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听声音就知道。”

“你跟他说话了么?”

“说了啊,我说你找错人了,别再来了。”

Snape感觉自己头皮都发了麻,他忍不住将Sirius一把推到椅子上。“白痴!你不说话他觉得这里没人不就走了吗!”

“可我得让他知道这不是鼻涕精的家。”

Snape忍不住伸出手揉搓太阳穴。“然后呢?他就走了?”

似乎是被Snape刚才的态度揭示了自己不应该理那个陌生的人,Sirius低下头。

“你们还交谈了?”Snape问。

“嗯……但我也没说什么,我问他是谁,为什么总是找Severus Snape。”

“他说什么?”

“他好一会儿都没说话。”Sirius说,“然后他问我是谁。”

Snape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在慢慢弯曲,“你是怎么回答的?”似乎已经预见到答案的他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

“我说我是Sirius Black。”

Snape将身体撂到了床上,摊开四肢,闭上眼睛。

“Polaris……你怎么了?”

Snape霍的站起来,一把抓住Sirius的肩膀。“你给我现在就去睡觉!明天一大早我就送你离开这里,快去!”

“为什么?”

“因为刚才来找你的那个人是魔法界的恶魔,他一旦盯上一个人就不会放过。”Snape在情急之下扯谎。“所以你必须离开。”

“我?为什么不是我们?”

“我是这里的教师,马上就要开学了,我不可能跟你着你跑到学校外面去。”Snape说。“我会给你找一个能照顾你的人。”

“那万一他来害你怎么办?”Sirius说,“我不走,Polaris,你把魔杖给我,等他来了我们一起对付他!”

“别再耍你Gryffindor的愚勇了!”Snape将音量提高。“他只害未成年巫师,所以我必须把你送走。”Snape都佩服自己的撒谎能力,这怎么听怎么像童话。

“Polaris,你不是Gryffindor的吧?你是哪个学院的?”Snape的话似乎提醒了Sirius。

Snape愣住了,他看着Sirius,看着Sirius眼里的紧张。

“我不是这里毕业的。”半晌,Snape说。

Sirius的眼神明显放松了,但又很快掺进了愁容。Snape了解Sirius Black,他知道Black对Polaris Prince的依赖,也知道作为Black家族的长子,Sirius Black与生俱来的天性不会央求自己与他一起离开。

“怀疑我是Slytherin?”Snape换了一个话题。

“嗯,因为鼻涕精就是Slytherin。”

“……”Snape皱起眉头。

“就算你是Slytherin,我也相信你是好人。Polaris。”

“这真不像是一个Gryffindor说的话。”Snape拍了拍Sirius的后背,然后脱下外套和鞋子,躺在枕头上,向Sirius挥了挥手。“去睡觉吧。”

Sirius走到床边,将枕头和被子从床上扯下来,抱在怀里。

“Polaris,今晚我想跟你睡。”

“为什么?”Snape侧过脸。

“因为明天我就要走了啊。”

这真是孩子的逻辑,Snape突然不忍拒绝,他看着Sirius的眼睛,心里似乎被这种眼神激起了一层水波。

但这是Sirius Black,这是Sirius Black,这是Sirius Black,这是……

Sirius Black爬上了Severus Snape的床,将枕头端端正正的摆放在Snape枕头的旁边,他吹灭蜡烛。然后Snape就感觉到有一个小小的身体靠了过来,一只手挽住了他的胳膊。

“太热了。”Snape说,他感觉到自己的额头渗出了汗,但手脚都冰凉透顶。

“你会释降温咒,我亲眼见过的。”Sirius说。“晚安,Polaris。”

不管Snape如何不相信,或者之后他无数次的想否认,但他知道,自己当时的确在心里默默的说了。

晚安,Sirius。



[3]Star:星星,取Sirius Black的名字是“天狼星”之意。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6-db4d20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