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Seven

距开学还有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巫师街巷里孩子们都在拼尽全力享受他们为数不多的假日,Severus Snape带着Sirius Black急匆匆的走着,穿过无数嬉闹的孩子,他们都穿着深色的风衣,手里拿着深色的皮箱,所过之处让人纷纷转过头来。

前方是街心花园,再前行,就进入了麻瓜区。

“Polaris,我们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么?”Sirius抬起头来用礼貌的口吻问道——每当他真心想请求什么时,Severus Snape都能从那好看的嘴唇里听到贵族式的声音。

Snape低头看了一眼Sirius,他大概知道我们得搬离巫师区,想多在这里逗留一会儿吧,于是他古板的点头,轻得让人察觉不出,但Sirius的眼睛顿时绽放笑意,大叫一声,溜到喷水池旁的池沿上坐了下来,一边拍着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Snape坐在那里。

上午的阳光很和暖,Snape苍白的皮肤被染成淡黄色,这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健康,他用余光看了看Sirius,他正盯着不远处广场中心的一个巨大雕塑。Snape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个硕大的Oliver雕像,这个著名的魔药学家在他二十年于圣芒戈医院工作的时光里研究出上百种毒药的解药而被铭记。

这似乎触动了Snape的某一处记忆,Black夫人似乎为了显示他们的贵族身份而出巨资将世上仅存的Oliver手稿都买了下来。

 

Severus Snape从小就怕冷,所以在进入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圣诞节假期,当他跟Mcgonagall教授说他之所以选择留校是因为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的炉火比家里的暖和。然而Mcgonagall教授却给了他怜悯的一瞥,说,Snape先生,关于你家里的事情,我很抱歉。

Snape以为没有什么人跟他一样圣诞节还留在学校过,所以他更没想到在他从冰天雪地中正要跑回Slytherin公共休息室里时会被Sirius Black挡住。

他双手插在兜里,歪着脑袋,斜靠在门框上,屋里的炉火将他的线条调成暖洋洋的颜色,后来Snape多次回忆这个画面,并从心底觉得Black竟然生在一个贵族家庭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错误,因为他怎么看都是浑身上下沾满了痞气。

虽然这被很多人称作帅,或者风流。

“干什么?”Snape说,他的嗓子有些哑,他怀疑是着凉了。

“向往着比家里温暖的炉火啊Snape,”Sirius轻轻摇着头。“你怎么没去当个诗人。”

“让开。”

“我想让你帮忙配置一样东西。”

“什么?”Snape用比室外温度还低20度的眼神看着Sirius。

Sirius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就是这个,据说能去掉女孩子脸上的痘痘。”他似乎在调侃。

Snape犹豫了一下接过那张纸,他发现自己的胳膊已经不太听使唤,外面太冷了。

他凑到眼前看了一下,这显然是从某本书上扯下来的,药品的配置过程很容易,只是材料要到特殊的地方购买,突然,他觉得羊皮纸暗了下来,抬头一看,城堡的门已经和上了——不知不觉,已经是夜里10点了。

Snape呆立在雪地里,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愤怒,他浑身发抖,将纸片攒成球砸向Sirius,被后者轻轻一歪头就躲开了。

他想破口大骂,但嘴唇似乎都开始僵硬了,不听使唤,他只是用他认为最可怕的眼神看着Sirius。

“帮忙配置药剂吧。”

“休想!”Snape说。

Sirius将两手一摊,像个大人一样。“得了吧,站在这里争吵,我们早晚都得被冻死。”

“那你想怎样,去找Filch开门吗?”Snape说,“然后被扣分,或者体罚?”

“我没想找那个哑炮啊。”Sirius耸耸肩。然后,他左右张望了一眼,轻轻向前迈了两步,凑到Snape的跟前,后者下意识的向后一躲。“其实我知道一条地道能直接通到胖夫人的画像附近。”他的眼睛闪着光,似乎是做了什么伟大的事。

Snape不说话,只是盯着Sirius。

“到那里之后我们再商量配药的事情,我可以给你一个天大的好处。”

“来自Sirius Black的好处?”Snape说,“难道你要给我‘以后都不用再看到Sirius Black那张蠢脸’的好处?”

“对于你来说,还要好上一万倍。”他说,“我会给你看Oliver存世的所有手稿。”他得意的看着Snape的眼神有所变化。“就在我家。”

说罢他跳下台阶,向雪地里跑去,Snape踌躇了片刻,这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他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地道里比Snape想象的还要冷,事实上,他认为比外面还要冷上十倍。他的双腿几乎迈不动步子。

“鼻涕精,你怎么走那么慢?”

Snape没有回答,事实上他认为少说一句话都是在节省他剩余不多的体力,一边奇怪着Sirius Black究竟是种什么生物,他看上去并不比自己穿得多。

他们从一个硕大的骑士雕像的小腿钻了出来。“过来。”Sirius用气声说,“轻点,胖夫人的睡眠很浅。”

当Snape走到光亮下的时候,Sirius才发现他的嘴唇已经变成紫色,脸几乎就是一张白纸。浑身上下在拼命的颤抖,看上去就像一个垂死的人一样。

“哦天呐,你知道你看上去很糟糕么?”Sirius说。

怎可能不知道。Snape在内心咒骂。

Sirius皱起了眉头,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Snape。“不至于吧,你把这个穿上。”

然而Snape不动。

“怎么了?”

“你……想让我传带有Gryffindor标志的衣服?”Snape吃力的运着气,那句“休想”还没从嘴里说出来,他便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温度罩住了——Sirius已经将自己的外套裹在了他的身上。Snape眼睁睁的看着Sirius Black的鼻子就在距离自己10公分的地方,那鼻子的主人还在认真的给自己系着扣子。让他更耻辱的是他竟然因为这股温暖而停止了对这件衣服的排斥,他甚至嗅到了衣服上的香水味而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骚味。

系好口子之后Sirius回到原来站的位置,Snape低头看了看这件外套,带着Sirius Black的体温。

他突然觉得这场景有点尴尬,更可怕的是,他看见Black把围脖也解了下来,然后再次朝自己靠近。

“不……不不。”他看着那根红黄夹杂的棉布条朝自己靠近,就像看到猛兽一样向后退着。

“如果你看上去不那么像一个快被冻死的人,那么我绝不会选择让我的衣服和围脖穿戴在鼻涕精的身上的,传出去我的名声就全毁了。”Sirius说,他一把抓住Snape细瘦的手腕,将他摁在墙角。Snape感觉到Sirius整个身体都贴了上来,他突然觉得喘气都很吃力。似乎有火焰嗖嗖的冒上他的脸颊。他开始挣扎,他们看上去就像扭打在一起一样。

“谁?”一个细长的女声从楼上传来。Sirius一惊,连忙伸出一只手捂住Snape的嘴。“嘘,是胖夫人。”他用责怪的眼神看着Snape,“被她发现的话,Gryffindor和Slytherin都要至少扣掉50分!”他放开Snape的嘴,后者变得安静了。

“告诉你一条家教吧鼻涕精。”Sirius将围巾搭在Snape的脖子上。“如果你是个聪明人的话,”他将围巾在Snape的胸前打了一个松松的节。“你最好接受!”双手拉住围巾的两头,Sirius狠狠的一拽,似乎在发泄什么,Snape感到一阵窒息,在他腾出双手之前Sirius已经将那个扣放松,然后又认真的在Snape的领口又绕了一圈。

他并不暖和,Snape这样认为。走廊里的温度很低,他甚至能感觉到给自己系围巾的Sirius嘴里吐出的白气轻喷在自己脸上,看到对方的嘴唇开始抖动。他突然没有那么为Black在休息室门前堵住自己而生气了。

现在Sirius Black只剩一件单衣了,“怎样,帮我配那个药剂吧?”

“帮女孩子祛痘?Black,这是你向她们谄媚的新方式吗?”

“帮不帮吧你。”Sirius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Snape突然很想问到底,他究竟是想对哪个女孩子献殷勤,但他看到Black那副冷的样子,轻轻的叹了口气。“好吧。”他说。“你把那写着配方的纸给我。”

“不在你那?”

“我攒成球了。”

“天呐!在雪地里。”Sirius说道,“你在这等我。”说完他便向那个骑士雕塑跑去,Snape意识到外套和围巾都在自己身上,他想叫住Sirius,但又怕吵醒胖夫人,犹豫之间,Sirius已经消失了。

 


“妈妈,你就给我买一只小狗吧。”一个小女孩祈求的声音停止了Snape的回忆,他扭头看了看11岁的Sirius Black,他还在盯着那个雕塑。Snape换了个坐姿,那天夜里他最终没有等来Sirius,于是他把外套和围巾都脱下来放在了楼梯口。

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谈起过这次失败的交易。

“Polaris,”Sirius突然叫他。于是他瞥向他的眼睛。

“我曾经答应鼻涕精,给他看Olivers存世的手稿。”他的眼睛仍然一动不动的盯着远处那个男人的雕塑。

风将Snape半长不短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在刚才的那20分钟里,他和Sirius Black竟然同时进行了一场相同的回忆。

“但最终他没看到。”Sirius又说,终于收回眼光,看着Snape。

“为什么?”Snape问,他的确很想知道答案。

“因为种种原因,我在雪地里昏倒了,校医因此骂了我一通,说什么我差一点就死了。”他笑笑,似乎这事情很平淡。“有点丢脸对吧,但我当时只穿着单衣,而且没吃晚饭。”Sirius是一个英雄主义的人,从小就是。

“贵族对于学校的饭菜不满意,哼?”Snape装作平静的说着,用这些漫不经心的语调填补内心的巨大空白。原来那晚,Black是因为这个才没有回来。

“不是啊,那天晚上鼻涕精刚坐到餐桌上就跑了出去,我就一直在门口等着准备堵他所以才没有吃。”Sirius说。“他有点神出鬼没。”

Snape抬起头,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看见面对自己的一个小孩大小着指着自己的身后,他迅速的回过头,看见喷泉突然喷出一股巨大的水流——是整点喷泉表演!Snape下意识的从池台上跳开,在水拍在他身上之前站到了安全的地方。

然而Sirius Black则瞬间变成了落汤鸡。他慢慢的走到Snape的面前,水冲得他刘海垂下来盖住眼睛,使得他看Snape的表情变得有些哀怨,这突然让Snape想发笑。他伸手将湿漉漉的外套从Sirius的身上脱了下来,放在一旁的长椅上,然后,他脱下了自己的。

“你把这个穿上。”

“不用。”Sirius拨开刘海,微微一笑。

Snape将外套抖了抖,用它将湿透了的Sirius裹上。

“我们走吧。”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他刚才的声音有多温柔。

他们终于到达了住所——相比于城市,它处在稍微偏远些的地方,但环境很好,门前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一直通到门前的公路,Sirius激动的在门前跑来跑去,他发现了一片好看的野花,便兴奋的跑进家门,Snape正在将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并还原成它们原来的大小,阳光正好能从树丛中透过来,照射在书柜上,那上面几本贵重的典籍封面反射着香槟色,一只黄雀扑棱着站在窗台上,用好奇的眼神看着Snape。

“好大的房子,Polaris,我们住楼上吗?”

Snape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Sirius一眼,然后继续,“你,住楼上。”

“那你呢?”

“我住地窖。”

“这里还有地窖?”

“霍格沃茨的地窖。”

Sirius似乎是被噎住了一样说不出话,只剩下眼珠还跟着Snape到处转着。“你的意思是,你不住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

“对。”Snape说,然后拎出一个鸟笼。“我给你留下一只猫头鹰,如果有事就把它放出来,它会找到我的。”

“假如,那些坏家伙找到这里来了,我用什么咒语对付他们?”

Snape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假如我受伤了或者病了,放飞猫头鹰,它会找医生的对吗?”

Snape仍然没有回答,Sirius Black是一个高超的谈话者,他甚至都不用请求就让对方动摇了已经下定的决心。

“Polaris?”Sirius走到他面前,抓住了他的一只袖子。

“行了,你坐到沙发上去。”Snape不耐烦的说,“一会我带你去吃饭。”

“你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住了对吗?”Sirius问。他见Snape没反应。“那星期一、星期三、星期五、星期日来呢?”

Snape出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7-2fc53a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