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Eight

今年的圣诞,伦敦没有雪。

11岁的Sirius Black趴在窗前,双手托腮,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窗外。他这三个月的生活几乎就是一种软禁,平时,Sirius不被允许出门,房东太太似乎收了Snape一把笔钱一样尽职尽责的看管着Sirius,一开始,幼兽如何也受不了这样的生活,经常在一个人闲的无聊时拿起桌上的东西就乱扔,闹得邻居家也不得安生。

这是一个周五,Sirius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高脚凳上,随手翻阅着Polaris给他留的功课——Snape似乎在教学这方面十分上瘾,虽然平时他看上去极端的厌恶给那群无知的小鬼传授知识,但他却在面对Sirius Black时变得更加严厉。Remus曾跟Snape戏言道他这完全是出于一种对幼时Sirius Black的一种报复。

敲门声响起,Sirius Black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下去,奔跑着去开门,然而,门外却不是Polaris。

“您好,先生,您找谁?”Sirius问。

“我就找你呀,小朋友。”门外站着一个面善的中年人,他穿戴十分古怪,黄色的衬衫外面套着一个红色的马甲,还戴着红色的帽子,上面印了一些不知所云的标语。看上去像是要推销什么。果然,他从怀里抽出一张彩色的传单,塞到Sirius手里。“今年圣诞节没有雪,我们游乐场全天开放,而且全场的每一个游乐设施都会运行哦。”他眨眨眼睛。“这绝对会弥补你不能打雪仗的沮丧,这两天去的话,门票还打折。”他最后露出一个做作的微笑,转身离去。
Sirius惊奇的拿着手里的传单,目送着推销员渐渐远去,就在推销员走到庄园门口的时候,庄园的门突然自动开了。

Severus Snape一袭黑衣站在门外,用冷冷的眼光打量着他。

“你是来做什么的?”他问,嘴唇几乎一动不动。

“我是……呃,伦敦游乐场……呃……”推销员似乎被这个男人的形象所震慑,挥了挥手里的传单,又指了指自己衣服上的过山车图案。

Snape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黑色的瞳孔似乎将他吸了进去,中年男人突然间有如掉入冰窟窿一样寒冷。

“你可以走了。”半晌,Snape说。

推销员落荒而逃。

“Polaris!”Sirius站在门口挥舞着手臂。“我们可以去游乐场玩吗?”

“不可以。”

“你回答得也太快了吧?”Sirius说,“考虑一下吧。”他露出讨好的笑脸。

“考虑过了。”Snape把黑色的风衣脱了下来,搭在沙发的副手上,露出里面的衣服,依旧是黑色的。“不、可、以。”

“你让我一天到晚待在一个地方,我会疯掉的!”Sirius沮丧的坐回高脚凳上,将传单放在一旁,用双手捂住眼睛。“我要死了。”

“死在这里也不能出去。”Snape说。“原因我已经跟你解释过好多遍了。”

Sirius愣了愣,抓起桌上那张五彩斑斓的传单,转头咚咚的跑上了楼。在上最后一级台阶前,他突然转过头。“Polaris,你已经忘记了小时候想去游乐园的那种感觉了。”随后,他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Snape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抖抖衣服上的灰尘,上楼,走进了Sirius的卧室。

一片昏暗,他没有开灯,Snape只能借助外面的光线看到他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一声不吭的背对着自己。他轻轻的走上前,皮靴踩着木地板发出古旧的咯吱声,他突然想到自己的那套老房子,和父母一起居住的老房子,这种昏暗、潮湿和陈旧的感觉依稀在他的记忆里漂浮,那个时候他也经常在父母吵架的时候独自这样待着,用后背面对着面带泪痕的母亲,这个时候母亲通常会将他身上裹着的被子拉开,然后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突出的脊梁骨。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突然变得冰凉,当记忆来袭的时候他时常如此,就像母亲抚摸自己时所感受到的那种彻骨的凉。

似乎有一种力量驱使着他走向Sirius Black,然后,掀开他身上的被。

“我留给你的书都看了吗?”Snape问,他惊异于自己的声音可以这样温柔。

Sirius没吭声。

“如果你想去游乐场的话。”Snape补充道。

Sirius似乎被弹簧从床上弹起来一样。“什么?!”他喊道。“如果我看完书就可以去?”

“我说的所有的那十本书。”Snape似乎有些后悔,他应该知道,这个世界对于Sirius Black来说,没有完全的沮丧。

“我都看完了啊!”Sirius掰起手指头。Snape发现,其实刚才那种相似的孤独感是错觉,Sirius Black和他还是存在着本着上的差别的。

不过看着一个11岁的孩子把10本艰深的魔药学著作大致讲述一遍之后,虽然有很多纰漏,Snape还是感觉到一种在面对Sirius Black这20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11岁的Sirius和38岁的Sirius是相通的,Snape几乎可以想象得到,此时,那个38岁的蠢男人现在正窝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沙发上,大吼一声想明白了困扰他20年的魔药问题。

于是他点了点头。

随着一声大叫,Sirius从床上蹦了下来,从Snape的身边跑过,冲下楼梯,突然,他大叫一声——右脚踩着了左脚,直挺挺的从四级楼梯上摔下。

Snape大步向前,从楼上,他看到Sirius正歪在楼梯的一角,缩成一团,微微颤抖。

Snape“蹬蹬蹬”冲下楼。“Gryffindor的急脾气经常会惹麻烦。”他试着边挖苦边面无表情的将Sirius从地上拉起来,却发现他没有一丝一毫要起来的意思。这时,Snape才发现,Sirius大汗淋漓捂住的地方是胯部。

Snape皱了皱眉头,尽管不情愿,但他还是十分同情Sirius,尽管他只有11岁,但对于一个雄性来说,磕到那个部位就算不断子绝孙也会疼个半死,而且通常都会伴随血肿。然而他能怎么样,帮Sirius脱下裤子检查?他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在Sirius的后背上拍了拍。

片刻后,Sirius终于直起身来,坐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然后——Snape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Sirius就将裤子脱了下来,用一只手捏起自己的分身,眼里明显还含着泪。

What?!

Snape大脑一片空白,这并不是因为一个11岁的小男孩因为磕着了自己的某个部位而去检查,他脑子里反应出来的是Sirius Black正光着屁股捏着自己的生殖器泪眼朦胧的看着他。Snape吞咽着口水,尽管很不自在,但他发现,Sirius的确出现了血肿的现象。

“Oh Meilin。”Snape嘟哝着。“我去给你拿药。”说着他走进操作间,拿出一瓶红色的药水,皱了皱眉头,打开瓶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我给你涂药。”

Severus Snape承认他是一个以绅士标准要求自己的人,这38年来尽管忍受再大的委屈也保持着口头的洁净,但当他沾满药水的手碰到Sirius的生殖器时,他还是结结实实的在内心骂了一句“Fuck。”

Snape的手指苍白而冰凉,这让Sirius打了一个寒噤,Snape努力摒除他在抚摸Sirius生殖器的想法,专心涂药,然而,当他发现这孩子勃起的时候,他再也无法忽略这个事实了。

“呃……”Snape发出尴尬的声音,抬起头来,却发现Sirius咬着嘴唇。

“你这什么表情。”Snape骂道。

“Polaris,你、你……你的手好凉。”

“我知道。”Snape小声说,血肿已经渐渐退去,然而Snape的脸却越来越红。他不得不在内心承认,对于一个11岁的少年来说,Sirius勃起的尺寸相当可观。

“嗯,你,嗯,可以把裤子提上了。”Snape挥动魔杖,将自己受伤的药膏清空。Sirius站起身来,将裤子提上,胯部的裤子被撑了起来。

Snape将上衣往下拉了拉,他恼怒的感觉到自己的下体竟然也开始起了变化。他努力说服自己这与恋童癖没有关系。那么,难道与那是Sirius Black有关系吗?Shut Up!Snape冲着自己内心的那个声音大吼,被Sirius的声音拉回现实。“嗯……Polaris,也许说这个会让你感觉到不舒服,但是……”Sirius说。“刚才挺舒服的。”他嬉皮笑脸的说。

“啊。”Snape淡淡的回答,脸上的烧还没有退去。

排队买票的时候,Severus Snape认为那个推销员简直就是多余,如此一个人山人海的游乐场竟然还用到处发传单。当他们终于进入公园的时候已经是11点钟了。Sirius的眼睛就像被最耀眼的星星电亮一般——这里有符合他性格的所有东西——过山车、太空梭、跳楼机、海盗船……四处充斥着兴奋的尖叫声。Snape不屑的环顾四周,认为这就是一个培养疯子或者破坏狂的绝佳地点。

过山车前面的队伍太长,他们望了一眼就放弃了。“我们等人少的时候,嗯,比如傍晚,再来排吧。”Sirius提议。Snape点头,“那你现在要玩什么?”

“海盗船怎样?”Sirius说。

“就是那个像摇篮一样的东西?”Snape从未玩过海盗船,他想不出那个大型婴儿床有什么可玩的。不过他还是被Sirius拉到了海盗船的前面。

“你也一起来吗?”Sirius说。

这是人多繁杂,Snape出门前就告诫自己不要让Sirius离开自己的视线。他点点头。“当然。”

Sirius挑了一个船尾的地方坐下。“真的很刺激哦!”他兴奋的开始用脚踹前面的座位。搓着双手,然后又不安分的拍打着身前的保险杠。这时,广播响起。“欢迎光临海盗船,本次航行共需两分四十秒,在此期间,船将无法停运,在座的乘客如有不适,请现在下船,谢谢您的合作。半分钟后,我们将开始游戏。”

说得那么悬,Snape从鼻孔里哼出一口气。还没等他做出什么讽刺的评判,船就启动了。摆得越来越高,Snape开始有些理解广播里的话了,失重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仿佛心被一只手奇痒无比的挠着,还一边托到嗓子眼。他脸色苍白,紧咬着嘴唇,双手死死的抓住保险杠。然而在他左边,Sirius Black高举双手,在空中挥舞,一边张着嘴大声的嚎叫着,红光满面,一脸兴奋。

“啊……!!!Polaris,怎样,好玩吧?你喊出来,喊出来就不难受了啊啊啊!——!!!”

……

两分四十秒后,Snape走下海盗船,并发誓以后再也不上去了。

“诶呀,简直是太小儿科了。”Sirius在他身旁挥了挥手,假装无事的说。“要是再摆高一点就好玩了。”

Gryffindor果然是自大狂。Snape不屑的白了Sirius一眼,刚才在海盗船上吓得大呼小叫的,下来又逞强说小儿科。但面对11岁的Sirius时,很多时候Snape会将那些刻薄的话咽回肚子里。

“Polaris,看,鬼屋!”Sirius叫道。

“在霍格沃茨里你天天见真鬼,到这来看什么鬼屋。”Peeves的怪笑略过Snape的脑海。

“所以说,我正好可以嘲笑一下麻瓜的智商。”

五分钟后,他们站在鬼屋的出口,Snape在硬着头皮跟工作人员冷冷的道歉——当扮作幽灵的工作人员出现在他们面前时,Sirius一个拳头砸在“鬼”的脸上,造成了一片淤青。

“没关系。”工作人员一边用冰块敷着脸颊一边说。“我经常会被游客条件反射的打一拳,只是……这位小朋友的力气真是够大的。”他苦笑。

“这恰恰能证明你扮得很逼真嘛。”Sirius凑上来说。

Snape白了他一眼,伸出手掌将他的头掰到自己身后。

“就不能沉稳一点。”离开鬼屋后,Snape说。

Sirius瞥过头去,发出不屑的声音,顺手扯下了路边花坛的一把草。

“干什么呢。”Snape说。“那好歹也是生命。”这真不像是一个食死徒说出来的话。

“好,我放生!”Sirius一把将被他扯碎的草叶扔进草坪。“嘿!看,冰淇凌!”

Snape抬头看去,看到了“意大利手工冰淇凌”几个字。在他将手伸进口袋摸钱的时候,Sirius已经冲到了柜台前。“要一个巧克力味,要一个香草味。”

“不自食其力的后果就是浪费粮食。”Snape说。“你吃不了两份。”他对老板说。“只要巧克力的。”从前在霍格沃茨,每当甜点上来的时候,Snape总之去拿他所偏爱的香草,而Sirius则总去拿旁边的巧克力。

“别别!”看着老板将勺子从香草味中伸出来。“要两份!”他回头冲Polaris说。“香草是给你的。”

Snape接过蛋筒。他突然感觉心脏开始提速。“嗯,Sirius Black,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香草味的?”他警惕的问。

Sirius塞了一大口巧克力冰淇凌,挤了挤眼睛。“我猜的。”

“告诉我。”Snape说。

“那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更喜欢巧克力而不是香草。”

Snape愣在那里。直到冰淇凌流到手上。“好吧,扯平。”

“Polaris,你刚才那个懊丧的表情真像鼻涕精。”

Snape差点把蛋筒掉在地上。他迅速将冰淇凌塞进嘴里,然后把头发拢起。“是发型的问题。”他将头发在后脑勺捏成一个辫子。“这样就不像了。”

“首先,我不认为是发型的问题。”Sirius说。“其次。”他也将蛋卷放进嘴里。“Polaris,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鼻涕精的发型?你怎么知道你们发型一样?”

Snape耸耸肩,放开自己的头发。“我猜的。”



当暮色降临的时候,他们坐在长椅上边吃着汉堡边等待焰火表演。Sirius显然饿了,狼吞虎咽吃完的时候Snape才刚把包装纸打开。Snape吃饭一向细嚼慢咽,吃到一半的时候,他转头看Sirius,那个11岁的孩子累了,正在如低头负罪一般的打瞌睡,脑袋一点点在下垂。夕阳照在他脸上,将他英俊的脸勾上一个华丽金边,Snape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的细毛。

他摇了摇头,伸出手,将Sirius的头揽到自己的肩上。

Sirius Black就这样在吃汉堡的Severus Snape肩上沉沉睡去。这真像是他们11岁时噩梦中的场景。

礼花炸开的声音将Sirius从睡梦中惊醒,他一下蹦了起来,仰着脖子看向天上。“Polaris,快看!”Snape慢慢走到这个蹦跳的孩子身后,焰火在他们头上盛开,如生命短暂的寂寞花朵,Sirius看着天,Severus看着Sirius,烟花将他的脸照亮,这让他看上去更加英俊了。

他注定是一个光明的孩子,无论他的姓多么黑。

“真亮,”Sirius说。“他比天狼星、北极星都要亮。”

“但它们转瞬即逝,不是么。”Snape也抬起头,而星星则已经闪耀了亿万年。

“那为什么不把它们的美丽记录下来呢?”一个声音将Snape吓了一跳,一个麻瓜摄影师站在他们身后,显然是在揽活。他指了指自己手里的相机。“拍照吧,清晰的,能把人和焰火都拍得很清楚,5块钱一张,很便宜的,免费做框。”

“Polaris,照一张吧。”Sirius说。Snape摸了摸口袋,他兑换的麻瓜货币还剩下20。他抽出5块,递给了那个人。原本他认为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小孩,现在看起来,他只会把小孩惯坏了。

相片的质量的确不错,Sirius快乐的站在Snape的身旁,只到他的胸部。他一只手揽住Snape的腰,另一只手摆出“Victory”的姿势,一脸的兴奋把在一旁直直站立,面无表情的Snape衬托得如同局外人。

“你为什么不笑啊?”Sirius盯着照片问。

“那样会很愚蠢。”

“可是麻瓜的相片不会动,这样一直面无表情的站着不是更愚蠢吗?”

Snape拿过相片把它塞进口袋,不再说话。这一天过去之后他很疲惫,嗓子干得火辣辣的疼。

“我想喝水。”Sirius说出了Snape的心声。

“去买水。”

“不,商店里看不到焰火。”

“不是都看半天了么。”

“不,我在这等你,Polaris,你去买嘛。”

Snape转身离开。

在他返回,面对空空的长椅之前,Snape全然不知,11岁的Sirius Black喝不到自己买的饮料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49-d39941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