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Nine

Snape并不是第一次深更半夜来到格里莫广场12号,但这一次就连Tonks都能看出他心神不宁。

“Severus,怎么了?”Tonks打开门之后盯着他问。“是不是……”

Snape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知道Sirius Black的事情,他沉重的点了点头。

“我去叫Remus。”Tonks将衣服往身上拉了拉,转身就要往楼上奔——然后,Snape拉住了她的手腕。

“怎么?”Tonks回过头,盯着Snape,后者仍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叫上Black。”他似乎很不容易将气息抚平。

楼梯上很快响起脚步声,先是Remus Lupin,“噔噔”的从楼上跑下来,眼睛一直看着Snape,然后是Sirius Black,一副显然是从睡梦中被吵醒的颓废模样,惺忪睡眼,一头乱发。然而当他站在灯光下的时候,Snape竟然很高兴。

他还活着。

于是Snape觉得自己中邪了。他的使命仅仅是保护凤凰社保密人的性命,而其他的情绪,他不该有才对。

“鼻涕精。”Sirius开口了,他的睡意渐渐褪去。“什么事儿大半夜把我们叫起来?你老公被拐卖了?”

Snape张开嘴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在这种11岁的Sirius Black被绑架的情况下面对这成熟的Black,他突然发觉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于是他只得怒气冲冲的对Sirius翻了个白眼。

“难道是真的?”Sirius似乎一下来了精神,凑到Snape面前。Snape抬起头来看他的眼睛,那里面的表情很复杂,Snape说不上那是什么。

“得了,姑且这么认为吧。”Remus冲山来拉开两人,事实上,自打上学开始,这种事情他就没少做。“Severus,你如何确定这是一般意义上的绑架?你确定这不是……”他嘴角上挑,Snape知道他想说也许是食死徒干的。

“看这个。”Snape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这是在郊外别墅的门槛上发现的。”他一边说一边展开。


尊敬的先生:

请于12月28日晚7点将300,000£放在橡树公园东门的橙色垃圾桶内。如照做,我们将会在12月29日,把这个黑头发小男孩作为元旦礼物还给您。请你们还到送款的地方来领他回家,你将发现他毫发无损。

相信对于一个拥有如此豪宅的您来说,我们的所求只是一个极小的数字。

P.S.如若发现警察,则我们只能将尸体作为元旦礼物还给您了。

您还有三天的时间准备好我们所需的东西,祝好运。


您忠实的G.T

1997.12.25



“黑头发的小男孩?”Sirius Black不知什么时候凑到Remus的身后。“Snape,你老公是个黑头发的小男孩?”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Sirius。”Remus说,他反复的阅读信件。额头上不断的渗出汗液。“你如何看?Severus?”

“首先,他应该不知道我和……嗯,that boy是两个巫师。其次,他要求的金钱单位是麻瓜的金钱计算单位,其次,他提到警察,这是一种为麻瓜社会维持秩序的特殊群体。还有……”他从口袋中拿出一本只有手指甲大小的书本,然后掏出魔杖,将它放大。“这是我查阅到的资料。”那书本上写着“刑事案例之四:绑架”几个烫金的字体。“一般来说,麻瓜所采用的绑架方式就是这样,或者用电话,你看看,他们写勒索信似乎都有一定的套用格式一样。”Severus Snape露出鄙视的表情。“没有丝毫创意。”

“天呐。”Tonks发话了。“Severus,在绑架发生之后的三个小时内你就做了这么多事情?”

“我不像某人。”Snape用余光瞥向一直被晾在一边的Sirius Black。“出了事情只会大吼大叫揪头发。”

“我什么时候只会大吼大叫揪头发了?”Sirius上前一步,和Snape形成对峙,盯进对方的眼睛里。Snape一时间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这双灰色的眼睛,就像、就像——“Polaris,你会来陪我对吗?”——“Polaris,你刚才那个懊丧的表情真像鼻涕精。”——

头有些晕。

Snape退后,走到一把椅子旁,坐下。然后用右手撑起额头。该死,他刚才丝毫没有考虑到,凤凰社的保密人被绑架了这件事情,他考虑的仅仅是——

Sirius Black。

你这头蠢猪。

光线很昏暗,Snape感觉到房间里所有的烛光都在摇曳。他的眼睛又不自主的瞥向Sirius那强壮的身躯,他不自觉的看着那条死狗的脸,鼻子的轮廓,嘴唇,还有身体上肌肉的曲线……

等等!

Snape从椅子上“刷”的站起来,冲到Sirius Black的面前,抓起他的右侧手臂。那上面有一条足足10厘米的伤疤。

“这条疤——怎么回事?”Snape问。

“呦,鼻涕精,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Sirius扬起下巴,他比Snape要高,这样一来Snape更要仰视他的眼睛。“什么时候开始如此关心我了?”虽然这么说着,但Sirius并没有将手臂抽回来。

“不、不是。”Snape说,手里握住Sirius的躯干让他的嗓子变得有些干燥。这家伙的体表温度怎么这么高,自己的手覆盖在上面如同一块坚冰。“我只是,以前从来没见过,像是突然填上的。”

Remus似乎反应过来了,也凑上前来。“的确,这倒伤疤以前从未见过,Sirius,你仔细回忆一下,什么地方弄的?”

Sirius看看Seveurs Snape,又看看Remus Lupin,然后闭上眼睛。突然,他用双手抱住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啊?!Sirius,你怎么了怎么了?!”Remus急得都快跳起来了。

“没什么……”片刻之后,Sirius睁开眼睛,“好像是在一间黑屋子里被人打伤的。”

Snape皱起眉头。“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不知道。”Sirius显得有些慌张。“就在你们问我之前我根本就……什么都不清楚,但当我的意志集中在这道伤疤的时候,这段记忆就像是被突然添加进我的大脑里一样,好像是把我的记忆链剪断,然后在中间粘上这样一个桥段一样。”

是了。Snape松开Sirius的手臂,转过身。一个月以前,当他在研究如何让Sirius Black安全返回27年前的时候,他在书上读到关于这种时间维度错乱的一段话。大意是说,当这个人来到由于时间维度错乱的另一个时间段的时候,他的正常维度躯体的记忆将被剪断与拼贴,所有新的记忆都会被扦插进他原有的记忆,然而如果不刻意去想,他永远都不会注意到这之前之后记忆的差别,然而他一旦注意到了,就会对他的大脑造成一些损伤,这样回忆的次数若达到5次,则会对大脑造成不可恢复的损伤。会造成永久性失忆、丧失记忆力等不可恢复的症状。

现在,Sirius已经用掉这5次中的一次了。

“你最近有没有这种体会,”Snape问道。“睡眠时间足够但经常感觉到头疼乏力?”

“嗯,有时候的确是这样。”Sirius答道。

这种在Snape和Black之间如此和平如此没有火药味的对话简直可以被写入历史了。

“怎么了?”Remus问。

“嗯,”Snape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记忆扦插造成的一些后果。”

“你们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Sirius似乎受不了一直被当做局外人的感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被绑架了?为什么你们都急成这样?”

Snape的确很着急,或者是——担心?他现在很感谢Sirius Black是凤凰社保密人,似乎这个名号能为他的焦急找到一丝理由,他为凤凰社的保密人担心,这听上去合情合理,至少,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现在有这样的焦虑,心跳的速度快到让他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他真的是在担心Sirius Black而非凤凰社保密人?现在Sirius Black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不敢睁眼去看他,这些日子的记忆,过去的那些日子,在11岁的时候的那些记忆,似乎搅乱在了一起,然而他现在只能在心里告诫自己,我真的很着急,因为凤凰社的保密人被绑架了。

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还有,既然有人被绑架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围在我身边问这问那的?”

“是这样的,Sirius。”Remus满脸诚意的走上前来。“被绑架的是对于Severus和凤凰社都很重要的一个人。”

“——?!”Snape猛然回头,几缕头发粘在他的脸上。狼人求死心切。他咬牙想。

“所以——”Remus加重了这两个字,似乎在征得Snape的理解。“Severus才会深更半夜的跑来这里。因为这是一个对于他和我们都很重要的人,这个人的代号就叫做‘黑头发的小男孩’。”

编得可真好。Snape不屑的看着Remus Lupin,然后又看了看Tonks,做他的女人一定少不了被骗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对于你那道伤疤和睡眠质量的问题,只是来自Severus的一点点发自内心的关心罢了。”Remus说,“明白了?”

“Lupin。”Severus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单词。

“嗯?”Remus友好的转过脸来。

“你想死吗?”Snape黑着一张脸,发自内心的关心?简直是扯淡。

“得了吧,Snape,我早知道你暗恋我。”Sirius将衣服上的褶抚平,又用手拢了拢他的头发。

Snape一瞬间变得哑口无言。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的?怎么就成了暗恋了?他们不是互相仇视的度过了半辈子吗?

“Sirius Black你给我闭嘴!”Snape吼道,同时感觉到一股燥热萦绕身体。“我现在不想去讨论这个愚蠢的话题。”

“哦对了,我忘了,你已经有主了,是那个‘黑头发的小男孩’对吧。”Sirius眯起眼睛。“他可是个神秘人物啊,被绑架了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到现在还只有一个代号。怎么样?鼻涕精,你每天晚上都把他舔到射吗?还是让他把你插到昏过去?”

Sirius脸上一股得意的表情,Snape知道,Sirius的内心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他只是想拿这个来羞辱自己罢了,光线很昏暗,Snape的眼神下撇——

他看到了,Sirius Black勃起了。

本来Snape准备好了许多反击的词语,但他突然在这时丧失了组织能力。Remus和Tonks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Sirius Black身体上的这一变化,然而——太明显了,他松松垮垮的睡裤都被撑了起来,就像一顶小帐篷一样放在他的胯间。

“是,你说对了。”Snape虚弱的说,他迎上Sirius的目光,看到那种胜利的姿态在对方的眼里一点点的凋谢、熄灭。然后,渐渐变成惊奇,还有……惶恐。Sirius慢慢的张开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Snape。

“怎么?”Snape恢复了气力,Sirius的这种表情让他有了一种复仇的快感。尽管,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在那条狗的脸上找到了一丝受伤的表情。

“哈,没什么。”Sirius的声音很低。但他脸上的表情却被自己弄成了假惺惺的欢快,然后,他将一只手搭上了Remus的肩膀,面容僵硬的笑着。“Moony,你输了,Severus Snape是个Gay。”

“哦!天呐,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Remus双手冲天,大叫一声,然后重新将眼睛对上Sirius的,愤怒的说。“现在正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总之,我们拿不出那么多钱。”Tonks上来解围,“你们认为我们可以跟麻瓜警察联系吗?毕竟那绑匪属于麻瓜。”

“不。”片刻的沉默后,Remus说。“找麻瓜警察还不如我们自己来。”

“你要注意到一点,这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Snape说。“他们先把钱拿回去,第二天他才会把Si……‘黑头发的小男孩’交还给我们,一旦他们发现我们给的钱是假的,那么被绑架的那位就会有生命危险。”

“但我们可以一直在那个垃圾桶周围等着,他们一出现我们就……”Remus用自己左手抓住右手,做了一个“擒拿”的动作。

“真是不错的主意,”Snape讽刺道。“他们不是倾巢出动,一部分来取钱,一部分人留在巢穴里看着被绑架的人,如果出来拿钱的这部分人有了什么意外,那个‘黑头发的’还能活着?”

“我们掌握了他们之后,可以逼他们带我们去他们的总部。”Remus又提议道。

“现在麻瓜的高科技东西不比我们的守护神差。”Snape说,“他们身上如果有警报设施,一旦他们出了问题总部的人就会知道,到时候不仅他们转移了,而且我们也永远要不会我们想要回的人了。”

房间里陷入一片沉默。不知道是炉火生得太热还是Remus的保温咒做的过头了,整个房间热得如酷暑一般。

“我看,现在还是得借钱,然后在29号他们将我们要的人带到指定地点的时候冲上去制服他们,再要回钱比较妥当。”Tonks说。

Snape点了点头。“那么剩下就是筹钱的问题了。”

“怎么这么热。”Rmeus衣服的前襟都被汗水浸湿了。

“哦!对了。”Tonks似乎想到什么一样,跑进厨房,然后捧出四盒香草冰激凌。“这是夏天的时候Remus买的,意大利手工冰激凌,一直没吃完,正好现在大家分吃了吧。”说完他递给每人一盒。

Snape接了过来,的确,这房间太热了,也许与他们焦急的心情有关,他的后脖颈和头发被汗水粘在了一起。Snape瞥了一眼餐桌,顺手拿起那上面的一条缎带,将头发在脑后松松的绑了一个辫子。然后,打开了冰激凌的盒子。

“关于筹钱,有什么好主意吗?”Remus舔了舔盒盖子上残留的冰激凌说,“Sirius,你半天都没发话了,有什么点子?——Sirius?……Sirius?!!”

Sirius Black一只手指着Snape,另一只手迅速的捂住自己的头,冰激凌掉在地上,这一次似乎比刚才思考那个伤疤的头疼来得强烈许多。

Snape愣住了——Severus Snape、Polaris Prince、意大利手工冰激凌、香草口味……“是发型的问题。”他将头发在后脑勺捏成一个辫子。“这样就不像鼻涕精了。”Polaris严肃的对11岁的Sirius Black说。

Snape急忙将辫子拆下,他知道,自己刚才的形象让记忆的拼贴再一次发生在了Sirius Black的身上,短短的一个小时内两次,从他的表情上就能看出这有多么痛苦。

Severus Snape将冰激凌扔进垃圾桶,走到Sirius的面前。后者缓缓的睁开眼睛。

“嗯……Severus Snape?”

“你想起什么了?”Snape紧张的问。

Sirius揉着自己的头。“我……我忘记了,但我的确想起了一些什么,记不得了。”

“没什么的。”Snape表现的出奇镇定。“肯定是为筹钱的事情。”他站起身来,“你们都先睡觉去吧,明天早上我再过来。”他披上外套。

“Snape。”Sirius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留下来吧。”

“什么?”Snape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什么?!”Sirius紧接着吼道,“我刚才说了什么?”

“你让他留下来,Sirius。”Tonks说。“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好办法,Severus。接下来这几天到29号为止,你就一直住在这里吧,这样方便一起行动。”

“这要得到房子主人的同意。”Snape摆摆手走到门口。“我可不想做不受欢迎的客人。”

“够了!你他妈该死的鼻涕精!你给我住一楼!”Sirius吼道,然后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冲上二楼,跑进自己的房间,然后重重的把门摔上。

Snape在转身前,放下的上扬的嘴角。


嘿,Sirius。21年前的那个魁地奇球场,毕业前的最后一天,Sirius Black正专注的计算着如何能让击出的鬼飞球不偏不倚的砸中正在专心看着魔药书籍的Severus Snape的额头,并且时不时的发出邪笑,James Potter却在此时靠在旁边的树干上叫他。Sirius,你觉得一天到晚的观察并且想方设法的去捉弄一个人,仅仅是出于仇恨吗。

后来那次鬼飞球捉弄计划没有施行,那天,毕业歌曲在天空回荡,久久不散,躺在草地上任暴雨冲刷了自己一个小时导致之后高烧不退的Sirius Black在病床上笑着跟Remus解释说,鬼飞球太不精准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50-c6eec4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