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Ten

Severus Snape站在地窖中,坩埚里滚滚的冒着艳红色的气泡,他的额头上渗出细汗,这是一锅简单的迷药,对于麻瓜来讲已经绰绰有余了。就在Sirius Black愤怒的转身上楼时,Snape与Lupin商讨了他们真正的计划——为了防止Sirius Black自不量力的要求参与活动或者偷跑出去,他们只好用上述计划隐瞒他。他们会在准备好的假麻瓜钱币上涂抹上足量的迷药,然后跟随他们去贼巢营救11岁的Sirius Black。

Snape将坩埚熄灭,然后满意的审视自己的作品,将它徐徐倒入小试管,放在左侧的兜里。

现在是12月28日的凌晨3点,Snape弹弹身上的土,走出霍格沃茨,然后幻影移形了。



当Severus Snape推开格里莫广场12号的时候,他闻到严重的酒气,在冬日的这个时段,天还远没有亮,屋里漆黑一片。Snape当即想到造成这种味道的只有可能是那只狗。就在他还在思忖的时候,就踢到了一个易拉罐。该死。如果摔倒了迷药就全白费了。Snape想着,小心翼翼的将那个试管从口袋里拿出来,摸索着放到身旁的架子上,然后,掏出魔杖。

“Lumos。”他点亮了魔杖,果然,他看到了一地的啤酒瓶,Snape逐渐将魔杖抬起,然后,看到了颓然坐在沙发上的Sirius Black。

“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话。”Snape冷冷的开口,目光却一直盯着Sirius敞开的衬衣,他不自觉的看着那些肌肉。“用酒精把自己淹死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怎么?鼻涕精,小情人被绑架了你就连觉都睡不好了么?”Sirius没有搭腔,他将手里还握着的一个易拉罐放在茶几上。

“差不多吧,尤其是像你所说的那样,现在是夜晚,所以,我真是坐卧不宁。”Snape的声音还是冷冷的,他用魔杖简单的将易拉罐都堆积到一个角落,然后迈向自己的卧室。

“今天晚上我也要去。”Sirius说。

“没必要了,只是送钱而已,如果你想帮我去营救他的话,可以考虑明天去。”

“你他妈的婊子!”Sirius当即发作,一掌拍在茶几上,震得玻璃嗡嗡直响。他猛的站起来,连拉带拽的将Snape推搡进卧室,一把将他摔在了墙壁上。

曾几何时,自从他们相识,这样的画面就如同总在重播一样在他们身上发生,那时他们年少轻狂,Sirius Black从不顾及自己力量的轻重,然而不知为什么,今天Snape感觉到格外的痛,甚至眼角有泪。他努力睁开眼睛,怒视着Sirius。

“还手啊,鼻涕精,有种你还手!”

“谁跟你一样,你这个疯子。”Snape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迎着Sirius走上去。“你想要这个卧室是吗?很好,这里给你,我到客厅去睡。”

“Fuck!”Sirius暴怒着,将Snape推到床上。然后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梅林,他到底喝了多少?沉重的酒气似乎扑面而来。Sirius开始疯狂的撕扯着Snape的衣服。Snape伸出双手试图推开Sirius,但周围太黑了,Snape只能漫无目的的在Sirius的皮肉上抓挠。最终,他的四肢都被Sirius狠狠的摁在了身下。

“Snape,你为什么不反击?!”Sirius说。“二十多年了,为什么你从来都对我的挑衅和折磨如此漠视?!”他似乎在歇斯底里的质问,但理由却又是那么莫名其妙。

“你说什么?”

“你为什么甚至连正眼看我都不愿意!我受够了!Severus Snape!我受够你的白眼和冷静的回击,你为什么不反击?为什么不?!”

“Sirius Black,你是个变态!”Snape在身下喊着,由于承受不了Sirius完全的体重他的底气显得十分虚弱,他的眼睛已经渐渐的适应了黑暗,他看到了Sirius Black满脸的绝望和狰狞的表情。他奋力挣开一只手,“你想让我回击是吧。”他奋力的挥向Sirius的脸。

然后他的手被Sirius在空中抓住了。

Snape的力气显然没有Sirius大,他看着Sirius Black握着那只被制服的手,然后轻轻的,将他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你是恨我的,对吧,Severus Snape。”

月光下,Snape的脸显得十分苍白,Sirius看见他点了点头。

Sirius Black笑了,这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疯子。“还好,我到底是让你对我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Snape感觉到Sirius Black抵住自己的地方渐渐变硬,然后,一个硬挺就这样生硬的扎在他的小腹上,弄得他生疼。他的手仍然贴在仇敌的脸上,滚烫、粘湿。

他的衣服已经被Sirius撕烂,凌乱的扔在地上,不顾他的反抗,Sirius Black强行分开他的双腿。他知道他要做什么,于是愤怒的抵抗。一边叫骂,但却发现,处于这个姿势的自己简直是无力的可笑。没有任何润滑的,Sirius强行的进入Snape紧致的身体,他听到了Severus Snape痛苦的叫声,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这个时候是丰满而富足的。

曾经的那些永不会被忘却的时光,那些捉弄,那些嘲讽,在Sirius Black少不更事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背后隐藏的是什么。直到某一天,他才发现,他是以这样,来维持着自己和那个人的特殊性,就在21年前的魁地奇球场上,James Potter半开玩笑的说,Sirius Black,何必对Snape那么苛刻,仅仅是因为他的丑陋和孤僻?还是因为你爱上他了?

他当时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用Black家族逆子惯常的做法,拿起魔杖追在James身后狂骂“Fuck”,但当他将Potter追没影了之后,他没头没脑的冲进了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毕业之后,没了口令,也人去楼空。

他忘了那天的太阳有多刺眼,但他永远无法忘记自己那天的一滴莫名的泪水流进自己不屑一顾勾起的嘴角里。

在学校里,所有人的关注你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你是万众瞩目的王子,然而,为什么只有Severus Snape对你一直保有不屑,为什么不管是你得了魁地奇奖杯,或者配出了超高难度的魔药,他都不会用他深黑的眼睛注视你?你忘了那一直掩埋在你灵魂里,对他那深深的渴望了吧?

就在Sirius挺入的一刹那,他听到了Severus Snape痛苦的叫声,他松开了他紧握的那两个手腕,紧紧的将Snape抱紧怀里。然后他感到,是身下那个人的指甲,深深的陷进自己的后背里。

“Black……Black你……你他妈的……停下来。”

然而Sirius知道,自己根本停不下来,他明白Snape有多痛,但他已经失去理智。

Severus Snape数不清这一夜Sirius就这样进入了自己多少次。每一次当Sirius快达到高潮时,他都会一边在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声音,一边猛的退出他的身体,然后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似乎昏迷一般,然后再次进入。渐渐的,Severus Snape感觉到自己的分身竟然也高高的耸立在两人的身体之间。竟然有一种被填满的快感逐渐向他袭来,他突然不希望Sirius就此停下,他希望自己就这样被戳刺着,被触及着自己敏感的地方。

最后一刻,Sirius吼叫着射进Snape的身体里,后者一阵眩晕,感到一股热流涌进自己的身体,同时自己的液体也喷溅了出来。时空交错,一种复杂而莫辩的情绪随着Sirius的身体一起重重的落在他的身上。他犹豫了片刻,伸出手,想将Sirius Black的身体推开。

“别……”Sirius从喉咙中滑出这样一个音。然后他的身体自动歪向一边,躺在Snape的身旁,然后伸出两只胳膊将Snape环住。




太阳高悬的时候Sirius才醒来,一睁眼他就感觉到剧烈的头痛。宿醉的感觉让他有些恶心,但他并没有着急起身摸索醒酒药。

洁白的床单很干净,被子端端正正的盖在自己身上。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昨天晚上激烈的肢体缱绻,难道仅仅是一场梦?

他慌忙起身穿衣,跌跌撞撞的下床,然后猛的推开房门——然后他看到,Severus Snape衣冠整齐的和Remus Lupin还有他老婆在餐桌前吃饭。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Snape只是微微抬了一下头,看到Sirius之后继续低下头,仿佛在无视他的存在。

“哦,Sirius,你醒了?”Remus亲切的招呼老友。“Severus说你昨晚喝多了,进了他的房间倒头就睡,害的他在沙发上过了一夜。”他笑骂道。“你这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啊?”

“鼻涕精是这么跟你说的?”Sirius在问Remus,然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Snape。

“对啊,怎么啦,你有点不对头,是不是酒还没醒?”Rmeus说,“醒酒药在厨房左侧第二个抽屉里,要不要我帮你去拿?”

“不用了。”Sirius仿佛在梦呓,魂不守舍的离开了餐厅。

一整顿早饭,Sirius一直在看Snape,期待着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什么与众不同,看出什么能证明昨晚的那些事情是真实存在的,然而,没有。他一如既往的吃着自己的饭,对于Sirius的目光不予理会。

“Lupin,把准备好的钱拿出来吧。”Snape将碗碟放下,示意自己已经吃饱。然后,他接过Remus递过来的厚厚的一个被羊皮纸包裹的东西,在Sirius Black错愕的目光中,走进了卧室。

当试管中的迷药只剩下小半管时,Snape听到Sirius的声音:“我吃饱了。”他赶紧将迷药和伪造的麻瓜币收拾起来,果然,Sirius直直的冲进了他的卧室,然后不由分说的将Snape的上衣剥开。

“你疯了吗?!”Snape吼道,一把将Sirius推开。“你简直就是一个仅仅受荷尔蒙支配的狗。”

“仅仅受荷尔蒙支配?”Sirius出人意料的在笑,他的眼睛看着Snape的胸口,那上面有一个淡紫色的吻痕,那是昨夜真实存在的唯一证明。“仅受荷尔蒙支配的顶多算器官吧。”

见Snape默默的扣上扣子,Sirius走到他身边。“Se……嗯,Severus,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说真的,从你嘴里叫出来,还是鼻涕精好听点儿。”

Sirius大笑,此刻的他天真的如同11岁时一样。“Severus,离开那个‘黑头发的小男孩’吧。”他说,看着Snape的眼睛。“和我在一起。”

他在也不希望他只能通过捉弄他而赚取关注。现在他们都不是少年了。

Snape别开脸,他不习惯看着那对闪闪发光的眼睛,尽管他已经能那么平静的看着Lord Voldmort猩红色的蛇眼。

“你同意了。”Sirius满眼坏笑。

“我没说。”

“你也没说不同意。”

“……”

Sirius将Snape揽入怀里,他的双臂越勒越紧,直到Snape的脊梁骨发出声音——似乎是在偿还已经逝去的21年岁月。




当晚7点,Snape和Remus、Tonks悠闲的坐在橡树公园前的长椅上,用余光扫视着那个橙色的垃圾桶。

30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当两个小时即将来临时,Snape注意到有两个人靠近了垃圾桶,并且打开了下面的废品回收盖。同时,他听到Remus提示般的轻咳。

他们镇定的看着绑匪,看着他们拿出那个塑料袋,诡谲的笑着,然后,那笑容在他们的脸上凝固,然后眼神泛出空洞。

迷药起作用了。

三人抄起魔杖,Remus正要起身,却被Snape摁住了。“别动。”

“怎么?”Remus问。

人群开始嬉闹,参观公园夜场的游客开始走出公园,大门这边的人流开始多了起来。

Snape的音量很小,但传到Remus的耳中却变成了惊雷。

“我好像看到了Lucius。”

三人陷入沉默。“你确定没看错么?”片刻后,Remus问。

“我不确定,但有可能。”Snape说。“不能被他看到我和你们在一起。”Snape转过头,脸上毫无表情的看着Remus。“我一个人去足够了。”说完,不等Remus有任何辩解的机会,他便起身了。

他将魔杖藏在袖子里,只露出一个尖端,他用这个尖端直直的抵着绑匪的后腰。“去总部。”

气温很低,冬天的伦敦到9点的时候也已经差不多归于平静了。让Snape没有想到的是,总部距离橡树公园并不远,他们几乎只走了15分钟两个绑匪就停住了脚步,他们停在一个废旧的报刊亭前。两个绑匪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挪开一块砖——原来这下面还有一条地道。

如果说外面的寒气逼人,那么地道里的空气就是刺骨的。Snape突然想起了Sirius Black的胸膛,如同火焰一样永远都不会冷却。然后他猛然将思绪收回,并且重新集中精神。

他们走到了地道的尽头。绑匪掏出一把钥匙,将门打开。

Snape冲了进去,看见正在喝酒的几个麻瓜——还有在他们不远处,被绑在椅子上,被蒙着眼睛的11岁的Sirius Black,还有他胳膊上的血痕。

就像魔杖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一样自动发出火花和恶咒,2分钟内屋内的麻瓜全被瘫倒在地上,Snape优雅的将魔杖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然后放出遗忘咒语。

“唔……唔唔……”由于嘴被胶带封着,Sirius Black只能发出呜咽,Snape镇定了一下,向他走去——昨夜他还被这个孩子27年后的形态生硬的侵入,而现在,他却还可以以Polaris Prince的身份继续照顾他。

然后他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当着幼小的Sirius Black叫出了他原本的名字。

Lucius Malfoy笑吟吟的站在他身后,“Severus,真巧啊。”

电视机一闪一闪的光衬出那个金发贵族好看的脸颊。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51-9b4318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