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当他能够回过头,看着从前的他。
当他能够抬起头,看着未来的他。
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男孩子,昔日的宿敌——
孩子冲他笑了。

“我们回家吧。”
Eleven


Snape冷静的看着Lucius Malfoy,魔杖不经意的向后挥动,冲着幼年的Sirius Black无声的释放了隔音咒以防Sirius听见他们的交谈——Lucius Malfoy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

“Lucius,别来无恙。”Snape勾了勾嘴角,露出冷淡的笑意。

“Severus,我跟你一路了。”Lucius说,扯过一把椅子,皱着眉头看上面的灰尘,释放了一个轻微的清洁咒,然后款款坐下。“对这个男孩儿这么感兴趣?”他侧着头:“还跟麻瓜费这么大劲。”他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容。“你不会是对小男孩有兴趣吧?”

“没有你的兴趣大,Lucius。”Snape感激Malfoy此时给了他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毕竟,Lucius Malfoy是少数知道他对男人有兴趣的人。

Malfoy用那贵族的狭长眼睛盯了Snape一会儿,然后轻挥魔杖,那块遮挡Sirius眼睛的黑布从他的脸上飞了出去,Snape看着Sirius暴露在光线下略带有恐惧却又骄傲的眼睛,觉得隐隐的心疼。

“长得真不错。”Lucius转过头对着Snape微笑。“得了这么好的玩具也不拿出来与我分享,嗯?Severus?”

Snape知道在这种条件下Lucius Malfoy挑起矛盾是不明智的,果然,Malfoy的话音刚落,另外两名食死徒走进了房间。他从来都是有备而来。Snape想,此刻他的同意与否已经没有了意义。

“我帮你把他送到你的住处吧。”Snape说着转身。

Lucius伸出蛇形手掌,勾住了Snape的肩膀,后者被迫停止了脚步。“怎么,不相信Dennis和Kerr?怕他们把你的玩具弄坏?”

“不是。”Snape回答得很干脆,仿佛不假思索。“顺便去你家看看。”

Lucius露出会意的笑容。“想念旧情人了?Severus?”

Snape没有理会他,转身,进入隔音咒的区域,在身体的掩护下掏出右侧口袋的试管,那里面还剩下小半管迷药。在Sirius惊恐的眼神中,Snape将那些液体灌入他的喉咙,然后将试管顺势滑入袖口。

Sirius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困惑起来。迷药起作用了。

“你从不说话。你没有名字。你服侍Lucius Malfoy老爷。”Snape将Sirius横抱起来,贴着他的耳垂静静的说出这三句话。然后感受它伴随着迷药在Sirius的思想里开始起作用。

他转过身,看着Lucius。没时间取消隔音咒了。他抱着Sirius走向地道的出口。




Malfoy庄园如同往昔的华丽,在这样黑暗的时代背景下显得更加诡秘尊贵。Snape将Sirius放在Lucius的房间里。

“后天我会过来。”Snape看了看Sirius,迷药的时间能持续两天半。

“不留下来么?”Lucius看着Snape。“与老朋友叙叙旧。”

“不了。”Snape简单的回答。然后转过身,然后消息了。

“Severus……”Lucius轻笑,把玩着手里的手柄,然后看了看呆滞的Sirius。“把自己藏得那么好,活的真疲惫。”




两天后的早晨,Snape费了很大力气才离开格里莫广场12号。由于两天前那个夜晚的晚归,Sirius Black有了种种猜疑——其实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围绕着Snape肯定去看望旧情人展开的。Sirius咄咄逼人的追问“那个什么‘黑头发小男孩’到底谁啊?”的时候Snape只是默默的摇头。“你没必要知道的。”

“我怎么没必要知道”Sirius的脾气总是如同小孩子,其实Snape认为,和那个11岁的幼体没什么区别。“他是你的前任啊。”Sirius跟在穿外套的Snape身后。“喂,你不会还没跟他断吧?”

Snape专心找袜子,默而不答。

“断了没有啊到底,你没脚踏两只船吧?”

哪来的两只船可以踏。Snape终于找到袜子,开始沉默的穿。

“你回答我啊,你真的没断啊?”

“断了断了断了。”Snape将Sirius的内裤拍到他脸上。“我要出去。”他批上外套,走到操作台旁,这两天晚上被Sirius Black折腾得几乎没睡觉,眼睛对焦都不太准了,他仔细辨认,抽出一小瓶的迷药解药,放入口袋。

“去哪?”Sirius在他身后问。

“我没义务每件事情都跟你汇报吧?”Snape挑了眉毛盯着Sirius。

“是没有,我只是想了解。”Sirius微笑着。

“Malfoy庄园。”Snape如实说。

Sirius Black的微笑瞬间冷了下来。“去那里干什么?”

“我想你大概忘了。”Snape轻轻用右手拍打着自己的左胳膊,Sirius Black很清楚那层黑色的布料下面有着多么丑陋的印记。这是最尴尬的时刻,每当提到Snape在公众面前仍是一个食死徒的时候,屋里的气温便会降到让Sirius后脖颈发凉。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自己劝自己,战争会结束,一切都会结束。

他摇晃着靠近Snape,局促的笑了笑,犹豫了片刻,张开怀抱将他搂在怀里。“早点儿回来。”在感觉到Snape轻微的点头后放手,走到门口,为他打开门,回头,露出一个傻乎乎的微笑,然后龇牙,蹩脚的唱着麻瓜的流行歌:“Remember this, I’m your only one guy, you are my NO.1 girl.”

脸上添一个巴掌印已经在他预料之内了。

白天的Malfoy庄严更显恢弘。Snape经过门廊,来到铺着红地毯的楼梯前,Lucius Malfoy甩着蛇形手杖从楼梯上缓缓走下,他似乎刚刚梳过头发,铂金色的长发柔顺的批在肩膀两侧,被淅淅沥沥洒进来的阳光照射的散发出金色的氤氲,纤细而笔直的鼻梁在脸颊的一侧留下金色的影子,衬托出他瘦削的脸颊和俊美的微笑。然后,Snape看到了11岁的Sirius Black——就跟在这个贵族身后,眼神迷茫而呆滞。他的衣服已经被更换过了,远远一看便知是名贵的面料。

“Severus。”Lucius笑着,看到Snape之后没有继续向楼下走,而是示意他上楼。Snape只得迈开脚迎接这种贵族特有的架势。

在茶室里,一阵简单的寒暄后,一个侍从走进房间,凑近Lucius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金发的贵族站起身说他要出去。

“留下来吃午饭吧。”Lucius说,嘱咐Sirius好好伺候Snape。

门关上了,房间里就剩下Snape和Sirius两人。

可用的时间只有现在了。

Snape将Sirius抱起来,放在椅子上,然后掏出魔杖,释放禁言咒,似乎一股力量将Sirius的声带割断了,然后,Snape掏出那小瓶解药,给他灌了下去。

Sirius的眼神开始变化,那层迷茫渐渐隐去,然后,越来越清澈,Snape盯着这双灰眼睛,他所熟悉的那种只属于Sirius Black的眼神渐渐的浮现了。

终于,Sirius Black睁大了眼睛,Snape看到他的嘴型一只在叫着“Polaris”,但却发不出声音。

“听我说,Black。”Snape蹲下身子。犹豫着伸出手,拉起Sirius的。似乎在试图让他平静下来。然而孩子眼里的神情却越来越不对头。一只在无声的喊着“Polaris”,Snape的心脏不由的收缩了一下。

“Sirius……”他轻轻的叫着。“是我。”

良久黑发的少年才渐渐平静下来,紧紧抓着Snape枯瘦的手。

“那个金发的男人,就是Lucius Malfoy。”事到如今,除了自己的身份,Snape不打算向Sirius隐瞒任何。“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伙坏人,也就是……食死徒。”他费力的说出自己的身份。“他们很不好对付,所以我必须假装和他们很友好。”Snape用Sirius易懂的话语阐述着。“所以,我没有办法带你走。……总会有办法的。”他再次紧紧握住Sirius冰凉的手,让他紧张的心情平静下来。

“为了能把这件事情做完,你必须先待在这里。”看到Sirius点头后,他掏出魔杖,最后嘱咐了一句“表现得要像以前一样”,然后给他解开了禁言咒。

然而,Sirius Black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一瞬间Snape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11岁的Sirius Black在这些日子里经历了如此之多的事情,自己并没有及时出现在他身边,取而代之的是要求他待在敌人的住宅中并且保持沉默,并且不给他充分的解释。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具体目的?”Snape轻轻问,站起身来,俯视着Sirius。

Sirius Black摇了摇头。

果然。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是Polaris说的。”

Snape愣了愣,然后揽过Sirius的头,放在自己的心脏上。




16岁的Severus Snape躺在校医院的病床上,吃力的睁开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则被纱布包裹着,血迹斑斑。胳膊和腿中的碎骨头都已经被校医清除干净,现在如同两条软绵绵的橡胶——他需要生骨水,重新长出健全的骨头。再有不到十分钟校医就会拿着那种恶心人的药水来了。他早听说过生骨水的威力,能让人痛不欲生,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他经历了16年来最恐怖的夜晚。在尖叫棚屋,和James Potter,Sirius Black,还有狼人形态的Remus Lupin。

Snape觉得阳光太刺眼,将眼睛闭上。

他没有看到躲在屏风后面偷偷看他的Sirius Black。

校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Sirius屏气凝神,看着那个年轻的女性端着一盘颜色恐怖的药瓶在Snape面前站定,他就像是一个被丢弃在角落破碎的布娃娃,被幼稚的孩童蹂躏得支离破碎,然后在没有人知晓的角落里终于被发现了一样。

校医一边调试着药水一边跟Snape说话。“是不是去危险的地方了?”

Snape不回答,事实上Sirius认为,Snape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或者,说任何一个字眼都会牵扯到他疼痛的肌肉。

“学校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危险程度能达到把你伤成这样。”校医继续自顾自的说着,“现在的孩子就是淘气,管都管不住。”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药水已经被调好,于是她托起Snape的头,给他灌下药水。

然后,Sirius便眼睁睁看着这个他声称仇恨至死的人在他面前扭曲,痛苦得前额青筋暴起,在病床上打滚,但却摇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声音,嘴唇被咬出了血,绷带咧开,露出被咬得斑驳而血肉模糊的肉体。

他感觉到有什么在胸膛里翻滚,就像血液结成了粘稠的块状,堵在心口,让他感觉呼吸不畅。他真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然而脚步却无法动弹。

“为什么要去?”待Snape平静下来,校医给他盖好被子,问到。

“我以为是安全的。”Snape的声音很沙哑。

“为什么这么确信?”

Snape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了。Sirius看着重新长出骨头的Snape已经安然无恙,缓缓的转过了身,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准备结束这次不光彩的探视,然后,他听到Snape似乎是轻轻的叹息。

“因为是某个人说的。”



“Polaris,我听说,在某个时刻,站在霍格沃茨的天文塔上,能看到童话世界一样的海市蜃楼。”Sirius歪在沙发上,静静的问。“你见过吗?”

“见过一次。”Snape说,他侧卧在舒适的软椅上,阖上眼睛,疲惫感迎面袭来。

“啊?原来这是真的!我还以为是传说呢。”Sirius却来了精神,把脑袋抬了起来,“我听说特别美,就镶嵌在月光下的青山里,还能看到仙女和国王,看他们吃饭睡觉,唱歌跳舞。”

Snape陷入回忆,那次唯一的海市蜃楼,他还是跟Sirius Black一起看的,而且就是11岁的时候,只不过,那是1972年的初春,对于眼前的少年Black,这些都是几个月后才发生的事情。当晚,Snape就站在天文塔上,他刚被Sirius Black和James Potter捉弄,书本和袍子上都被泼满了食物的残渣,那个时候的他还不会使用清洁咒,便一个人站在霍格沃茨最高的建筑上吹着冷风。然而Black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身后冒出来,他们就这样,一起见证了那场美丽的海市蜃楼。

“Polaris,等我从这里出去了,你带我去看行吗?”Sirius问。

“嗯。”睡意已经将Snape折磨得头脑混乱,片刻后,他进入深沉的睡眠。

梦境中,他看到Sirius从远处向他跑来,道路两侧都是大朵大朵紫红色的木棉,就这样冲着阳光怒放着,Sirius咧着嘴,冲他笑着,然而,这一切却突然离他越来越远,他狂奔着,追逐着离开他的这一切,然而Sirius却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他的视线。

Snape猛的醒来。

他扭过头,却没有在旁边的沙发上看到Sirius Black,窗帘是拉上的,看不到外面的天色,Snape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到Sirius。

他突然觉得左臂十分寒冷。

下一秒,Snape低下头,看到自己左侧的袖子被掀起来了,那个丑陋的标记暴露在空气中。

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幼小的Black掀开他袖子的恐怖场景,和那句“因为是Polaris说的。”

还有,说这句话时,英俊的黑发少年眼里闪动的充满信任的笑意。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52-15197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