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Twelve
   
当Severus Snape脸色苍白的回到格里卜广场12号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他踏上门梯的那一瞬间,街上的路灯正好全部被点亮了。Snape默默的回过头,他想起Lucius Malfoy在与他作别的时候那些富有深意的话。“别担心Severus ,总有一天你会与他重逢的。”

Sirius正坐在餐桌前拿着一份报纸发呆。看见Snape进来,他将报纸往身后一扔,满脸堆笑的迎上前来。

“亲爱的,”他的笑脸让他的眼睛眯在一起,“怎么这么久?”他揽过Snape的身体。然而后者却一声不吭的任其摆布,没有任何回应。“你怎么了?”Sirius感觉到爱人情绪的低落。“接触Voldemort之后的情绪后遗症?”Snape摇摇头,推开Sirius,独自走到沙发前坐下,依旧是沉默。

“那是怎么回事?”Sirius也跟着Snape做到了沙发上。

“Black。”Snape终于开口,声音有些过于低沉,尽管他们现在已经是情侣的关系,但他还是无法开口叫他Sirius。“你信任我么?”

Sirius愣住了,“信任啊。”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并不是Dumbledore的人,我彻头彻尾是Dark Lord的人,你怎么想?”

Sirius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什么?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

“你会觉得我在骗你?”Snape继续追问。

Sirius缄口,他不知道Snape到底什么意思。

“那如果,我有一些,我为Dark Lord做事的证据呢?”Snape抬起头来,Sirius发现Snape的嘴唇都已经成了白色,面色疲惫,神态上略带一丝受伤。

他缓缓的坐下,再次凑近Snape,慢慢的把他抱在怀里。“你是怕我离开你?我不会的。我相信你不是为Dark Lord服务的人。”

然而这并未给Snape扫去脸上的忧虑与倦容。

Sirius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那个什么代号为‘黑头发的小男孩’又出事了?”他机警的问,在涉及到某些事情的时候,Sirius的反应比谁都灵敏。

Snape叹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之后的时刻,Snape明显感觉到搂着自己的Sirius身体颤抖了一下,也许是手臂,也许是胸腔,他以为新一轮关于他和那个所谓的前任到底还有没有感情的争论又要开始,但Sirius并没有吭声,他只是默默的松开手臂,Snape知道,他又开始吃醋了。

自己跟自己吃醋。

俩人在沉默里浸泡了5分钟,然后Sirius Black“霍”的站了起来,挥动魔杖,将客厅中的灯光调整得浪漫而温馨,紧接着,他缓步走到客厅的中央,装模作样的对着Snape深鞠了一躬。

“女士们先生们,”他用比他平时更加低沉的声音说着,似乎是一个专业的节目主持人,“下面,有请我们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威武大气的万人迷Sirius Black先生,为观众们演唱一曲古老的苏格兰民歌。”然后,他再次鞠躬,缓缓的推倒门厅里,紧接着,他再次上台,这一次是以Sirius Black的身份,他显得雀跃了许多,以属于Sirius的姿态迈着轻飘飘晃悠悠的同时又古怪万分的方步走上台来,“大家好,我就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威武大气的万人迷Sirius Black先生,”他露出白牙微笑,“这首苏格兰民歌因为太老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它的名字,只是小时候经常听11号的老奶奶,”他指了指隔壁“时不时的唱起,今天献丑,希望大家笑纳。”

然后,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插进裤兜——



我的爱人发色如墨

他的唇似玫瑰般美好

他有最芬芳的微笑和最温柔的手

我爱着有他伫立的任何地方



我在克莱德河畔,叹息和哭泣

但我永不能满足

我写给他的只言片语

我愿千百次的死去



我的爱人发色如墨

他的唇似玫瑰般美好

他有最芬芳的微笑和最温柔的手

我爱着有他伫立的地方



我爱他,而他一直都知道

我向往他去到的任何地方

我等待那一天,愿它早日来临

那一天我将和他在一起[1]



唱到最后两句的时候,Sirius Black将微微闭上的双眼睁开,看着Snape,并向他挥动着手臂,以Snape的视角来看,完全破坏了这首抒情民歌的意境。一曲结束,Sirius夸张的用着贵族的礼仪分别向花盆、烛台、橱柜行礼,并用嘴模仿出狂热女歌迷的尖叫。

表演结束,他走回沙发,兴奋的情绪溢于言表。“怎么样怎么样?”他拉着Snape的手问,“第一次听我唱歌吧,我可是发挥到极致了,你看这么冷的天气我出了一身汗。”

“说实在的。”Snape说,“我也出了不少。”他显然是在挖苦Sirius,但后者在他的脸上捕捉到了难以埋藏的微笑。“但我出汗是因为汗颜——伟大的苏格兰文化就这样毁在了你手里。”

Sirius笑嘻嘻的坐下。“错。你出汗是因为你听得热血沸腾浑身发烫,等以后什么时候觉得冷了,就唱这首歌,还有驱寒功效。”

Snape承认他心情好多了,非正宗的苏格兰小情歌和愚蠢的玩笑让他觉得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样糟糕,毕竟这条狗还活蹦乱跳的在他面前,如果真出了事,38岁的Sirius Black也难逃一死。反应过激也许还会引起Lucius Malfoy的怀疑。

他转过头,注视着Sirius Black,他的确出了不少汗,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湿漉漉的。领口的扣子有几颗都没有系,裸露的胸膛因为汗水的包裹在炉火的映衬下现出好看的轮廓。他的目光不由得定在那几块结实的肌肉上,待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急忙抬起目光,发现Sirius Black正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于是他们长久的对视,似乎是自然而然的,那几块胸肌的主人将脸凑了过来,吻住他薄薄的唇。Sirius嘴里的味道让他觉得很舒适,那是他喜欢的滋味,还有他身上的那种香气,浓郁但不刺鼻,当他体验着这一切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分身已经紧紧的贴在小腹上。

吻开始变得热烈得富有激情,Sirius的仍不乏深情,然而Snape却显得笨拙,他们不断的磕碰着对方的牙齿,但这似乎增加了他们的欲望。两个男人互相推搡着从起居室来到卧室。Sirius的手一揽,几乎是将Snape扔到了床上。

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激情是从哪来的,就像突然从地下涌起的新绿,没有任何预兆和缘由,但生命力强得让人惊叹。在这过程中,Snape的衬衣不幸成为了几条破布,“Black!”他叫道,咬着牙齿,然而欲望却催着他停止不下手中的动作。“得了吧,那衣服早该扔了。”Sirius的喘息很重。“从你11岁的时候我就见你穿着那一件。”

的确,这是他父亲的衣服,破了好几个洞,后来是他母亲给他缝补过的,那个时候穿在Snape的身上还很宽大,也许早就该扔了,他想,然后仰头迎上他昔日死敌的嘴唇。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曾经他认为这件衣服对他无比重要,那是在昏暗的烛光下母亲亲手交给他的,然而现在被Sirius扯破,他突然觉得没什么了。

当Snape看到Sirius的手指上沾满乳白色的润滑剂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血口有一阵强烈的索取冲动,当Sirius终于挺进他身体的时候,伴随着那种熟悉的疼痛,Snape感觉到无比满足,Black的喉咙里发出放肆的低吼,那些让小姑娘们一听都会脸红的话语从他的嘴里接二连三的流露出来,适应疼痛之后,Snape闭上眼睛,让自己沉浸入完全的黑暗里,享受着Black带给他的快乐与欲望,身体伴随着Sirius的一起摆动了起来,默契的就像一场排练过多次的演出,在那一时刻,Snape突然想起他们11岁的时候一起看过的那场如同童话一般的海市蜃楼。他知道这种联系很荒谬,也许是因为11岁Sirius Black的提醒,总之,那场景一直浮现在他脑海里。

那是他和Black第一次单独接触,这在Snape心里也许是带有某种隐喻性质的象征。

“睁开眼睛,看着我。”Sirius的汗水从下颌滴到他的额头,Snape睁开眼睛,他已经适应了黑暗,他抬起头看着Sirius的眼睛,他知道Black就要释放了,果然,他的动作突然加快,伴随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声音,然后,后背一挺。

他们几乎同时达到高潮,Sirius俯下身来亲吻着Snape,他吻得很细心,海市蜃楼的画面消失了,跌入Snape脑海的是整个Sirius Black的脸庞。

他们相拥着睡到深夜,Snape突然惊醒。

“怎么了?”Sirius问。

“没事。”

“想我了?”

“闭嘴。”Snape皱起眉毛。

Sirius想了想,凑近Snape的耳垂。“我陪你去趟蜘蛛尾巷吧。”

Snape瞬间坐了起来。“去那里干什么?”蜘蛛尾巷一直是Snape内心一个隐秘的地方,出了他父母和他自身,没有任何一个人到过那里。

“把你的东西搬到这边来。”Sirius也坐了起来,他说的很随意。

Snape思忖了一下,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如果他的东西还在蜘蛛尾巷,他似乎就可以随时离开Sirius,如果搬到了格里莫广场12号,他们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

比如说,这也许就是正式的同居。

见Snape开始犹豫,Sirius靠近他的身体,搂住了他。“如果你不想把所有东西都搬来,必需品拿来也可以。”他似乎了解Snape的思想,了解他与生俱来的,排斥与他人有过于亲密关系的思想。“比如书什么的。”

黑夜里Sirius的眼睛很亮很亮,Snape的眼睛似乎是被迫的与他对视,然后他点了点头。




走到郊区的时候Snape似乎有些后悔,在大冬天的跑到市中心以外的荒凉地方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然而他看了看自己的左边,Sirius Black却仍然欢欣鼓舞。


“这地方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Sirius左顾右盼的说。“在我印象中你一直是生活在垃圾场里的。”他闻了闻空气,“但现在看来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

“看来你真的是靠嗅觉生活的。”Snape讽刺的说。“不过这的气味在从前的确很难闻,”他回忆着。“后来麻瓜政府整治了后面的那条河。”

当Snape推开他房子的木门时,尽管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Sirius Black仍然把眼睛瞪圆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么简陋的环境要如何住人,尤其在这种季节,Sirius觉得屋里比室外还要寒冷。

“这……Severus,honey,这……”

“看来贵族家的长子很震惊。”Snape说着,走进屋子。“我不是那个意思,亲爱的。”Sirius解释道,“我只是心疼你。”

Snape没有再说话,事实上他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愉悦。Sirius走到书柜前,那里面摆满了“霍格沃茨杯第X届魔药竞赛一等奖的奖杯,总共有六座,每一座旁边都放着获奖证书。Sirius伸手取下,打开证书,每一个证书里面都夹着一张领奖时拍的纪念照片。从一年级到七年级,Sirius都是手捧着同样的奖杯站在微笑的Dumbledore身旁。一年级的那一张上,Snape的脸上还能看到一丝自豪的微笑,他甚至时不时的扭过头看胡子发白的校长。然而后面的几张,那表情都已经机械,没有变化了。

“为什么只有六座?”Sirius问。“有一年失误了?”

“六年级那年我因为受伤错过了比赛。”Snape说,一边将一张纸从书里抽了出来。

“哦。”Sirius似乎嘟哝着答应着,这不快的回忆终于被提了出来,他默默的将七年级的奖杯放回书架。“关于这件事情……”

“除了伤疤就没什么了。”Snape打断Sirius的话。后者哑口,他心里突然一震,这件事情也许就会像一道鸿沟一样把他们分开。他愣了愣,突然看到桌上有一个半开的铁皮盒子,他走过去打开,那里面零零散散的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像小孩子收集破烂的小纸盒。他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物件,于是将它拿了出来。

那是上学的时候,某一天在魔咒课上,在学会了放大咒后,Sirius兴奋的举着魔杖,观察着那魔杖上发一小块被放大的圆形区域,他慢慢的转动放大区域面对的方向,直到他定在Snape的身上。

他定定的看着那个黑发少年颀长的背影,放大咒清晰得无与伦比,Sirius能迎着午后的阳光看清Snape侧脸的绒毛,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样呆住了。

等他回过神之后,Sirius对自己感到愤怒,他写了一张纸条,团成球,丢向Snape,正中他后脑勺。

你这个油腻腻的混蛋,以后坐得离我远一点,最好在放大咒之外。

现在,这个纸团已经被弄得平平整整,展现在自己的面前,Sirius一瞬间被巨大的感动和疑惑淹没,他似乎是受到了鼓舞一样激动,两眼放光,手舞足蹈,脸笑成一团。他又从铁盒子里拿出一张照片,是霍格沃茨1971级学生的毕业照,在照片上,Snape表情僵硬的坐在第一排,肥大的袍子与过于苍白的脸色让他显得十分扎眼。Sirius Black正好站在Snape的身后,与James Potter勾肩搭背挤在一起,Sirius盯着那时候的自己,突然发现在某一个瞬间自己的目光游离了镜头,瞥向下方的Snape。

Sirius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他的心里突然难受了起来,他记得这个目光。

难道他们的潜意识本来就是互相在乎的,或者说,又是他们的性格让他们白白错失了27个年华?

Snape在专心的收拾着书籍,Sirius瞥了一眼,都是关于时间魔法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爱人竟然从魔药中分出心来,他继续专注于那个铁盒,在最底下,他发现了一枚戒指。他将戒指凑到眼前,仔细观察,样式很普通,但内侧用花体英文刻上了“Love You Forever”几个字。

“这是我母亲的结婚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Snape突然站在他身后,Sirius转过身,Snape突然发现Sirius脸上有一种异样的庄重表情,他看了看他手里的戒指,下意识的想到,这只狗不会是想到什么愚蠢的点子了吧。

“你是不是想听我的表白?”Sirius问。

Snape皱起眉头,白了Sirius一眼,但他并没有否认。

Sirius举了举戒指,深吸了一口气。

“Severus Snape,”他紧紧的盯着黑发男人的眼睛,“我也爱你。”

Snape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似乎有瞬间的疑惑,紧接着迅速转为愤怒,他抿了抿嘴唇,以Sirius对Snape的了解,他又要开始说刻薄的话了。

“Black,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个玩笑开得多高明,我要收拾东西了,请放下你手中属于我的私人物品,如果觉得无聊,请出去追兔子。”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追兔子?”Sirius问。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

“哦,”Sirius陷入窘境,“该死。”他转身将戒指放进Snape准备带走的那个皮箱。

“这么说,Black,追兔子?”这一次,轮到Snape勾起嘴角。

“闭嘴吧。”





Snape认为自己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早晨在Sirius Black的怀抱里醒来,与Sirius和Remus一起吃早餐,然后开始翻阅时间魔法的典籍,一边买来一大堆以前从来不碰的报纸,希望从上面得到关于那只幼犬的消息。下午的时候去学校上课,然后在地窖和操作间批改作业以及关学生紧闭,晚上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与Black团聚,晚上在激情过后遁入深沉的睡眠。虽然Snape仍然睡不安稳,自从他成为一名真正的食死徒之后,踏实的睡眠就再也不会青睐他,就连在Black怀里时也一样。

Remus Lupin知道他们的关系之后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稍稍张了张嘴。就像他看到Sirius站在沙滩上盯着一只美丽的贝壳时就知道下一秒它会被Sirius捡起来一样,Remus似乎能预知Sirius Black和Severus Snape成为情人。




元旦的时候他们手拉手去做了礼拜,教堂的花玻璃在昨天刚被清洗过,所以显得格外透亮,神父的演说内容与每年相差无几,Snape几乎能背下来,在这过程中Sirius Black一直紧紧的攥着他的手。礼拜结束后人们排着队在教堂厚厚的积愿簿上写上自己新年的祈愿。Snape接过笔后想了想,俯下身,他并不相信耶稣的这一套,但他写得仍然很公整。“找到他,然后将他安全的送回去。”之后他将本子翻过一页,将笔递给Sirius,走出教堂。

Sirius从教堂大门出来之后脸色很难看,Snape猜到他一定是看了自己写的愿望。

“你的心里还想着那个混蛋。”Sirius铁青着脸说。

“我以为对别人的新年愿望保持距离是常识。”

Sirius再也没说什么,但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Snape伸出手,紧紧的绷着脸,Snape突然意识到,即使Sirius Black是一条多么厚颜无耻的蠢狗,但他身上仍然有属于一个贵族男人的震慑力。

于是他也不再说话。

左臂突然一阵疼痛,世界突然暗了下来,虽然Snape一直都知道这种事情会频频发生,但他仍然因为剧痛而伏在了地上。

他被召唤了。






[1]苏格兰民歌,原文如下:

Black is the color of my true love's hair

His lips are like some roses fair

He has the sweetest smile and the gentlest hands

And I love the ground whereon he stands



I go to the Clyde where I mourn and weep

But satisfied I never can be

And I write him a letter just a few short lines

And I will suffer death a thousand times



For black is the color of my true love's hair

His lips are like some roses fair

He has the sweetest smile and the gentlest hands

And I love the ground whereon he stands



I love my love, and well he knows

I love the ground whereon he goes

And I wish the day that soon would come

When he and I could be as one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53-77998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