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Thirteen

Voldemort并没有召唤所有的食死徒,房间里只有Snape、Lucius、Bellatrix以及Carrow兄妹和Avery。

有一束光从墙缝里射进来,映照出在空气中浮动的灰尘。正好投射在Dard Lord骨瘦嶙峋的手腕上。

“接着说,Lucius。”Dark Lord转动了一下脖子。

“那个倔强的孩子不肯承认他的身份。”Lucius回答,“他已经在鄙舍的地下室被关了很久,这两天他又变得不吃不喝了。”他微笑浅浅,目光似乎不经意的投向Snape。

黑发的男人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有湿粘的汗水,他的左臂仍然在疼痛。

“但我认为那很有可能就是Sirius Black。”Lucius Malfoy说。

Dark Lord猩红的眼睛眯了一下,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表情,他站起身来,在圆形的房间里踱步,Snape左臂上的印记有跳动一般的痛楚,他知道,Voldemort的神经现在极度兴奋。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Voldemort问,没有转头看他们。

“没有人知道了。”Lucius回答。“这是我第一次说起。”

“My Lord。”Bellatrix叫道。“杀了他!”在她癫狂的目光中,没有人能看出她说话的对象是她的族弟。

“我留着他是为了给王派上大用场的。”Lucius说,“除了绝食的这两天,我没饿着他,没渴着他,更没伤他。”

Voldemort转身。“如果我没有记错,Lucius。那个Sirius Black同你与Severus是同级?”看到Lucius点头之后,他的目光转向Bella墨色的眸子。“也是你的族弟。”

Bellatrix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受了很大的羞辱。

“所以,你们对于11岁的Sirius Black的面部特征应该印象最深刻,”蛇形的脸转向Snape,“尤其是你,Severus。”

Snape感觉到他脸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Lestrange是最熟悉的。”他谦恭的低下头。“我对那只畜生记忆并不深刻。”

“不。”Bellatrix的声音很尖。“他与我相处的时间、说过的话,还没有对你的一半多。”

“Lucius。”Voldemort说,伸出纤瘦而苍白的手——他要分派任务了。Lucius Mlafoy急忙跪在地上。“带上Severus和Bellatrix,让他们去认一下那个孩子是不是Sirius Black。”他说,“之后立刻回来。”

“Yes,My lord。”Lucius闭上眼睛,俯下身亲吻Voldemort的袍角。




幽深狭窄的甬道,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一团白汽——这里很阴冷。只有Bellatrix的头是昂着的,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甬道的尽头是一间房间,Lucius伸出魔杖念了暗语,栅门缓缓滑开。

“Lumos。”

这里比Snape想象得要好,他以为这里如同阿兹卡班的地牢一样阴暗潮湿,细菌横生。但实际上这里很干净,Snape甚至能借助Lucius魔杖的光芒看到床铺上有洁白的床单。他感觉到自己的脉搏在撞击着自己每一寸皮肤,甚至能感受到血液将脖子上的血管拱得跳动。半晌,他才想起来掏出魔杖,然后用无声咒语点亮。

光线照射到了床铺的角落,Snape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揪在了一起——是Sirius Black,11岁的那个有着洁白牙齿、高挺鼻梁和愚蠢傻笑的少年,现在正蜷缩在床铺的一角,低着头,Snape只能看到他凌乱的黑发和突出的脊梁骨。Lucius走上前去,推了一下,Sirius便倒在了床上。

Snape感觉到大脑一阵轰鸣,Sirius Black死了?!他双腿一抖,险些摔倒,然后他听到Lucius的声音。“他昏过去了。”金发贵族转过身来,对Snape和Bellatrix说道。“我去甬道那头找看守。”然后便将两个人留在了房间。

一定是因为饥饿。Snape确定的想着,他一声都不吭,在Lestrange尖声的冷笑中他低头看着Sirius Black——他就这样瘫倒在床上,Snape越看他觉得越小,最后似乎只有自己的一条手臂长度。怎么可能?Snape咬着牙想,这个Sirius Black是那个11岁营养过剩的Gryffindor,在他的记忆中,Sirius站起来都会比他高出大半个头,从小到大,二十多年一直都在轻蔑的俯视着自己。站起来啊。Snape在心里喊着,站起来就显得高大了,嘲笑也好,敌视也罢,你他妈的给我站起来!

Lucius回来得很快,后面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走上前去就将Sirius拎起来扔到了地上——就摔在Snape的身前。另一个将一桶凉水泼到了Sirius的身上。

幼小的身体抽搐了一下。随后,Sirius缓慢的坐了起来。然后,他的脸立刻被Lucius捧在了手里。

Bellatrix走上前去。Snape攥紧了拳。

“是他。”半晌,她说。

一个微笑在Mlafoy脸上绽开,他抬起头来看了看Snape。“该你了。”

他从黑影中走出来,绷着脸,当他的目光对上Sirius的时,他看到少年眼中明显略过一种神情,转瞬即逝。

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一如从前,他给他布置读书的任务、挑选日用品、从海盗船上下来之后互相嘲笑……Snape感觉到自己的心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目光,如同巨石压在他的心脏上,让他喘不过气来。Lucius Malfoy早就知道了,就在他第一次将Sirius留在地窖的那一夜,Lucius来找他的那一夜。他清楚的记得Sirius跟他说过,他告诉过Lucius他的名字。

他抬起头,脸上是平静而冷漠的表情。

“是他。”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着。

Lucius用狡黠的目光看着Snape。“确定?”

“确定。”Snape回答,转过身,他认为自己几乎是想逃走。

“等等。”贵族叫住了他,Snape在原地站定。

“孩子。”Snape听到Lucius在叫着Sirius,“你认识他吗?”

Snape转过身,他用一贯的扑克脸看着Sirius Black——时光匆匆飞逝时,那张他曾经无比憎恨却永远铭刻在心里的脸。

然后他看见那张脸摇了摇头。




Severus Snape几乎是撞开了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客厅里的两个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一个是Sirius Black,还有一个,他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个老者的形象——现在他正蜷缩在火炉旁边的椅子上,Sirius Black正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东西向他走去,看上去像是牛奶。

“让我来介绍一下。”Sirius将手里的杯子递给那位老者。“这位是Ernest,”他指了指那位老者,“我想你应该认识。”

Snape终于想起了这张脸的主人。Ernest Bolden——翻斗巷里的卖书老头,他的书店里没有常见的书,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魔法书,因为涉嫌少量的黑魔法所以不敢开在对角巷,Snape曾经因为一些书籍去过他的书店几次。

“你好。”Snape用他惯常的方式打了招呼。

“你好。”Ernest的态度显然要热情很多,他似乎很想站起来与Snape握手,但他的体力似乎并不支持这一点。

“这位是Severus Snape。”Sirius继续介绍道,“我的同事。”

这个称呼让Snape心里一冷,他知道Black一定还在为自己在教堂写下的那个新年愿望而生气,但他现在无暇顾及。

“Lupin在吗?”

Sirius用手指了指天花板,示意Remus在楼上,他似乎不愿意与Snape多说一句话。

Snape匆匆上楼,推开Lupin的房间。

“Severus?”Remus放下手中的书籍。

“Lupin,Bolden是怎么回事?”Snape眉头紧蹙。

Remus耸肩,“Sirius看见他晕倒在13号的门廊前,硬要把他弄到屋里来。”

“现在是非常时期。”Snape的脸色很难看,“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犯傻?”

“我阻止了,Severus,竭尽全力。”Remus说,“但Sirius今天的脾气很奇怪,力气似乎也比平常大了很多,我劝他的话他一句也没反驳,但硬要把那老头拽到屋里来,”他从床上站了起来,“事实上,今天他从教堂回来之后,就一句话也没跟我说过,我想也许你知道原因?”

“你问我?当初要不是你胡扯什么‘黑头发小男孩’的故事,能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Snape愤怒的把外套脱下来,扔在旁边的沙发上。

“我猜到了。”Remus嘟哝一句,“但现在怎么解释都晚了。”

Snape在椅子上坐下,“放出你的守护神,把Tonks找来。”




“你说什么?”当Snape叙述完今天发生的事之后,Remus失去了一贯的稳重姿态,猛的站起身来。“Voldemort后来的决定呢?”

“他对Malfoy说,凭长相不能将一个人的身份确定得万无一失,况且时间已经过去20多年,即使我和Lestrange都确定了他是Sirius Black,他仍然命令Malfoy不要惊动他,但Dard Lord给他半个月的时间去确定那个男孩的身份,如果逾期还没有得到确认,Malfoy将受到处罚。”

Remus转过身,开始一圈一圈的踱步,墙上的钟表发出枯燥的声响,大约过了十分钟,他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Snape。“你怎么看?”

“他们在演戏。”

“什么意思?”

“Malfoy跟Dark Lord说,这次是他第一次提到这个男孩子的事情,他很从容,而且他明知道这将给他带来麻烦。”

“你的意思是……”Remus的眼睛慢慢睁大,Snape知道,狼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什么?快告诉我。”Tonks也站起身来,对她的丈夫喊道。

“在今天之前,Lucius Malfoy和Voldemort有过至少一次会面,而且谈话的内容是有关于Sirius的。”他说,“他们其实已经把一切都商量好了,今天叫这些人来,只是为了在Severus的面前进行一场表演。”

“你的意思是说,Malfoy已经怀疑了Severus的立场,想借这个辨别男孩是不是Sirius的机会看出些端倪?”

“你是这个意思吧,Seveurs。”

Snape点头,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被淹没在Sirius Black的那种令他沉重的目光里。

“所以你当时承认,那个孩子就是Sirius Black?”Tonks也将脸转向Snape。

后者没有回答,但答案已经不用再说了。

屋里陷入一阵沉默。

“Monny!Monny的老婆!下来吃馅饼!由Padfood亲自为你们烤制——”楼下传来Sirius的声音——他的语气装得很欢快,故意没有提到Snape的名字。

Snape攥了攥拳,他的手心凉得似乎快要失去知觉。“现在怎么办?”Tonks一会看看Snape一会看看Remus。

“时刻盯着Black,看他身上有没有新添伤口或者有异常。”Snape站起身来,他必须要回到地窖,找到填补时间魔法维度的任务已经变得刻不容缓。

他看了看Rmeus和Tonks,算作告别,然后拿起外套,匆匆走下楼梯,在Sirius的余光里进了自己的房间——他需要拿上那些关于时间魔法的书籍。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瞄了一眼床头,那摆着一块法式小蛋糕。

Snape心里一软,这是Sirius Black的习惯,每当Snape进屋之后,都能看到床头上摆放着一块这样的蛋糕,然后Sirius就会强迫他吃下去。到后来也就变成了习惯。

看到这块蛋糕后,他知道,虽然那只蠢狗在生自己的气,但他们还没有结束。

他匆匆收拾好书籍,释放缩小咒,将它们放进袍子,走到门口,他回过头,犹豫了片刻,转过身,将那块小蛋糕放进盒子,也装进了口袋。

“Snape先生,您不留下来吃?”当Snape走到门口时,Ernest叫住了他。

“我还有事。”Snape说道。

“是,他还要回到地窖去陪小情人。”Sirius从厨房走出来,围着围裙。Snape看着他爱人的眼睛,那里面是失望、愤怒和期盼,然而他终究转过头,推开了门。

“没事,反正馅饼也没有他的份。”当Snape消失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门廊前时,Sirius低下头说,他懊恼的跌坐在椅子上,在他旁边,是堆满了五个超大盘子的馅饼。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54-e38564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