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Fourteen

Severus Snape坐在操作间的座椅上,一只手掐住自己的左手腕——那上面传来剧烈的疼痛,他低着头,浑身颤抖,额头滴下发烫的汗水。Dark Lord情绪有变,他在内心提醒自己,但却无法对此作出任何理性的回应。

片刻,他终于镇定下来,蹒跚的走向储存药剂的柜子,从中拿出一瓶缓和试剂,拔开瓶塞,一饮而尽。

疼痛渐渐消失了,他跌坐在扶手椅上,手正好搭在魔杖上,在漆黑一片的地窖里,Severus Snape觉得寒冷。——距离上次他决绝的转身,离开有Sirius Black和他的馅饼的格里莫广场12号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他定了定神,握紧魔杖,点亮了。微弱的光线摇摇晃晃的照射在他的脸上——苍白瘦削的面部已经成为如同石刻般的面具。

——该怎么办?

他成为食死徒已经有20年了,然而这是他第一次察觉出自己的恐惧。Voldemort和Lucius Malfoy的怀疑使接下来的事情寸步难行。

静坐到不知什么时候,他才将魔杖的光投向钟表——已经是深夜两点。Snape思忖着,召唤了守护神。

“Lupin。”他说,手持魔杖,那上面放射出银色的辉光。“跟其他人说了吗?”事已至此,对于世界上存在两个Black的事情,除了他本人,在凤凰社内的每一个成员都应该知道了。

“这也正是我和Tonks前几天在做的事情。”Remus的声音有些哑。

“Black怎么样?”

“他很好,一直强颜欢笑。”Remus说,“自从你离开后他就独自进了房间,之后除了吃饭、洗澡等必要的活动他再也没出来过,那晚他进去之前还嘱咐我给馅饼施放冷藏咒,我猜他是想等你回来尝尝他的手艺。”

“我不是问这个,Gryffindor的脑子都长哪里去了。”Snape装作愤怒的低吼,事实上他的嘴角微微翘起,眉头在今天晚上第一次松开了。“我是问,他的身上有没有新添什么伤疤,或者有什么不正常。”

“我中途进过几次房间,”Remus说,“他看上去很好。”

“唔。”Snape轻轻的回答,脑海中浮现出Sirius Black颓然的坐在他们床角的样子,他突然希望自己没有跨出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你还有什么事?”

那边没有回应,Snape又呼叫了几次,他只能从那片银光里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半晌,Lupin的声音才传过来。

“Severus?Severus!”

“怎么了?”

“你赶紧过来。”

“出了什么事?”Snape下意识的握紧了魔杖,平时最期盼听到的那个名字,在此时,成了他最不希望听到的声音。

“Severus,快来,Sirius出事了。”




当Snape在格里莫广场的街心花园处幻影显形时,他感觉到一阵眩晕,似乎马上就要呕吐出来。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他幻影移形的技术衰退了还是因为他听到那个蠢猪出事之后令人不快的生理反应。Lupin什么具体情况也没说,事实上,当他焦急的让Snape赶来之后,守护神就消失了。

从街心花园到12号的路Snape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完的,只记得脑海里始终有一个机械的声音在念叨着Black的名字。他在11号和13号之间站定,四下张望了片刻,掏出魔杖,低声念出咒语。

建筑渐渐的变形——Snape觉得12号出现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似乎要比平时慢上10倍。终于,一扇挂着“格里莫广场12号”牌子的破旧木门出现在他的面前,Snape一步跨上了通向门厅的阶梯。

然后他感觉一个黑影似乎闪过了他的后背。

多年生活在特殊的环境中使得Snape有着比常人灵敏许多的感官系统与准确的预测能力。他在第二级台阶上站定,缓慢的转过身来——冬日的麻瓜街区似乎与平时没什么两样,Snape原地思忖了一下,缓缓走下台阶。魔杖轻挥,片刻后,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又消失在夜幕之中,Snape整理呼吸,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然后朝着自己所怀疑的方向走去。

他走走停停,不断的回过看身后的动静——毫无异样。也许是我太多疑了。Snape想了想,转过身。

恰在此时,他听见自己身后的垃圾桶被打翻了。

“Reducto!”魔杖滑入Snape的手指间,一道火花从中放射出来,垃圾桶后立刻传来一声哀号。Snape迅速上前,一把拽住那人的头发,将他从阴影中拽到路灯之下。

是Avery——为数不多的知晓Sirius Black之事的食死徒。

Snape的心里像翻起了一阵海浪,他生硬的将Avery拖拽到墙根下,对方的个头远不及他,跌跌撞撞的被Snape拉扯着。

“说,为什么跟着我。”Snape问的很平静,他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似乎就像他在问Black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镇定。尽管Snape已经被Voldemort怀疑,然而在众多的食死徒之中,他仍然拥有着高高在上的地位。

此刻他高昂着头颅,用轻蔑的眼神盯着那个矮小的食死徒。后者畏畏缩缩的盯着黑发的男人,无论是在魔药、魔咒、黑魔法方面,他都远不如Severus Snape,事实上,在食死徒阵营里,Snape的魔法能力算是顶尖的,此刻,他正用魔杖指着Avery脖子上动脉的位置,那里面突突攒动的血液揭示了对方极度恐惧的状态。

“你到底来做什么?”Snape低吼。

“你是叛徒。”Avery抖动的嘴唇已经渐渐失去血色,但他依然说出这句话。

“没有证据的谎言。”Snape不屑的松开手。

“我前几个星期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到这里来。而且那个狼人也经常来。”Avery说。“你早就背叛了Dark Lord。”

Snape冷冷的看着他,掏出魔杖,随意释放了一个咒语,本身已经瘫软无力的食死徒昏睡了过去。真是自不量力。Snape用漂浮咒将男人托起,再次走向格里莫广场12号的门廊。

前来开门的Tonks被吓了一跳,而Snape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句:“放在阁楼里,保证他在12小时内不要醒来,操作间里有迷药。”便匆匆的走进了Black的房间。

那里已是一片混乱,Snape看到Kingsley也来了,正和Remus围着蜷缩成一团的Sirius忙碌。开门的声音让Remus转过头,还没来得及与Snape说点什么,后者就一个箭步跨到床前。

Sirius Black的胸前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正汩汩的从胸腔里涌出,并在,在他的躯干、大腿和脸上,相继绽开血痕。Snape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爱人,迅速的走进操作间,片刻后,他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盛放着银色的液体,Snape闭上双眼,轻轻挥动魔杖,药剂随着他口中流出的古老咒语渐渐的化作一团团紫色的厌恶,覆盖在Sirius的伤口上。Sirius Black一直在痛苦的呻吟与喘息着,他浑身被汗水弄得粘湿而凌乱,四肢被Remus和Kingsley摁在床上,因为剧痛,他只能不断的剧烈晃动头颅。

Snape的汗水不断的从额头淌进衣衫,就这样,大约忙碌了十多分钟,Sirius的血终于渐渐凝固。大量的失血让那个平时看上去阳刚而健壮的男人面如白纸,紧闭着双眼。

“怎么回事?”Snape收起魔杖,发出疑问,而眼神却一直滞留在Sirius的脸上。

“不知道,我跟你说话的关头他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惨叫。”Remus说。“Severus,”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客厅,Snape便跟着他出去了,关门的时候,他深深的看了Sirius一眼。

他似乎看到那个男人睁开眼睛,用惯常的微笑目光看着自己。

“我觉得Lucius Malfoy一定对‘黑头发的小男孩’使用了非常手段。”Remus皱着眉头说。“Vodemort也许是不信任你了,但我认为他也不能完全信任Malfoy。”

“他谁也不信任。”Snape淡淡的说。

“我认为规定给Lucius Malfoy确认Sirius身份的期限并不是在演戏。”Remus说,“一个星期过去了,Malfoy一定被逼急了,”他叹了口气。“我认为是他用了刑。”

Snape在内心并不否认这个说法。“我在门口遇到一个同事。”

同事?”Remus的身体突然挺直了,他知道这话里的含义。

“Dark Lord忠实的走狗。”Snape说。“现在在阁楼上。”话音未落,Tonks走下楼梯,看着Snape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Voldemort派来监视你的?”Remus问。

Snape转过身,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然后开口。“我认为不是,这是他自作主张。”他转过头看着Remus。“Dark Lord即便在极其不信任一个人的情况下,也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他说。他太了解我的警觉性了

“你的意思是,这只是一次……急功近利、铤而走险的邀功行为?”

Snape点点头。

房间门打开了,Kingsley走了出来。“Severus。”他冲Snape点点头。

“依我看,”Remus继续说,“把他留在这里比较好。”

Tonks迅速的将脸转向她的丈夫。“你是说留在阁楼上?”她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大剂量的迷药会要人命的!”

“保持昏迷有多种方法,Tonks女士。”Snape皱着眉头说,“我想也许对于这些魔法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学过不少。”他再次露出对Gryffindor的鄙夷。“我同意将他留下的看法,但现在,”他伸出两只手示意Remus和Tonks让开他前面的路,然后,沉默的走进了房间,将门缓缓的阖上了。

黑发的男人小心的走到床边,坐下,静静的凝视着躺在床上的男人。他以为Sirius睡着了,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Sirius的眼睛慢慢的睁开,然后将头扭向Snape。后者急忙将手收回,有些尴尬的放在身旁。一个星期未见,上次离别的时候,这个混蛋还能系着围裙烙馅饼,再相见时,已经伤成这样,Snape内心涌起一股淡淡的难过,这个时候,他感觉到Sirius的手轻轻的覆上了他的。

“Sev……Severus。”Sirius念着他的名字。Snape不知道Sirius是否还在为新年愿望而生气,恍然间不知如何回答。

“你会怪我吗?”Sirius突然问。他努力将眼睛睁大,定定的看着Snape。

“什么?”

“我胡乱吃醋。”Sirius回答。“你们……其实已经断了,对吧?”

Snape看到Sirius眼中隐隐的期望,事实上他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回答再次确认而已。Snape轻轻的点头。“断了。”

他突然觉得眼眶发热,看着眼前虚弱的Sirius,他默默的将手从Sirius的手掌下抽出来。

“别。”Sirius伸出手去抓Snape的。

而后者轻轻的安抚着他,脱去鞋子和外套,躺在了他的身旁。Snape将冰凉的手指插进Sirius的头发里,感觉到对方的身体一阵颤抖,Sirius侧过身来,让自己的身体完全处于Snape的怀抱之中。

“你这只蠢狗,想让我浑身上下生跳蚤吗。”Snape说,语气全无责备。

“Severus,我真想你。”Sirius在被窝里不断的变换姿势,最终成功的将身体紧贴住Snape的,虚弱的他脸上冒出大滴的汗珠。

Snape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手臂将Sirius搂在怀里。

如同曾经闪过的画面,Snape闭起眼睛,几个月前,在昏暗的地窖里,11岁的Sirius Black要求Snape共睡一张床的阴谋终于得逞,次日醒来,那个少年也是这样,紧紧的贴住自己的身体。

比起从前那两个同样没有家庭,没有母爱,却还装作孤傲而互相谩骂的少年,他们现在都老了。

这样真有家的感觉。”Sirius小声嘟哝了一句。

没过多久,他便沉沉睡去。





清晨五点,Snape被噩梦惊醒。对此他已经习以为常,他轻轻的从床上坐起来,换好自己的衣服,走出房间。

然后他一眼看到Ernest Bolden站在壁炉前,正在仔细端详Black夫人的画像。

“啊,Snape先生,早晨好。”Ernest向他行了一个古板而老套的早安礼,他怎么还在这里。Snape皱了皱眉,但很快松开了,轻轻了点了点头,“早安。”

“昨晚过于疲惫,提前睡了,当时您还没来。”书店老板笑着说。“午夜的时候我醒来一次,然而那时您已经睡了,Lupin先生和Tonks女士还在客厅里说话,我走过去的时候,他们告诉我,Black先生受伤了。”

“已经没事了。”Snape给自己沏了一杯咖啡,顺手拿起桌上的羊角包咬了一口,另一只手翻开了《时间魔法增订版》。

“事实上,我想说,在普通用的止血药剂中加入龙根草,在大出血的情况下使用效果更明显。”他说。

Snape将目光从书上移走。

这个偏方并没有见于任何书籍,至少在Snape曾经阅读过的书籍中没有被提及,Snape昨夜使用的止血药剂中的确加入了龙根草,但这是他多年的摸索以及对药理的不断总结和实验得出的结论。他不禁开始改变了对眼前这个糟老头子的看法。

“对魔药有研究?”Snape抿了一口咖啡。

“略知一二。”Ernest走到Snape身旁的椅子边上,坐下。“另外,我还想问,这本书第573页,是不是有血迹?”

Snape疑惑的放下咖啡杯,将书往后翻了越100页——

果然,暗红的痕迹显示出这本书的前主人曾经受过伤。

“你怎么知道?”Snape问。

“这本书,您是从霍格沃茨的图书馆借的吗?”Ernest善意的笑了笑。

Snape点头。

“三十年前,这本书还放在我的小书店里。”他说,“我看的时候不小心伤了手。”老人伸出手扶了扶粗糙的羊皮纸。“我书店里的每一本书,都像我的孩子一样,我太了解它们了。”

这听上去有些神经质。Snape盯着老人的脸,不过不可否认,他很有知识。

“那么,这本书你也读过?”Snape指了指《时间魔法增订》。

“很多遍了。”老人说。“不过这本书讲得还不够深刻。”

Snape的脸上涌起一股红潮——难道自己一直在看一本无用的书?“请问,你是否了解时间魔法维度通道和扭曲?”

老人点点头。

Snape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动。

“你是否了解如何将因为错位的时间魔法通道而存在的人送回原来的时空?”

“你要做这件事?”

“不是。”Snape本能的隐瞒。“是别人要做,我替他寻找途径,如果你了解,我就不用费时间查找书本了。”他将厚重的书籍推开,再次拿起咖啡杯,“维度错误的人和处于正确时空的本体在同一个时间段上,他们两个最终一定会一起死亡的。”他说,得到老人的默许之后说。“所以他正在竭尽全力想办法。”

“哦……”老人低了低眼睛,再次抬起,定定的看着Snape,半晌,他才开口。

“你在书上永远无法查到结果。”他说,站起身来,背对着Snape。“这要搭上自己的一部分灵魂。”老人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是黑魔法。”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55-defb914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