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Fifteen

“黑魔法?”Snape皱眉,感觉到心脏一下子沉到肚脐,坠得他喘不过气来。

“是啊。”老人轻叹一声,“你那个朋友真的要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Snape站起身,在屋子里转圈。“你知道方法吗?”他看着Ernest。“我在霍格沃茨的书架上找过了。没有发现。”

“霍格沃茨的书也并不是一应俱全的。”Ernest挠了挠头皮,“如果你真的需要了解的话,这本书距离你并不远。跟我来。”Ernest说着站起身来,Snape尾随他走上了阁楼。清晨的阳光从房顶的缝隙照进来,空气中的浮尘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老人轻轻的转动门扇上的手柄,一个房间的门开了。

“这是Black家族的藏书室,如果你想找黑魔法相关的书,这里也有不少。”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Snape问。

“Black先生带我来的,当他得知我的身份之后,很热情的告诉我,他们家有很多书都是从我的小书店里买的。”他的脸上露出微笑。“真是个好孩子。”说着他走到一排书架边上,伸出青筋纵横的手轻抚书脊。“这一本。”

Snape还以为他拿出来的会是一本沾满灰尘的大部头,但Ernest手中却只有一个小册子。他接过来,封面上写着:《禁忌魔法•十六》。Snape小心的翻开第一页,迎着稀疏的阳光,他看到扉页上作者名字下面写着:黑暗和死亡就躺在你的手掌上,不要用它们的力量握住魔杖。

Snape快速的翻着,对时间魔法的熟悉让他很快找到了那一页——

材料:本体人物血液四十滴(提炼后使用)、本体人物发生在穿越前后共两分钟的记忆、非本体人物血液二十滴、龙胆稀释液、古林根浸出液……

后面的材料Snape只粗粗的扫了一眼,没有特别难买到的东西,操作步骤和咒语并没有吸引住他的眼球,Snape紧紧的盯着最后一行。

注意:分割咒会剥离下执行人十分之一的灵魂,这份灵魂会保护非本体人物安全的回到正确的时间轨道。以下是历史上有记载的使用人的姓名及死亡原因。

“很有用,谢谢。”半晌,Snape抬起头来,Ernest发现他的嘴唇苍白,几乎要和皮肤变为一色。然后他转身。

“Snape先生。”Ernest叫住了他。“这间屋子里的书,非Black家族的人是拿不出去的。”他说。“你可以考虑把要领记下来,告诉你的那位朋友。”

“嗯。”Snape几乎是机械性的回答着,他摸索着身上,手指有些颤抖,但他极力想装出平淡的样子,终于,他在裤兜里掏出了一张对折过的麻瓜相片。

那上面,一动不动的是他和11岁的Sirius Black站在伦敦游乐场的烟花下。被兴奋与喜悦填满的少年,头发飘到了他的脸上,他禁不住轻轻皱眉。在他们中间,是一道折痕。

Snape轻叹,慢慢的将照片从中间撕开——他不想让Sirius Black看到他少年的样子,然后掏出魔杖,在自己的那一半上快速的记录下:Black血液40滴(提炼)、Black脑中1971年4月4日的记忆、The Boy的血液20滴、龙胆稀释液、古林根浸出液……然后将11岁Sirius的那一半夹进书里,放回书架。

“这样方便我以后再来查找。”Snape对Ernest说,然后拉开的图书室的门。

“Snape先生,”老人在他身后说。“尽量不要做这件事,除非万不得已。”





两周之内,Black曾先后受到三次类似的攻击,这让他看上去越来越虚弱。Snape知道,如果只医治38岁的Black,永远也无法将那些伤害去除,因为根源在11岁的Black身上。每隔三日,Severus Snape同Remus Lupin、Nymphadora Tonks、Alator Moody、Kingsley Shacklebolt、Emmeline Vance、Dedalus Diggle这几个凤凰社的主要成员在外租的一栋公寓内开会。Snape为凤凰社成员描述Malfoy庄园的地理构造和囚禁Sirius Black房间的位置、铁栏杆的受魔法保护程度等等。

在那两天之后,2月14号的清晨,Sirius Black竟然一反常态的下了床,并对劝阻的人扬手说道:“我已经休息好了。”为了验证这句话,他一瘸一拐的在楼上楼下走了一遍。

然后,他穿上夸张的粉红色衬衫,嬉皮笑脸的站在Snape的面前。“亲爱的,我们出去过节吧。”

“你高烧了么。”Snape的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他在研究时间魔法所需要的提炼咒——在Black受伤害的同时,他悄悄的收集了Black的血液。

“来吧,你的魔药可以明天再做。”

“说真的,Black,你不觉得过这个节日很愚蠢吗?”

“不觉得,而且这是我们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我要送你一个你最想要的礼物。”

Snape抬起头。“我要什么都可以?”

“随你便。”看到爱人来了兴趣,Sirius露出微笑,“快去换衣服,去街上随便挑。”

“比如说:1971年4月4日的记忆也可以作为礼物?”

Sirius怔在那里。皱紧眉头,显然他在挖空脑海想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用想了,因为你和James Potter我第一次要在宿舍以外的地方过夜——因为已经过了最晚的归房时间,而我又不想在肖像那留下晚归记录。”

Sirius显然想了起来,脸上露出赧颜,“那你要这段记忆做什么?我用更美好的记忆填补不行吗?”他露出在霍格沃茨几代的万人迷微笑。Snape盯着Sirius的脸,承认这个蠢狗这种笑容的杀伤力的确不可小觑,因为他尴尬的意识到自己脸红了。

二十分钟后,Snape和饮下Avery复方汤剂的Sirius出了门——后者极其反感这个做法,但在Snape“你不喝我就不去”的说法下愤怒的接受了现实。同时,Snape让Remus对自己释放定位咒语,以便狼人随时知道他们的位置。

“你真的不会以为是在和那个恶心的食死徒约会吗?”Sirius小心翼翼的问。

“闭嘴。”

“可长着这样一张脸我都没有办法吻你了。”

“再好不过。”

他们就这样走过一条条街区和小巷,每隔半小时Snape提醒Sirius一次喝下他们随身携带的复方汤剂,而Sirius则一直惊叹于热闹的世界——他很久没有见过了,五彩的气球、吵闹奔跑的孩子、叫卖的商贾和他们怀里的玫瑰花。

“老板,花怎么卖?”Sirius问。而Snape则只能疯狂的扯着Sirius的裤子,然而这一切做法似乎看上去收效甚微。

“一枝花两英镑。”见有客人,老板满脸堆笑的将花束递上。

“两英镑?你疯了吗?”Snape不仅问,对角巷里作为魔药材料出售的那些玫瑰花,用两英镑兑换成的西可可以买上一筐。

“这就是您不懂了。”小贩说,“今天是情人节,鲜玫瑰卖到这个价已经很便宜了。”

“Severus,你的幸运数字是多少?”Sirius转过头看Snape,一只手在裤兜里摸索着钱币。

“你真的要买这种愚蠢的东西?”

“一定要。”街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捧着大束玫瑰花的女孩门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与他们擦肩而过。

“一般都买九十九朵。”小贩见Snape态度犹豫,急忙推荐,“这代表天长地久的爱。”

“我的幸运数字是1。”Snape淡淡的说。

Sirius快速的转过头,“1?你不会骗我的吧?”

“如果你不相信,那么你一枝都不要买,我们现在就回家去。”Snape说。

片刻后,他们继续前行,又是几个捧着一大捧玫瑰花的女孩叽叽喳喳的从小巷中穿过,在她们中间,行走着步伐有些踉跄、长着一副Avery脸的Sirius Black,还有紧紧搀扶着他,手里小心的捏着一枝红玫瑰的Severus Snape。

当他们经过小镇的电影院,Sirius提出要去看电影。“哦你永远无法想象那些麻瓜的东西是多么神奇”,但Snape知道Sirius累了,他点头同意,然后目送Sirius走进买票的队伍。

“《泰坦尼克号》?”[1]

“对啊,”一瘸一拐从卖票的队伍里走出来的Sirius说,“在我前面排队的麻瓜几乎都买的这个电影的票,看上去很火。”

Snape的眼睛在众多的海报中找到了属于《泰坦尼克号》的那一张。“也许你注意到了,这部电影是讲男女之爱的?”

“走吧。”Sirius笑着,“异性恋有时候也看同性恋的电影,没什么的。”他拉着Snape走进放映厅。

冰山和海水的颜色在他们的脸上斑驳流连,在观看电影的两个多小时内,Sirius一直与Snape十指相扣。当巨轮擦过冰山、冰冷的海水蔓进船舱、整个泰坦尼克沉入水底的时候,Snape都能感觉到Sirius的手突然紧缩了一下,然后又慢慢松开。

当Rose终于松开Jack的手指,年轻的男人慢慢沉入水底时。Snape听见Sirius发出轻叹。“No……”

他转过头,看见Sirius紧紧的蹙着眉,眼睛亮亮的,Snape知道Sirius已经热泪盈眶,同时感觉到那个男人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直到关节发痛。

“Black。”他叫他。

没有回应。Snape看到Sirius嘴唇紧绷,似乎那张嘴就是泪水的闸门,一张开就会泪如雨下。

“这故事都是人编的。”Snape小声说,并意外的发现自己像在柔声哄着一个孩子。

“我知道。”过了一会儿Sirius回答。

“那为什么要这样?”Snape问。

“因为我一直把Rose想象成你。”

一时间Snape突然变得哑口无言,巨大的屏幕上,搜救人员正在声嘶力竭的叫嚷“Can anybody hear me?”

“别离开我。”Sirius说,他一直紧紧的盯着屏幕,不看Snape。

“嗯。”

“就算为了‘黑头发的小男孩’也不可以。”

“……嗯。”

“哈!这女人老了还是能看出来年轻的样子。”Sirius咧开嘴,眼泪仍在他眼眶中,Snape知道他想转移话题,所以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直到片尾曲结束,清洁人员走进放映厅开始捡拾顾客留下的爆米花纸袋和可乐瓶时,Sirius才站起身来。

“不错的电影哈?”再一次走在蓝天下,Sirius终于露出笑脸。

Snape点头,他们在一间公厕前站定,“要去洗手间吗?”他问。

然而Sirius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Remus?”

Snape快速转过头,看到Remus Lupin行色匆匆的向他们走来,他的心猛的一颤,直觉告诉他一定出事了。“你去洗手间吧。”他连忙将Sirius往厕所里推。

“不,我要问问那小子为什么来打扰我的第一个情人节约会。”

Snape还想说什么,Remus Lupin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了。“Severus。”他面色紧张的向Snape打招呼。“Tonks刚才在格里莫街心花园看到他了。”

“他?”

“嗯……”Remus点点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Snape,Sirius的在场显然给这场对话增加了难度,他希望Snape能尽快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是说……”Snape松开搀扶Sirius的手,他意识到Lupin口中的他是11岁Sirius Black,只有11岁的Sirius Black能让Remus等不及他和Sirius回家就急匆匆赶来,也只有11岁的Sirius Black让Remus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不能当着38岁的Sirius Black说出口。

“他一个人?”Snape问。

“是。”Remus说。“Tonks跟着他几个街区回来之后告诉我的。”

“然后呢?”

“据Tonks说,他是在一条小巷子里凭空消失的。”

怎么可能?!Snape的内心剧烈的翻滚,难道他只身从Malfoy庄园跑出来了?虽然他从不怀疑Sirius Black的怪点子和聪明的头脑能做出惊人之举,但……

“她肯定那就是他吗?”Snape追问。

“肯定。”Remus说。“她在靠近他的时候小声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回头了,然后迅速跑远了。”

“我现在就回去。”Snape说着转过头看Sirius,然后他意识到情况不妙。

Sirius Black铁青着脸看着Snape,眉毛簇在一起,眉脚还在微微颤抖。“是‘黑头发的小男孩’?你们看到他了?”

“Sirius你听我说。”Remus抢过话头。“这真的是十分紧急的事,与凤凰社的……”

“别跟我说凤凰社的生死存亡,我也是凤凰社成员之一,我明白这个道理。”Sirius说,将目光转向Snape。“你很担心他吧。”

“我没有,只是这个人十分关键。”

“你的藏心术很高超,Snape。”Sirius的嘴角抽搐了一下,Snape惊异于那只神经大条的蠢狗也能做出如此让人心寒的表情。“但刚才你那种担心的表情竟然溢于言表,骗不了人。”

“别离开我。”

“嗯。”

“就算为了‘黑头发的小男孩’也不可以。”

“嗯。”


Sirius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狂躁,仿佛一根支撑他的巨柱在内心轰然倒塌,他趔趄的走到Snape的身前,面对面看着这个他忍着巨大的疼痛也要一起度过情人节的男人,他将自己的心毫无保留的捧出来献给他,然而经历了所有的一切,他突然发觉自己的这些行径是何等的愚蠢。突然,他伸出手,一把扯住Snape的衣领,将他拽向自己,剧烈的呼吸喷在Snape的脸上,他感觉Sirius的体内似乎沸腾了,因为那呼吸的温度已经滚烫。

然后他看到Sirius的眼神下撇,Snape发现他正看着自己上衣口袋里的什么东西,当他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Sirius迅速的扯出Snape口袋里的那半张照片,然后一把推开黑发的男人。

Sirius定定的看着,看着这半张麻瓜摄影师的作品,看着烟花下的Severus Snape,看着从另一半被撕掉的照片上飘过来的黑色头发,轻抚在Snape的脸上。

黑头发的小男孩。

然后他将照片翻过来,再熟悉不过的纤长字体记录着Snape需要自己的血液和早上提及的记忆,还有The Boy的血液。

空气仿佛凝固了,似乎暴风雨来临之前那片格外的安宁,Snape等待着Sirius的爆发,然而他只看到Sirius挺了挺腰板。“你给我疗伤是为了我的血液,要我的记忆是为了你的旧情人,原来你跟我在一起的整个过程都是一个天大的骗局,我竟然被骗了,真有意思。”

显然这三个人谁也不觉得这件事多么有意思,他们仍然沉默着,Sirius将照片还给Snape,后者发现,复方汤剂的药力消失了,眼前的Avery渐渐还原成Sirius Black英俊的模样,同时消失的还有Sirius脸上那属于爱人的温柔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属于Black家族那种不羁、高贵、甚至有些残忍的冷漠。

“不好意思,失陪,我要去一下洗手间。”Sirius说着转身走进公厕。

“Severus。”Remus试探性的叫着Snape。“我没想到Sirius的反应这么大。”

“你应该想到的。”Snape的眼睛望着Sirius进去的那个入口,“但你没有错,这件事情的确很急。”

然后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十分钟后,Sirius Black从里面出来了。

“Severus Snape。”Sirius歪着头叫他,“我们分开好了。”

Snape怔住了,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结果,他以为不管怎样Sirius Black都会站在他身边,不管疾病或健康,年轻或白发苍苍,他习惯了Sirius Black对他傻笑,温柔的叫他,缠在他身边直到换来白眼或者谩骂,然而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Sirius Black会选择离开。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感觉到似乎有鱼骨一样的东西梗在喉咙里,他张了张嘴,然而结果只是呼吸了几口空气,他想保持面无表情的脸孔,却发现眼角的肌肉在不自觉的抽动。

“你……”Snape想把自己的喉咙凿开拼命呼吸,然而他却只是艰难而缓慢的说着不知所云的话语。“你记不记得,霍格沃茨的海市蜃楼?”每当Snape沉浸在Black的世界:拥抱、共眠、做爱……他总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个夜晚,那时他们都只是孩子,但那一个站在天文塔上共同欣赏海市蜃楼的夜晚却成了Snape眼里,与Sirius Black羁绊开始的象征。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Sirius冷笑着。“再见。”转身离开。

什么破碎的声音。

“Sirius!”Remus急忙迎上去,Snape眼睁睁的看着昔日的爱人消失在情人节的人山人海里,他感觉眼眶发热,于是也转身走进洗手间,胡乱推开一扇门走进去,然后将门锁上,靠在大理石做成的冰冷墙壁上拼命呼吸。他突然闻到空气中有Sirius Black的味道——是他的香水味,那种浓郁的香水,平日里Snape从不觉得有什么,然而此时他突然觉得很呛,他猛烈的咳嗽,泪水掉在皮鞋上。

该死的Black,这味道都把我呛出眼泪了。Snape从墙上的纸盒中抽出面巾纸擦拭眼眶,然后狠狠的将纸巾扔进马桶,抬眼,他突然看见自己的名字——被鲜红色的液体和再熟悉不过的字体歪歪斜斜的写在马桶旁边的墙壁上。

双手紧握,Snape突然感到刺痛,他低头,看见已经发蔫的玫瑰花仍然被他握在手里,他张开手掌,发现自己的鲜血留在玫瑰花梗的尖刺上。

“亲爱的,我真爱你!”他听见门外清澈的男音,然后是女孩幸福的笑声。


[1]注:《泰坦尼克号》的上映日期在英国是1997年11月18日,本文行进至此是1998年2月14日,《泰坦尼克号》仍在档期内。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56-b3f0dc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