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Seventeen

Severus Snape在昏迷之中感觉到浑身疼痛,在他渐渐恢复知觉之后所听到的第一句话是Lord Voldemort似乎富含深情的问候。“Severus,你醒了。”然后,Snape听到他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的忠臣呢。”

Snape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被束缚咒固定成一个蜷曲的姿态,黑暗的房间里只有自己、Lucius Malfoy和Lord Voldemort。

“My Severus,”Voldemort俯下身来。“他们对我说,你背叛了我。”Voldemort抬手指了指Lucius Malfoy。“告诉我,这是真的吗?”他用魔杖挑起Snape的下巴,只要小小的一个无声咒,Snape就会毙命。

喉结滚动,有冷汗顺着Snape的脊背涔涔流下,他感觉头部像快炸开一样疼痛。

沉默。

“Crucio。”

疼痛在电光火石之间传遍全身,Snape开始抽搐、扭动着身体,惨叫声回荡在石室里,片刻后,Voldemort抬起魔杖,蜷缩在地上的男人脸色发白,汗水浸湿了他的皮肤,就好像一杯水洒在了一张白纸上一样,他开始大口呕吐,喘息,一侧的脸歪倒在呕吐物里,但Snape无力移动。

“My Lord。”Lucius开口打破了沉默。“Harry Potter已经没有优势了。”

“是么。”Voldemort把玩着自己的魔杖,小心的弹去上面的一粒灰尘。“他拿到了日记本以外的东西。”

铂金色长发的贵族显然受到了惊讶的冲击,他张了张嘴,但涵养告诉他现在应该面不改色。“My Lord,您的意思是,他拿到了全部的……”魂器?

Malfoy小心翼翼的试探。

“他已经销毁了一部分了。”Voldemort表情很平静,猩红色的眼睛中看不出一丝其他的神色。“但是,如果他知道他的教父,以及整个凤凰社的生死都在我手上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Lucius Malfoy露出谄媚的笑容。

“我通过那块知名的疤痕与黄金圣人男孩建立了脑部的链接。”Voldemort说,“他惊慌失措的同意完整的保存他找到的东西,但前提是希望建立与他教父的踪丝链接。”

“踪丝链接?”

“最简单的那一种,两个人只能感知到对方的心跳,也就是说,Potter只希望能随时知道他的教父是不是还活着。”

Lucius Malfoy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您确定要做这件事吗?My Lord?”

“确定。拖住Potter,用几天Sirius Black的生命来换取我更重要的东西,这笔买卖太值当了。”他似乎是笑了笑。“Lucius,去把Sirius Black带过来。”

似乎有什么话梗在Lucius Malfoy的喉咙,“王,您确定……”

他的话头突然止住,Lord Voldemort寒冷的目光瞥向他。

蜷缩着的Snape突然发出一声冷笑。Voldemort转身看着Malfoy。“Sirius Black死了?”

“没有,没有!”Lucius Malfoy急忙否认,并且迅速地伏在地上。“Sirius Black一直被关在Malfoy庄园地下,由几个下人负责审问查证,我疏忽了,王,Sirius Black现在伤势很重,恐怕无法建立踪丝链接……”

石室里很静,只有漏水的石墙边,水滴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你在发抖,Lucius。”Malfoy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攥得生疼——他被Voldemort拎得站了起来。“这件事情你完成得很好……很好。你不仅明察了Sirius Black的身份,而且还有额外的收获,不是吗?”他瞥了一眼地上的男人。“我与Harry Potter之间的时间约定是一周,一周之内他不会对我的东西有任何动作,即使——他没有收到他教父的链接。”他做出了一个处于比Harry Potter更优势地位的得意表情,“真是个重感情的孩子,所以,Lucius,我给你的期限是五天。”他紧紧的盯着Malfoy的眼睛。“五天之后,我希望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Sirius Black。”说罢,他松开了面前的食死徒。

“Yes, My lord。”Lucius扑到在Voldemort面前冰冷的地板上,亲吻他的袍角。

“那个叛徒如何处理?”Malfoy站起身后,问道。

“作为一个间谍,既然事已至此,那么他已经没有半点价值了。”Voldemort幽幽的说。“但我需要他活着,需要在恰当的时候让他以及其他的人知道背叛的下场。”

“随便关在一个什么地方,留一条命就行了。”Dark Lord说,“把Carlo叫来。”

“是。”Lucius Malfoy应道。Carlo是负责追捕Harry Potter的食死徒,尽管Dark Lord表面平静,但Malfoy猜测他一定会加快追捕“救世主”的速度。

Severus Snape感觉到自己被漂浮咒击中,生硬的被拽离地面,Malfoy一挥魔杖,他便飘着和那个食死徒一起进入了离开石室的漆黑甬道。

周围太黑,Lucius Malfoy的皮鞋踢踢踏踏的踩在地上,他不得不将魔杖点亮照出前方的道路,他的魔杖一晃,看到了Snape脸上轻蔑的笑容。

“Severus,尽管我非常佩服你在面对死亡时的那种坦然与无畏,但是,绵羊仍然不应该对狮子露出这种表情。”

“绵羊?狮子?”Snape将冷笑放大。“Lucius Malfoy先生,你用这样的比喻,一会又如何跟我谈条件呢?”

Malfoy的脚步倏然停住,眉头紧蹙,显然,被Snape看穿心思的他不知道改如何回应如此尖刻而直白的问话。

“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吧,Malfoy。”Snape的眼神离开了贵族的脸,显得有些无聊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你后悔你没有约束好手下的人,让他们下了狠手,你更加后悔让Bellatrix那个疯女人参与Sirius Black的审问,她用的那些魔咒,产生的都是在魔咒学上不可恢复的损伤,但在魔药学上,就不一定了。这些你都很清楚。你明明一会要有求于我,竟然还站在这里逞最后的威风,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步,两步。Lucius Malfoy走向悬浮着的Severus Snape的身体,然后站定。“我知道,那些伤痕反射到Sirius Black的本体上去了,只是,啧啧,你竟然对他的伤疤知道的这么详细,Severus。”他撩起一缕遮住Snape眼睛的黑发。“你们很亲密啊。”

“我也很难想象,”Snape做出厌恶的表情,“你和Bellatrix站在一起,比赛谁能把你们的族弟伤得更严重,真让人钦佩。”Snape说。

Mafloy猛的松开了抓住Snape的手,魔杖一抖,漂浮咒消失了,Snape重重的摔在地上,金发的男人再次挥动蛇形的手杖,Snape腾空飞起,越过走廊,重重的摔在尽头的地上。

“我告诉你,Snape。”Malfoy一边走近Snape一边说着,“你现在是待宰的羔羊,你的命完全掌握在我手里。”

“Carlo负责的一直是搜寻Harry Potter,你应该明白Dark Lord的担忧,你要是把Sirius Black的事情搞砸了——”

“他现在不会杀死我的。”Lucius说,“大战就在眼前了,他不可能现在杀自己的人。”他说,“更何况,我想,如在这种境地的你,应该无暇关心我的安危吧。”他笑了,“如果你老老实实的把Black治好,那么我还可以替你向Dark Lord求情。”

“Malfoy,我感动得快要流泪了。”

Lucius轻哼一声,挥动魔杖将Snape的束缚解开,后者踉跄的站起身来,眩晕让他再次倒下,他再次爬起,然后以一个充满骄傲的Slytherin的姿态努力挺直了腰,用平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

Lucius Malfoy定定的注视着从战友变为敌人的Severus Snape,突然发现他那种眼神竟然一直都没有变过。

“先把你自己洗干净。”





“Molly,谢谢你,我不饿。”Remus冲着Weasley太太递过来的小脆饼摆了摆手。

“吃一点吧,看你的脸色,像在坟墓里埋了十年刚被挖出来似的。”身材敦厚的女巫将一整盘小脆饼塞进Remus Lupin的手里。后者看了看她,无奈的接了过来,放在沙发的扶手上。

“十分抱歉。”Remus用力的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眉头,但显然他失败了,“本来我应该去陋居找你们,但我要留在这里照顾Sirius,还有,满月刚过去没几天,我……”

“Remus。”Arthur Weasley伸出手挡在身前。“你大可不必解释这些,我和Molly来这里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他伸出手抚了抚额前的一绺红头发,“我知道你有要紧事要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Severus呢?”

“这正是我要跟你们说的事。”Remus的身体前倾,看到对方两个Weasley渐渐睁大的眼睛无力的点了点头。

“他难道……被察觉了身份?”

“恐怕是的,和他失去联系的那天,我化妆成麻瓜到街心花园附近询问路人,最后在一个小巷子里,一群正在打扑克的老人告诉我,有一个‘脸色苍白,身穿黑颜色、款式古怪衣服的中年男子’,‘慌乱的追着’一个10来岁的有些跛脚的男孩。”Remus一字一顿的说,“然后,他们走进旁边的一家店铺之后就没有人再看到他们出来。”

“The Boy是食死徒伪造的?”

“能想到的合理解释,只有复方汤剂那种东西了。”Remus说,在得到对面两个人的点头认可之后,他又说,“而且,我从前听Tonks说,Bellatrix的脚就是有些跛的。”

“你有没有进那家店铺里看看?”Molly说。

“进去了,那是一家空着的店铺,好像还没有被出租出去,总之里面空荡荡的,我检查过了,没有第二个出口。”Remus说。

“你的意思是——地道?可以直接通到Malfoy庄园?”

“是。但我没有找到入口,一定有魔法口令。”

房间里陷入沉默。

“等等,Remus,你们不是抓了一个食死徒么?”Arthur突然发问,“他作为Voldemort的心腹,一定知道那密道的口令。”

“我尝试过了,甚至使用了恶咒,但那家伙不肯说。”

“你用的恶咒不那么严重吧?”Arthur说。

“是——他已经很虚弱了,我怕把他弄死,我总觉得留着他还有用。”

房间里又沉默了片刻,Arthur问,“Severus,他会出什么严重的事情吗?”

“我仔细想了想,有很大的可能性Severus还活着。”Remus翘起一侧的腿,“Voldemort不会这样轻易的就杀死他,况且,就算要他死,也要在所有背叛他的人面前将他一点一点折磨致死,让别人知道背叛的下场。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看着眼前二人的表情一点点变得慌张,“我当然不希望Severus受这样的折磨,但这的确是我的推测。”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Molly清了清嗓子,然后抬起一只手,指了指Remus身后。

狼人回过头,然后他看到Sirius Black。






“你说什么?”Sirius瞪着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睛。“Severus Snape怎么了?”

“Sirius,”Remus连忙起身,绕到沙发后,伸出手扶住Sirius,“你怎么自己下楼来了?还穿着这么少的衣服?我不是……”

“告诉我Snape怎么了。”Sirius甩开Remus的手,由于体力的缺失,他自己也踉跄的后退几步,但两只眼睛仍然直勾勾的盯着Remus的眼睛,似乎想确定自己刚才所听到的一切都是幻听。

“事已至此,我就实话实说。”Remus说,“大致的情况就是,Severus被食死徒发现他是我们的人了,现在在Voldemort手上,可能很危险,但我能向你保证,他还活着。”

Sirius的眉头皱了起来,然后,他缓缓的走到沙发旁,看上去很镇定的坐下,拿起一块小脆饼放进嘴里,但Remus看得出来,他几乎全身都在抖。

“Snape做人一向小心,怎么会被拆穿?你没搞错吧?”他一边大声的咀嚼一边发问,似乎这能平复他内心的恐惧和担忧。

没人回答。

“怎么?难道又是和那个代号为‘黑头发的小男孩’,你们称之为The Boy的男人有关么?”他试图发出轻蔑的笑声。

仍旧没有人回答。

“怎么?”Sirius艰难的转过身,身上的伤口因为身体的转动而剧烈疼痛。“难道真的是?”

Remus闭上眼睛,点了点头。“Bellatrix喝了复方汤剂,变成The Boy的样子,诱使Severus Snape上钩,我们猜测,一定是等他和The Boy的对话能推断出Snape是叛徒时,将Snape……”

“哈!”Sirius发出响亮的笑声,“我猜那个杂种见到伪装成他情人的那个婊子之后一定激动得不得了。”他缓缓的将手放到盛满小脆饼的盘子上,然后缓缓的捏住一块,“还记得那个鼻涕精第一次上魔药课配出药剂的时候么?”他将小脆饼拿起来,“那表情一定和他见到他那情人差不多,啧啧。”手一抖,小脆饼掉进盘子里。

突然,Sirius霍然起身,手一扬,饼干洒了一地,浑身伤痕的男人像疯了一样冲上楼梯。

“Sirius!”Remus叫着,然后和Weasley夫妇一起冲上去想拦住Sirius,由于受伤和虚弱,Sirius在上楼的过程中跌倒了,他如同疯狗,嚎叫着,用双手和双脚奋力的在楼梯上爬行着,“我操你妈的Voldemort!”他一边吼着,气血直冲脑顶,一边向上爬去。他站在阁楼的门前,强行将门推开——

Avery蜷缩在墙角,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个面目狰狞,浑身被绷带包扎,但还在淌血的男人。

Sirius直直的向他冲了过去。

Sirius Black在那一刻忘记了他自己是个巫师,他对面前的食死徒拳打脚踢,每一拳、每一脚都击中要害,“恶心的食死徒!”Sirius吼着,“把Severus还回来!你他妈的都去死吧!”已经虚弱无力的食死徒试图躲开Sirius的拳脚,但却被后者一把抓住,他惊恐的看见面前的男人迅速的变为一条黑色的巨犬。

“Sirius——!”Remus三人跌跌撞撞的冲进屋来,尽管他们之间的距离有至少三米,但狼人还是清楚的听见骨头被嚼碎的声音。

“不——!!停下!——我说!我说还不行吗!——”Avery发出巨大的惨叫声,混杂着黑色巨犬的声声嘶鸣,Remus感觉到格里莫广场12号阁楼的旧式木地板都在震颤。

“Sirius!”Arthur Weasley一个箭步上前,“冷静点!”他一把搂住黑色巨犬的头部,用双手锁住它的嘴,“冷静下来!”

Sirius Black的身体渐渐的又代替了他的阿尼玛格斯,他浑身汗水,绷带全部被挣开了,汩汩的鲜血顺着地板缝流淌,他大口的喘着气,胸膛剧烈的起伏,然后——

“Sirius!”

Sirius Black呕出大口的鲜血,然后他昏倒在属于他的Black家族的宅邸里,昏倒在他自己滚烫的血液里。

“天呐,这、这可……”Molly的泪水掉在地上,她的手放在Sirius的额头上,不断的摇着头。“不能……”她呢喃着。

“我说……我说……”Avery的声音让三个人同时转过头去。“别再……不要伤害我……”食死徒抱紧自己的身体,蜷缩在阁楼的一角。

“那个地道的口令是……I vouchsafe you the glory of darkness。[1]”角落里的食死徒颤抖的说出这句话。

三双眼睛迅速的逐一对视。

“Arthur,快。”Remus说,“我们先把Sirius抬进房间。”



[1] I vouchsafe you the glory of darkness:我赐予你黑暗的荣耀。




TBC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62-c13971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