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A Good Night Story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G

Summary: 战后,Severus与Sirius在一起,某夜,Severus无法入睡……

Author's Note:
之前在与饭饭讨论她到底欠了多少个人的贺文的时候,我跟她说,你欠再多也不能跟我比。
她问我为什么。
我说,因为,自07年进入圈子自现在,我还未写过一篇贺文。

本来自己还未注意到这件事,后来想想,既然是这样,那么第一篇贺文便有了特殊了意义。
所以,我将我第一篇贺文,献给Severus Snape2010年的生日,也算作他诞辰50周年的纪念。
恰逢魔药炼制间做新年活动,便将此文拿去充数了,我果然是个懒人不是吗?好吧,我会踏踏实实填完现在的坑的。

Happy Birthday Severus.
Severus Snape睡觉的时候会手脚痉挛,这种情况从他当上食死徒的那天开始一直持续到战后,从未改变。每一夜,他都会在浑身抽搐中惊醒,额头上沾满虚汗。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从未回忆起梦中的场景。

1998年之后,关于最后那张战争的故事渐渐在人们的意识中变得模糊,当Lord Voldemort刚被打败的前几个月,Severus Snape以及同为战争英雄的Sirius Black、Harry Potter、Remus Lupin的名字时常被印在各大报刊杂志上。然而,多年以后,当提起这些名字时,人们还能记得他们曾经是在坍塌的城堡前为了光明而奋战的斗士,然而,大多数人都已经对那段岁月失去了兴趣。

似乎有人在梦中追逐他,Snape紧闭着双眼,在漆黑一片的空气中急促的喘息。当大多数人已经忘记Lord Voldemort控制下的巫师界是如何可怕时,Severus Snape仍然记得,他浑身抖动,然后终于惊醒,Snape下意识的握住了自己左侧的手臂,之后才恍然意识到那个标记早已淡化得无法辨认。

宽厚的手臂抚上他的后背。“又做噩梦了吗?”

Sirius Black的手很干燥,Snape感觉到自己的汗消了一些。

在最后一战的时候,Sirius Black救了他,从圣芒戈修养出院后,他们很自然的住在了一起,然而Snape始终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在他内心,他和Sirius Black只是一时交错的树枝,终有一天会分开。

他翻了几个身。

“睡不着了吗?”Black说。

“嗯。”Snape闷声答应着。

Sirius Black起身,点燃房间里的蜡烛。

“你要干什么?”Snape坐起身,望着自己的伴侣。

“哄你睡觉。”Black说得很平静。“催眠曲怎么样?”

Snape挑起了一侧的眉毛,他从未听Black唱过类似的歌曲,Snape的身体后倾,靠在床头,双手背到脑后,面无表情的看着Black。“唱吧。”

“这样的姿势,听再催眠的催眠曲也睡不着。”Black走到床尾,一把抓住Snape的脚腕用力下拖,让黑发的男人在咒骂声中处于平躺的姿势。

“你要干什么?!”

“让你躺下。”

“你磕着我的头了。”

Sirius Black笑了笑,又爬到床头,伸出手,在Snape的额头上揉着。

“Black,容我提醒你一句,你揉错地方了。”他说,“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床板如何能磕到额头?”

Black愣了片刻,然后尴尬的笑了笑,“那不重要。”他甩了甩手。“你现在一定不疼了。”

Snape没有答话。

“好,催眠曲开始。”Black迅速起身,将被子一抖,盖在Snape的身上,然后在对方的抗议下如同搂孩子一样将Snape搂住,另一只手在他的后背上轻拍着。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请你不要……哭……泣,妈妈和爸爸,会永远在你身……边。”

Snape开始在被窝里挣扎,“噢Black,你吃错药了吧。”然而却被更紧的抱住。

“放开我!”

“别出声……宝贝……快……睡觉。”每一次挣扎只能换来更紧的拥抱与跑调的歌声。

“你……”

“妈妈……和爸爸,会为你……数羊。”

“如果你不想把你的‘宝贝’勒死,Black,请你现在松手。”

“哦,对不起。”

Snape终于能顺畅的喘气了,他揉了揉自己的喉咙,然后坐了起来,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Sirius Black。

“干什么?”那目光弄得Black有些不自在。“我不是什么坩埚,或者成品药剂,别这样看着我。”

“你唱歌走调。”

“噢……乱说。”Black的脸色突变,“催眠曲本来就没有调。”

“我不相信全世界的人在婴儿时期都要遭此大罪。”Snape说。“你知道吗,Black,你把我搞得更睡不着了。”

“哦,你知道吗?我也是。”Black说,“所以,你要哄我睡觉。”

“什么?”Snape掀开被子。“哦对了,把你弄得睡不着觉的人真的就是我。”他嘲讽的说。

“不管怎么说,我刚刚唱歌了。”Sirius说,“所以现在轮到你讲故事了。”

“你上次听睡前故事是什么时候?”

“大概四十年以前。”

“你确定你今天没吃错药?或者发烧什么的。”

“没有。”Sirius咧开嘴。

“从前有一条狗,叫Sirius Black,它很蠢,只会叫,后来他死了,完。”

“完了?”

“完了。”

“这算什么睡前故事?”Sirius提高了音量。

“你刚才那也算不上是催眠曲。”Snape漫不经心的说。

Sirius语塞,他挥动着手臂但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随即转了个圈,化成一条黑色的巨犬,冲着仍然面无表情的Snape嗥叫两声,又变回了人形。

“更精神了?”Snape抬起眉毛问。

“嗯。”

“很有成效。”Snape点了点头。

“噢,你就是一个小心眼,Snape。”Black指责,然后他躺回枕头上,冲着Snape伸出怀抱。“我给你讲一个。”

Snape犹豫了一下,侧过身,躺在Black的臂弯里。

“你上次听睡前故事是什么时候?”Black问。

“我从没听过。”

“从没听过?”Black惊讶的看着Snape,后者点头。“Severus……我想过你的童年……但我……”

“没想到竟然凄惨得连睡前故事都没听过?”Snape说的很平静。

“没关系,Severus。”Black说着亲了亲Snape的额头。“那就让我给你讲你此生的第一个睡前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巫师,叫Severus Snape。”

“Black。”

“别打断我。”

“不许拿我编故事。”

“我说的不是你,”Black说,“世界上和你重名的人千千万,闭上眼睛听。”他不顾Snape的反抗,将双眼闭上,继续讲道。“还有一个巫师,叫Sirius Black,他们从小就一起上学。”

“有一天,他们一起去一个山洞探险,Sirius身材矫健,三步并作两步走,然而Severus Snape身材瘦弱,跟在Sirius的身后显得力不从心。结果,一不小心,Snape掉下山崖。”

Snape知道Black指的是什么,七年级的时候,他们最后一次集体去霍格莫德,Snape在尖叫棚屋后面的山上发现了一处洞穴,他在走进的过程中受了伤,当他扶着伤腿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Sirius Black就站在自己身后。

“于是Sirius Black很英勇的也跳下山崖,竟然毫发无损。他背起Severus Snape,向他承诺自己一定会将他背回学校。这时,山顶突然出现了一条巨龙!”Black讲道。

Snape懒得嘲笑Black自恋的夸张。但那天,Sirius Black的确是沉默的将Snape背回了霍格沃茨的校医院,他走的是山路,当大家都在霍格莫德狂欢的时候,这条路显得异常安静,Snape伏在Black的后背上,左腿剧烈的疼痛着。

“于是Sirius背着Snape,与巨龙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他赤手空拳,巨龙却突然喷出火球,将Sirius的衣服都烧着了。”Sirius的声音已经开始恍惚,语气也语无伦次起来——他似乎已经困了。

一路上Snape都在困惑为什么Sirius Black会出现在自己身后,并且还会将自己背回学校,当自己安全的躺在病床上时,他看见Black的小腿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那么长的路,多轻的负担都会感到沉重,何况背着一个人。

Sirius离去的时候只问了一句话,“你加入食死徒了?”他问得很漫不经心。

三十年过去了,Snape没想到Black还记得这段往事,虽然他现在讲述的是他背着自己浑身燃烧着与巨龙搏斗。

“巨龙掉下……去,带着魔杖的老太太……”

Snape皱眉,Black已经开始说胡话了,他显然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后来Sirius喝了……黄油啤酒……老板让他再喝一杯……”

Snape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条狗脑袋里都想了些什么。

“Severus……”

Snape愣了,他听见Sirius叫着自己的名字。

“Severus……Severus。”

Sirius不吭声了,几秒钟后,他听到均匀的呼噜声。

Black,我从未见过比你更蠢的人。Snape心想,哄我睡觉,自己倒先睡着了

然而他内心却感觉到无限的安宁,窗外突然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在仲夏的深夜中仍然止不住满树的虫鸣。四十多年后,只有Sirius Black仍旧在他身边,念着他的名字进入梦乡。

他轻轻的将头抬离枕头,扬了扬手将蜡烛熄灭。似乎害怕惊醒Black一样小心翼翼的在那张英俊的脸颊上留下一个轻吻。Snape想,他也许已经告别了夜夜惊醒的睡眠。

晚安,Sirius。


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69-cf36330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