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而且,虽然这文章的等级是NC-17,但我不会让教授被11岁的孩子怎么样的。
Twenty Two

石室的门开了,微弱的光点亮Severus Snape漆黑的瞳孔,他定定的站在那里,丝毫不动。

Avery站在他的面前,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在格里莫广场12号里被囚禁的日子一样憔悴,相反,这个身材短小的食死徒看上去十分健康,他先是看了一眼Severus Snape,紧接着又看了看已经直挺挺坐起来的Sirius Black,然后,他反身冲着石室外面的看守说了一句什么,随即扔过去一个加隆。最后,他终于轻声的将门关上,转过身来,看着Snape。

直觉告诉Snape,眼前的这个Avery并不是他本人,格里莫广场12号的禁锢魔咒是他自己亲手加上去的,不会有差错,而且,他的脸上泛着长期处于饥饿中的人不可能出现的健康颜色。Snape的目光扫到Avery的腰间——那是一个小壶。

与之共事多年,加上拥有敏锐的观察力,Snape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位食死徒伙伴并没有随身带水壶的习惯。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证明一个事实。

面前的人是凤凰社员,水壶里是复方汤剂。

然而Snape仍不敢贸然开口,尽管他双手攥成的拳头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你是谁?”坐在床上的Sirius最先打破了沉默,“不要再开那种传统的玩笑了。”

Avery的脸上闪过一瞬疑惑,他的眼神很快再次回到Snape身上,“治疗的药剂配置得如何?”

拳头攥得更加紧了,Snape紧盯着眼前的男人,在脑海中飞速的开始斟词酌句。

“就快好了,”他用目光示意了一下操作间。“要进去看看么?”

Avery点头,Snape拉开了操作间的门。

“Polairs!”Sirius喊道,皱着眉头,一边用手指着Avery。

“在床上好好坐着。”Snape面无表情的说,口气严厉。

在Sirius惊讶的张开嘴时,操作间的门已经“砰”的关上了。

“Severus,”转过身后Avery急急开口,压低着嗓门,“我是Remus Lupin。”





杯子里的红茶映衬着天花板上好看的吊灯,Lucius Malfoy握住杯子把小心翼翼的端了起来,将茶送到嘴边,抿了一口又放回原处。然后转过头,对着紧张等候在一旁的仆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他问,环视了一圈装修华丽的房间,拿起了桌上的报纸,敲起腿。

“Malfoy先生,今天是周日,该问讯了。”

Lucius狭长的眼睛从报纸上抬了起来,然后又低了下去,他显然正在阅读一篇能勾起他兴趣的文章。“先去叫正门看守。”他将报纸翻过一页。





“我是Remus Lupin。”

Snape的心跳得太厉害,以至于他都害怕别人能听到。他仍然平静的看着Avery。

“我没时间跟你开玩笑,Avery。”Snape说。

面前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微笑——这种微笑是属于Remus Lupin的,Snape清楚这一点,然而他已经轻信被复方汤剂欺骗了一次,这一次不能再出差错。

“Severus,我知道你和Sirius是2月14日分手的,还是因为我。”他说,“是我带去了The Boy的信息,当时你手上还有玫瑰花。”

Snape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涌上脑顶——眼前的人就是Remus Lupin。

“你为什么要拿这件事情证明?”Snape故作镇定。“别告诉我只有你一个人来了。”

“能来的都来了。”Rmeus说,“一共有37个人,在庄园囚室内部的有两个,我和Kingsley,他现在在前方走廊的拐角,我们以银色烟雾作为接应暗号,以黄色烟雾作为行动暗号。”Remus说得飞快,“第一步是要把你和Sirius救出去,然后转战霍格沃茨。”

“计划呢?”

“是这样,你们这间石室是最西侧的一个囚室,根据Avery的描述,主房西侧的墙壁砸碎后可以通到庄园后院。”

“后门有人看守。”

“Molly扮成的食死徒会想办法将他引开。”

“这办法太不保险了。”Snape摇了摇头。

“现在没有保险的办法,难道你想大摇大摆的从正门看守的眼皮下面走出Malfoy庄园?”

Snape沉默,然后回头,将正在沸腾的汤剂倒进坩埚旁的一个水壶中。

“你们在夹缝中能看到Arthur,当然,他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Remus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图片递给Snape,那上面是服用了复方汤剂后的Arthur Weasley,他长着满脸大胡子,头发蓬乱,并且不时的用手指甲瘙着发根,似乎那里很痒痒。

“看到他之后要放射银色烟雾,他会协助你们从夹缝中除去,然后跟着他走就行了。”

Snape仍然皱着眉头,“你确定这一切……”

“确定,Severus,没时间再谈其他的了,”Remus拧开壶嘴,补充了一口汤剂,“我和Kingsley会保护你们出去。”

“石室里面只有你们两个?”Snape没有动。

“还有Mad-eye,只不过他距离我们比较远,在东侧,以防万一。”

“人调动得太少。”Snape说。

“不,足够了,庄园外围也需要人,还有一部分人提前去霍格沃茨了。”Remus很焦急。“走吧。”

“不,人不够。”Snape仍然没有动,他看着Remus,“Tonks还活着,就在从这里往左第四个房间。”





正门的看守是一个身材瘦高的人,脑袋上顶着一蓬直立的头发,这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株奇怪的植物。

Lucius放下报纸,“说说,近一个星期来情况如何?”

“Malfoy先生,”看守毕恭毕敬的回答着,“一切和上一周差不多,没什么异常的。”

“靠近庄园的都是些什么人?”Lucius继续问着,他再度端起红茶,将剩下的液体全部倒进嘴里,随后结果仆人递上的白色毛巾,擦了擦嘴角。

“先生,有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还有一个矮墩墩的男人,除此以外就没了,他们也只是向庄园里瞄了一眼,没什么特别的。”

“嗯。”Lucius点了点头,午后的阳光晒在他身上,让他想睡觉,他在脑子里思考还有没有要问的问题。Lucius希望早些结束这场问话,他需要休息。

“仔细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Lucius抬眼看他。

主人的目光让看守显得有些紧张。他似乎是努力的想了一阵子,然后低下头答道。“没有了,Malfoy先生。”

“很好,你可以走了。”Lucius说。“叫后院看守。”

看守鞠了一躬,向着金边镶嵌的房门走去,忽然他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Malfoy先生,我想到了一件奇怪的事。”

“什么?”

“您有多长时间没见过Avery先生了?”

“什么意思?”

“今天下午两点左右,我看见他从17号地道出口走了出来。”





Remus Lupin瞪着Avery的眼睛。

“你现在立刻去Tonks的房间。”

“那你和Sirius怎么办?”

“你把计划都告诉我了,只要按照你的计划去和Weasley碰面就行了。”

Remus陷入了犹豫,显然,Tonks的生讯将他的镇定和决心全部打乱了。“夹层太高。”Remus想了想说,“我将你们托上去就走。”

“我会把他托上去的。”

Remus先是皱着眉头,然后渐渐的,眉头舒展开了,一副惊讶的表情占据了他的脸孔。

“Severus,你该不会是打算留下吧?”

Snape显得很不耐烦。“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走,我有我的打算。”

“你什么打算?死吗?”

“Lupin,我没有你们Gryffindor的那种毫无脑细胞的骑士精神,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Snape说。“我会在霍格沃茨与你们会合的。”

Remus还在犹豫。

“你不是说没时间犹豫了吗?”Snape转身拿起装满复方汤剂的水壶,那里面的液体是温热的。“你不想救你老婆?”

听完这句话,Remus终于点了点头,“至少让我看着Sirius顺利进入夹层。”

Snape点头,Remus转过身去想拉开门,此时他听到Snape在身后问。

“Black没来吧?”

Remus回身看看Snape,然后摇了摇头,轻声说,“没有。”

然后他看到Snape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之后点了点头,“开门吧。”

操作间的门开了,Snape跟在Remus的身后走了出去,来到床边,他将Sirius身上的杯子掀开,“下来,把鞋穿上。”

命令的口吻让Sirius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顺从的从床上爬下来,穿上那只破旧的皮鞋。

Snape蹲下身去,让自己的视线与Sirius基本平齐。“Black,这个人,”他指了指身后的Avery,压低了声音,“是来救我们出去的。”

Sirius猛的抬起头,瞪视着Avery,那样子似乎要将眼球瞪出眼眶。

“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Snape继续说,“时间不多,而且要保证安静。”他将水壶挂在Sirius的脖子上。

Sirius愣愣的点了点头,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

Snape冲Remus点头,后者一个箭步踏上床,掏出魔杖,开始敲打墙壁——他在寻找夹层开始的位置。Severus Snape和Sirius Black站在地上仰起头定定的看着他。

快一些,再快一些。

终于,某处墙壁发出“通通”的声音,Remus深吸一口气,然后挥动魔杖,在自己的身旁布置静音咒。

之后,魔杖顶端放出金色的闪电,墙上被炸开了一个洞,狼人探头看了看,然后反身取消了静音咒。

“我已经看到夹层了。”Remus说。

Snape点头,然后低下头对Sirius说,“到床上去。”后者已经激动得脸色通红,他点点头,迈到床上,之后的一秒他立刻被Remus抱起。

“我托住你,你伸手去够上面的栏杆,抓住之后站在旁边的那块墙板上。”Remus对他说。

Sirius点了点头。Remus将Sirius架在肩膀上,少年双脚一瞪,站立在了Remus的肩上。

“看到栏杆了吗?”Remus问道,一边努力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看到了。”Sirius的头探在夹层里,声音嗡嗡的。

“现在伸出手去够。”

Sirius伸高双臂,摇摇晃晃的伸向高处。“不行,差一点。”

“差多少?”Remus问。

“一指。”Sirius说。

Remus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踮起脚,“现在呢?”

他的肩上,Sirius正发出吃力的喘息,然而Remus的小腿也开始颤抖,长时间吃重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马上就要抽筋了。

“快点。”他催促着。

“你能跳起来吗?”Sirius问。

跳起来,如果Sirius能抓到栏杆便好,如抓不住,Remus也不可能站稳了。

“好,我跳起来,你一定要抓住,否则我们都会摔下去。”

“我知道。”Sirius的回答出人意料的镇定。

狼人再次深呼吸,然后,双脚离地——

——“我抓住了!抓住了!”随着Remus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量骤然消失,他听到Sirius的叫声。

“嘘!小点声,现在,站到旁边的墙板上去。”

“我成功了!”片刻后,Sirius说,他将半个脑袋探出那个形状不规则的洞。“Polaris,该你了。”

Remus清了清嗓子。“现在,一直沿着墙板走,在墙板的那一侧有一个大胡子会帮助你从这里出去,然后跟着他走就行了。”

Sirius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表情僵硬,“那Polaris呢?”

“他得留下。”Remus说。

“什么?!”Sirius顿时意识到了这里正在发生着什么,他知道留下来的含义。

“不、不,Polaris,我们一起走。”从那半张脸上Snape看到了暴起的青筋,然后他摇了摇头。

想再回去已经不可能了,Sirius的眼泪涌出眼眶,他求救般的看着Remus,“求你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不管你是谁,求求你把Polaris也托上来好吗?”

Remus沉默的看着儿时的玩伴,少年的Sirius Black在他的印象里从未掉过眼泪,眼眶发酸,Remus转身下床。

“不——不!”Sirius叫着,已经完全忘记了“要安静”的要求,“救他!他是好人!他是好人啊

“Black。”Snape终于发话,他仍然站在地上,一脸平静的仰视着Sirius。“你答应过,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说。

“Polaris。”Sirius什么都说不出来,眼泪顺着那露出的半张脸流进夹缝。“我不走。”

“走吧。”Snape挥了挥手,这种场面显然不适合他,“别担心,我对他们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不会有事,等你到霍格沃茨就能看到我了,走出夹层之后,喝一口水壶里的药剂,你会变成另一人的样子,之后每半小时喝一次,记住了吗?”

Sirius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点了点头,但还是没有动。

“Polaris,你记得,得带我去看海市蜃楼。”声音哽咽。

Snape点了点头。

那小半张脸消失了,只留下一串越来越远的抽噎。

Snape转过身,“你也走吧。”他说。

Remus点了点头,他不知道此刻该跟Snape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什么都说不出,于是他转过身,将手搭在门把手上。

“等等。”Snape叫住了他,然后反身进入操作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根魔杖。

“这是Tonks的魔杖,物归原主。”他说,将魔杖递给Remus。

“可是……Severus,你——”

Snape将魔杖塞进Remus的手里,“霍格沃茨见。”他说。

“霍格沃茨见。”Remus最后说,Avery的脸上,眼眶已经完全变红,他拉开了门。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70-866cd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