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的无爱的高H无爱的PWP折磨人的姿势以轮X强X为爱的吧啦吧啦啊呀呀的。

只是关于最近同人创作的吐槽而已啦。




亲爱的们,我爱你们,特别的爱。

请在继续阅读中见识语无伦次的神经病。

 


好吧,其实这些话我一直想说却憋在心里,直到最近,每每想起这个原因我更新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最初,我只是发现大家对NC-17格外感兴趣,和我一样,其实我也蛮喜欢看H文的,这是心里话。

我将魔药炼制间视作家,并不单单因为我喜欢Severus受,更因为我爱的人几乎都注册了那里。

某日狐狸在群里说,最近在坛子里不太爱说话,完全道出我的心声,我完全看不到在那些密密麻麻的肉贴里我该如何回复,我说的肉贴并不包括狐狸的PWP和我老公、狼狼她们的H图,我只是在看到“啊!来轮/奸SS吧!这样是爱口牙!”“来这个姿势吧!这个姿势美!”说真的,你们真的确定这样Severus不会残废或者……直接断掉么?

从前,大家都在为想出某个有爱的情节和动人的桥段鸡血甚至落泪。我怀念那段时光,那段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故事,或者如何H才能体现出这种感情,或者H应该怎么写才更有爱。而不是现在,用各种奇怪的、折磨人死人的、没有肉就不看的口气说话。

我没有指明是谁,没有否定H,就个人三年多的同人写作经历来讲,H是个相当难的活儿,我生性愚钝,现在还没有掌握,所以,在我的连载里,H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跟“后来,他们就H了”,没什么区别。因为我觉得,这床戏,其实真的不重要。狐狸的PWP让我很膜拜,那种有爱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一般人对PWP的预期,后来我跟她品评PWP,她说,H真的很难写。我十分赞同,还记得当年,我在给After All写H的时候(这是我第一次挑战H),雨子看完之后就说,看来H真是个砍。她态度鲜明的告诉我,你的H写得并不好。

然而现在的PWP都已经成了套路,先干嘛再干嘛,完全没有爱,也许新奇而难受的姿势和奇异的生理状态占了更大的比重,某个朋友跟我说过,现在很多PWP的文,只要把主角的名字换一下,完全就能成为另一个CP的PWP文,这样不悲哀吗?

难道真的只是满足一下自己的某些需求才制造出这些东西的吗?

我知道,那些只是趣味性的,但,为什么到处都是这样的趣味呢?我受不了啦。

就像今天看到小天老公画的蛇怪SS,我真的能挺着胸脯跟你说,那是爱的产物,真的是,而不是为了干嘛干嘛而产出的看过一遍都忘记的东西。

说真的,自打我青春期正式宣告开始的时候我就有了男朋友,那时候刚刚15岁,算是标准的早恋,直到现在,他仍然陪伴在我身边,快5年了,我已经即将从15岁的毛头丫头变成20岁的女人。关于男人的那点东西,那点感情,甚至是she的感觉或者哪种姿势比较舒服我真的了解。(当然我没有H过,但跟一个男人以及他身边的哥们儿厮混惯了,这些东西不懂也得懂。)真不是那样,真不是越难受越舒服,那玩意儿真的会断的,真的。

可能是我的个人偏好,我认为真正能震慑心灵的文字才是最美的,如我最近在看的法国天才女作家弗朗索瓦斯的《你好,忧愁》一样,那结尾一直铭刻在我心里,我与主人公一样,在无数个清晨,想起那个富有生命力的名字,还有那名字代表的女人。

对于H来讲也是一样的,我还记得看着《The Piano》那部影片里,男女主人公的那段H,在激烈的钢琴伴奏和破旧的农村小木屋里,那是多少根钢琴键换来的呢?当想到这个,我的心就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那个片段我看呆了,而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在做。那个片段我现在闭起眼睛来还能回想起来,还有那段曲子。

狐狸的H写得真的很好,我跟她说她还不信,是真的能让人记得的那种,而不是像目前很多PWP一样,看过之后,很快就忘记了。

另一个朋友跟我说,她曾经很认真,很用心的构思过一个情节,写出来之后,看到下面的回帖却大部分都是“为什么没有H?”她心都凉了。

还记得某次我更新之后,在群里感叹一句,说,这下我的后妈指数又该增加了,因为那段情节里有轮/奸,我整整憋了好几天,因为情节需要,教授和小Sirius需要某种心灵上的沟通和谅解。我写的时候心疼死了。某个同好看到了,急速奔去看,我承认我当时有一丝不高兴,我还记得那一章我在作者手记里写道:能概括Severus Snape的一个形容词,就是坚强。我真的是很动情的写上了这句话,我以为很多人都能和我一起感动,没想到那位朋友看完我憋了好几天的虐情节之后,留言道“能概括Severus Snape的一个词是,小强——又黑又油。”

叫我说什么好呢?

这仅仅是恶趣味吗?恐怕没那么简单吧?越黄越暴力越美,究竟是哪儿来的观点?被强X了就是爱,那么谁愿意被这样爱一次呢?


那天中午,跟蛾子发短信,我说,我可能写完这一篇就要隐退啦。

她问为什么。

我说,你还在那急急的抢沙发的,真的不用啦。我跟她说了我的顾虑,虽说我写同人是因为对教授的爱,但有谁敢否认,既然已经把文章发出来了,有谁不希望得到认可呢?

后来她给我打来电话,她哭了,在电话里呜呜咽咽的,她说,卡走了,雨子走了,小马现在跟走了没什么区别,兔毛和漫步进入二人High的世界,狗窝关闭之后,小符小否小V都不知去向,为什么你还要走。

我默默无言。我说,因为我已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啊。

她继续说着,声音有些乱,因为在哭,我只能依稀的听到她的请求,同样的孤单和害怕,听到她说,以后你写的文,是NC-17的还是清水,我都会去抢沙发的,我都会去抢沙发的!哪怕没人跟我抢。

老子很怒,没有这样感动别人的。

我一直笑着,笑着,直到挂了电话,我也哭了,只是蛾子不知道而已。

有些人问,写同人无非就是玩儿而已,干嘛这么认真呢?

是啊,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现在,面对自己将近50万字的各种短篇、长篇,我还能拍着胸脯说,没错,我就是在玩儿而已吗?


右西跟我说,你应该给你的文字更能让人感动的元素呀。

我被她点醒,之后,她又说,你喜欢这个CP跟别人有一毛钱关系吗?


“文字本身没有力量,看的人给了它们力量。”我真的万分感谢看我的文字,并且曾经感动过的人,哪怕只有一点点。因为那就说明我的用心没有白费,我并没有输给那些让人无语的PWP、孕体女体和让人难受的高H姿势不是吗?

也许我喜欢那些能经久不忘的东西,也许温暖人心,给人的希望像一从火焰一样在夜幕中绽开一样醒目和明亮,或者悲从中来,悲恸疑惑忧愁,只要能有点滴渗入灵魂,都是成功的。我也一直在用这样的标准要求我的文字,但显然,它们还差很多。

我曾经一度想要达到那个目标,我从没有想过越黄越美好,我只觉得,不管怎样,爱才是最重要的,但后来我想放弃,右西说,如果真想退圈,就不要挽留,因为人心死了,写出来的东西没爱了,留着也没用。何苦。

但还好,蛾子、诺诺、狐狸、右西、狼狼、老公老婆小马还有傻饭饭,还有那些那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相好的不相好的朋友,我每每想起你们,我只知道我所追求的那种世界永远都在。看到那些温暖的回帖,晋江上,银青上还有魔药,我好几次都想掉眼泪,其实我很鄙视自己,这里真的一直是我的家啊,你们从来都没有离开我。

其实我的哭点很低的,你们不要这样感动我啊……

这只是牢骚,再次说,我真的没有针对什么,只是牢骚和吐槽而已,如果觉得不爽,就来拍我吧,再不爽,连脸都可以拍哦。

总结一句话,去他的无爱的高H无爱的PWP折磨人的姿势以轮X强X为爱的吧啦吧啦啊呀呀的。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72-50132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