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You Are My Home
Author: 月汐流 Ristine
Pairing: Sirius/Severus
Rating: NC-17

Summary: 11岁的Sirius Black和38岁的Severus Snape,38岁的Severus Snape和38岁的Sirius Black。但请相信我,这不是穿越。

A‘n:
最近好忙,两周没更新,不过这次更了将近7000字,也算是一个补偿咯。

Granger、Tonks、Kingsley、Remus、Sirius、Severus……我想用自己的所有力量写出这些参与战争的斗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情、爱人或珍视的东西,然而都在战争面前显得虚弱无力。

我想,馅饼狗的这次提馅饼,是让人心酸的吧。

我很不厚道的给17岁的Sirius Black对Snape说的“枕在上面睡觉很舒服”的这句话加了斜体。

其实S代表的是Severus吧,他枕在那上面睡觉,当然舒服啦。

当他在此章末尾枕在S形树纹的时候,内心一定是满足和幸福的吧。尽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Severus唯一爱过的人就是他。

不过,我还是要大张旗鼓的宣扬TBC!注意不是END,不过……嗯,还请大家带着欢欣鼓舞的心情继续看即将到来的最后一章、尾声,以及作者手记。

距离结尾不远了,我好舍不得呀。
__________



他就这样一头扎进人海。

Snape不断的拨开人群,从他出生到现在,他从未经历如此浩大的战争,参战人数多到是否会击中同类都成为问题。他不知道Lucius是否把自己刚才袭击了他告诉其他食死徒。如此混乱的场面,消息散播得应该不快。他暗自安慰着自己,同时,周围没有人对他发起攻击印证了他的猜想。他不能向食死徒发起攻击,契约的力量会让他的生命消耗殆尽,他所要做的就是找到Sirius Black,然后阻止他。

“Snape教授。”

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Snape转过头,周围只充斥着打斗的人群,一道魔咒从他的肩膀略过,烧焦了他的一小撮头发。Snape转过身继续奔跑。

“Snape教授!”

这次,确定无疑,Severus Snape再次转过身,看到那一头乱发。

“Granger?”Snape蹙眉,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这个朝气蓬勃的万事通小姐了,而如今她脸上沾满淤泥,落魄极了。

“Snape教授,您看见Ron了吗?”她冲Snape喊着。

Snape摇了摇头,对于这一对小情侣的事情他略有耳闻。然而他同样是一个与爱人失散的人,所以,对于Granger,他失去了以往的厌恶。“我听说Potter在城堡主走廊西边,Weasley可能跟他在一起。”他说。

女孩的眼睛仿佛被点亮了,她由于疲劳而变得灰黄的脸颊顿时变得熠熠生辉。由于太过着急,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应Snape,蓬乱的长发窜了两下,便消失在人海之中。

“嘿!他在那!”Snape听到一声尖叫,他飞速的转过头,然而却已经被一道光线击中左臂。他趔趄了一下,终于没能掌握平衡,整个人直挺挺的摔在地上。Snape迅速的蹦起来,他知道那是Lucius Malfoy,他身后还站着另外两个食死徒,显然,他将自己袭击他的事情传了出去。

Snape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左手拇指,没有反应,显然是断了。他咬着牙,握紧右手的魔杖。

Lucius挥动魔杖,咒语飞速的向Snape飞来,他急忙举起魔杖将它们挡开。“攻击他!”Malfoy喊道。“他只会挡,不会还手!”

Lucius Malfoy知道自己和Voldemort立下的契约。Snape的心跳加快了速度:自己的确不能还手,否则会损失魔法的力量,将11岁的Sirius Black送回正常的时间轨道需要非常强大的心力和体能。

食死徒纷纷放出恶咒,光线晃得Snape眼花缭乱,他咬着下唇,挥动手臂,他渐渐感觉自己无法支撑继续抵挡这些魔咒了。终于,两个粉碎咒同时向他的左肩袭来时,他只挡住了一个。

他被击中,双脚离地,腾空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魔杖脱了手。他看见金发贵族咧开的嘴角,他魔杖中放射出的绿光映亮了他的眸子。

一瞬间他在脑海里回想Black的微笑。

然而,绿光被弹开了——有人帮他用魔杖挡住了死咒,紧接着,他听见一个久违的女声大喊着:“Reducto!”一个食死徒被击中,痛苦的向后倒了下去。“Severus。”她叫着,向他伸出一只手。

是Tonks。Snape瞥了一眼那只手,并没有理会,捡回魔杖,用右手艰难的支撑着站了起来。Tonks仍然与那三个男人战斗着,她的确是一个强大的巫师,俨然与平时依偎在Lupin身旁那个喜欢碰洒东西的女人判若两人。

“Severus,快去找Sirius和Remus。”Tonks说。她并没有看Snape,银紫色的火花在她的魔杖前化作一缕青烟。

Snape犹豫着,他没有动。

“快去啊!”Tonks突然吼了起来,“你让Remus把我救出来,难道不是为了胜利吗?”

黑发的男人盯着Tonks,她的头发已经完全变成了火红色,一个魔咒射过来,她没有完全躲开,衣服被烧出了一个洞。

于是Severus Snape转身离去。

“Severus!”他听见Tonks在他身后对着自己高喊。“谢谢。”

Snape当时并没有想到,这是他听到Nymphadora Tonks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没有应声也没有回头,只是飞快的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眼眶生疼,突然,他被什么绊倒了,他再次站起来,发现绊倒自己的是Kingsley——这位高大而忠诚的凤凰社社员正躺在地上,鲜血从他的腹部汩汩流出。Snape皱起眉头,将手放在他的人中上——还有鼻息,他还活着。

Snape尝试着释放了一个止血咒,随着Kingsley血液的凝固,Snape能感觉到一部分灵魂的力量又从他的内心飘散了出去。

不行,不能再管这些了,Snape想,照这样下去,他的力量很快就会消失的。

这个时候,Kingsley睁开了眼睛。“Severus……”他虚弱的叫了一声。

梅林,你真的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Snape环顾着四周,没有发现食死徒的目光,他用右臂撑起Kingsley的身躯,吃力的将他拖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你等着,我叫人来。”他对Kingsley说,实际上,Snape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否找来人,Kingsley却虚弱但饱含信任的对他点头。“找到Sirius了吗?”

Snape摇头,他站了起来。“先去找Sirius吧,我没事。”Kingsley又说。

Severus Snape的心里似乎压上了千斤的重量,他受不了Gryffindor的这种自我牺牲精神,从他见到第一个Gryffindor之后他就对这种愚蠢的情节嗤之以鼻。“够了,我受不了你们的骑士精神。”Snape冷冷的说,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Kingsley的身上。“我会尽快找人来,要是你执意死在那之前我也没办法。”他看到Kingsley笑了,那笑容让他更加难受,他简直想扑上去撕碎那张笑脸。然而他只是做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冷哼,然后离去。





Sirius Black你他妈的狗杂种,到底在哪里。

Snape努力的跑着,由于魔力的流失,他的额头上沾满了虚汗,但他仍然在不断的透支着自己的体力。终于,他跑不动了,劳累让他的眼前出现无数个不断闪烁的黑点。Snape停在橡树前,用手撑住树干,弯下腰拼命的喘气。

片刻后他直起腰,Severus Snape看到,自己的手,恰好支撑在树干上,那个自然生长出来的“S”形纹路上。




“你知道橡树上有一个‘S’形的纹路吗?”明媚的下午,空荡荡的魔药教室里,只有Sirius Black和Severus Snape。Sirius Black脖子上,红黄相间的领带歪歪斜斜的挎着。

“Slughorn教授让我为你演示石化消除药剂的制作过程,想得到的也许并不是你这种反应。”Snape特意加重了“我为你”和“演示”这几个词,脸上露出高傲的表情。

Sirius Black并没有予以还击,事实上,在James Potter不在的时候,他和Snape之间的关系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火药味,并没有多少枪声。

“知道那个S代表着什么吗?”Sirius问。

“Stupid(笨)?Saboteur(破坏者)?Scandal(丑闻)?”Snape将一勺鲟鱼籽放入坩埚。

“别表现得那么白痴行吗,Snape,我今天没心情给你丢恶咒。”

“你是在说一个七年级还不会配置石化消除药剂的人?”

“得啦。”Sirius说,“我只是觉得看你把那些液体在这些瓶瓶罐罐之间倒来倒去的十分无聊,”他在身上摸索着,“实际上,那块树纹是自然形成的,凸起来形成上低下高的形状,枕在上面睡觉十分舒服。”他像是终于摸索到了,从兜里掏出一张羊皮纸,“我用墨水把它拓了下来。”

Snape扭过头去,看着在Sirius手里展开的羊皮纸。的确,那上面有一个S样的树纹。形状还十分优美,风将城堡虚掩着的窗户吹开,Sirius手上的羊皮纸被吹得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砰!”

坩埚中的药剂由于受热过度炸开了,药水溅到Snape的身上,教室的墙壁上,还有Snape一直精心保护的魔药书上。

Sirius Black大笑着推开门跑出教室,阳光一下照进了阴暗的魔药教室。

Severus Snape愤怒的蹲下身捡拾坩埚的碎片,这个坩埚已经陪伴了他六个年头,却因为自己注意力分散而毁坏了。

他捡起最后一片残骸,看见那张写着“S”的羊皮纸静静的躺在地上,Sirius Black的笑声仍然回荡在走廊尽头。




“回去找你妈吃奶去吧!”

熟悉的声音如同一道雷声,Snape瞬间站直了身体,夜幕中,他看到那个他一直在寻找的身影——那个挺起胸膛去死,却卑微的请求自己咬一口他做的馅饼的男人。在经过无数了充满鲜血、死亡、侮辱和黑暗的日日夜夜,他再一次看到了Black混杂在人群中飘渺不定的剪影。

如同站在生命寒冬里等待火焰的人,却刹那间等来了春天。

两条腿仿佛都不再属于自己,他向Sirius跑去。战斗中的人听到脚步声,立刻转身。

四目相对时,Sirius Black的魔杖停止了动作,在他身后,食死徒魔杖尖端的光芒向着他后脑勺横冲直撞。Snape迅速抬起魔杖将它弹开。Sirius警觉的回头,精准的用一个恶咒击中了敌人的脸。

Snape努力保持着看上去平静的脸,“真是,打得他妈都认不出来那是她儿子,是吧。”他重复着Sirius信上的话。

Sirius看上去很激动,这让他说话变得结巴起来。“那、那只是,只是……”

“我只是觉得,”Snape定定的看着爱人的脸,“你用上流贵族式的英语说脏话很有意思。”

下一秒,他就被Sirius紧紧的抱住。

熟悉的气味,熟悉的体温。“这感觉真他妈的太妙了。”Sirius说。

Snape推开Sirius,如以前一样,“回去。”

“什么?”

“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Snape苍白的脸颊上有淡淡的绯红。“跟我来,我会送你回去。”

“为什么要回去?那你呢?”Sirius一把拉住Snape。

“我用某种方式让Dark Lord相信我仍是他的人,但现在已经有一部分食死徒知道这只是个拖延时间的谎言,”Snape飞快的说着,“你身上带有的魔咒伤害还没有痊愈,这样参加战斗简直就是自杀。趁着剩下的那一部分食死徒还相信我是他们的人,我可以护送你到校门口。——小心!”

Sirius飞快的回身,冲着冲上来的食死徒放射咒语。

“又一个。”Snape说。

“什么?”

“又一个知道我是凤凰社的人了。你必须现在走。”

“你知道吗Severus,”Sirius说,紧紧的握着Snape的手,“我不怕死,只要你在我身边,给我什么都不换。”他笑了,笑容里没有任何恐惧,“一起把他们送去见梅林吧。”

之后,他握紧魔杖,摆出攻击之前的姿态,而左手则搂住Snape的腰。

食死徒再次涌了过来,显然,Sirius Black对于他们来说是仅次于Harry Potter的肥肉。

魔咒发射过来了,Snape努力的将它们弹开,却没有任何还击的能力。相反,在另一边,Sirius Black则带着咒骂和侮辱的话语连同恶咒一起射向食死徒。

“Severus,你怎么不用咒语打他们?”Sirius用Impedimento帮Snape击退了一个食死徒。

然而Snape没有答话,连续挡开了两个魔咒。

“你怎么了?”Sirius一边问一边挥动魔杖。“打他们呀!还有我呢。”

Snape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闭了一下眼睛。然后,他仰起头,用黑色的眸子怒视着冲上来的食死徒——

“Sectumsepra!”

一道明亮的光线划过身前,灼得人眼花,待Sirius能看清东西时,他发现,刚才涌上来的食死徒,正全部浑身带血的躺在地上。

“干得好!亲爱的!”他禁不住叫了出来,转过头看着Severus,却突然发现他面如白纸,身体不住的颤抖。

“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在发抖,外套呢?。”

“给Kingsley了,他受伤了。”

Sirius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Snape身上。笑容再次浮现在他的脸上,“你真的想不到我现在有多幸福,Severus,写那封信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

突然,他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身体向前一倾,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了,整个身体瘫软了下去。

“不!”Snape想抱住Sirius,然而他深爱的那个人还是重重的倒在地上。

“晚了,还是晚了!”他看见Remus Lupin站在旁边,袭击Sirius的食死徒被他用昏迷咒击中了。“我就晚了一秒!”狼人捶胸顿足的吼着,向Sirius跑了过来。

鲜血从Sirius Black身体里冒出来,源源不断。“快用止血咒!”Snape冲着Remus大吼。

然而止血咒并不能起任何作用,Sirius渐渐开始发抖。“到底是怎么回事?”Remus仍然在一边又一边的放射着止血咒。

“Lupin。”Snape说,“先把它抬到橡树那去,这太危险。”

Remus点头,用嘴叼住魔杖,然后伸出自己的臂膀横抱起Sirius,和Snape一起飞快的跑到橡树下。

“为什么止血咒没用?”Remus喊着,周围一片嘈杂,哭声,叫声混杂着灌入Snape的大脑。

“他用的是混合咒语。”Snape说。

“什么?”Lupin吼道。“什么意思?”

“单独用魔咒解决不了这种伤口,”Snape说,“快去城堡,我需要一瓶蟒蛇毒液,一片白鲜和纳豆粉!快!”

Remus抬眼看了看Snape,站起身,向着城堡的方向飞奔而去。

Snape小心的将Sirius抱进怀里。他意识到自己在流泪,Severus Snape双手沾满了Sirius Black的鲜血,然而他却无能为力。

“你哭了!”Sirius说,难以抑制的兴奋让他面如死灰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红润,“你竟然为我哭了!”

听到Sirius这句话,Snape的内心仿佛被万千利刃划开,嗓子里竟然发出哽咽的声音。但他拼命的忍住了,同时焦急的抬头张望,希望能在人群中看到Remus Lupin的身影,然而却没有。

他知道Sirius Black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俯下身给了Sirius一个深吻,眼泪从眼眶流进Snape的嘴里,又流进Sirius的嘴里。

“这感觉太他妈好了。”Sirius哆哆嗦嗦的说,“再亲我一下吧。”

Snape又吻了吻Sirius。

“我真幸福。”Sirius说。“馅饼吃了吗?”

“吃了。”Snape撒谎,他点着头,眼泪仍然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很好吃。”

Sirius无力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他将身体蜷缩了一下。“Severus,我冷。陪我说说话。”Sirius说。

Snape的泪滴在Sirius的脸上,他急忙把Sirius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裹住Sirius。

然而Sirius Black颤抖得却越来越厉害。

“我还是冷,Severus,我觉得我快死了。”

“不会的。”Snape说,“你还记得你给我唱的那个苏格兰民歌吗?”他问。

“记得。”

“还记得你说什么了吗?”

Sirius摇了摇头,他的脑子开始变糊涂了。

“因为我们都出了很多汗,所以你说那首歌能取暖,”Snape抱着Sirius,看着他的眼睛,努力帮爱人集中注意力,“你说以后觉得冷就可以唱这首歌取暖。”如钻石般的液体从Snape下巴滴落。

远处,魔咒的光辉像闪电一样将Sirius英俊的脸庞照得一闪一暗,Snape在战火轰鸣中轻轻张开了嘴唇。




我的爱人发色如墨

他的唇似玫瑰般美好

他有最芬芳的微笑和最温柔的手

我爱着有他伫立的任何地方



魔咒尖叫着略过Snape的肩膀,烧破了他的衣服和皮肤,然而他一动不动,手紧紧的捂着Sirius的伤口。



我在克莱德河畔,叹息和哭泣

但我永不能满足

我写给他的只言片语

我愿千百次的死去


“Severus,我觉得暖和一些了。”Sirius说。Snape知道他在撒谎,因为他颤抖得太厉害,自己都快抱不住他了。然而他仍然含着泪微笑,像在最寒冷的季节里喝着雪水。“我说过有用,Remus马上就来。”


我爱他,而他一直都知道

我向往他去到的任何地方

我等待那一天,愿它早日来临

那一天我将和他在一起



“Severus。”Sirius突然睁大眼睛,Snape的心脏狂跳起来,他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突然预感到自己就要永远的失去Sirius Black。

Sirius Black缓缓抬起左手。“这个。”他说。

Snape注意到他的手上有一个戒指,他小心的取下——

是他母亲的订婚戒指,他和Black一起从蜘蛛尾巷拿回来的。

“看看,变化。”Sirius吃力的说。

他小心的拿起戒指,然后他看见了,在戒指的内侧,原有的那一句“Love You Forever”的旁边,多了一行小字。“Sirius&Severus”。

Snape抬起头,不让再次涌来的泪水流出,然后他看到了Remus Lupin,在纷飞的魔咒中向他们跑来。

“Sirius,Sirius,Remus——”

“听我说,”Sirius定定的看着Snape,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一定不要对食死徒手软,杀了他们,我们太需要和平了。”他说,眼角有泪,“那戒指,本来我想在情人节那天给你的,但没有成功。”Sirius又突然露出微笑。“我那天离开之后回头看你,你就站在人群里,东张西望的,特别可爱。”

然后,所有的神色都从他的脸上消失了,阿兹卡班的逃犯带着微笑和倦容将头歪向一边,正好枕在橡树上那个“S”形的树纹上。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emeawayristine.blog125.fc2blog.us/tb.php/74-382249a4